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五二章 故人重逢(二)

第二五二章 故人重逢(二)

 
    ……

    “唉……”段师傅叹了口气,“今天能够见到你,我十分高兴。? ?八一中?文? W=W≤W≈.81ZW.COM这些烦心的事情就不说了吧。走,咱们喝酒去。”

    欧楚阳见段师傅不想说,也没有追问,转而为公孙晏隆重介绍段师傅。

    公孙晏一听这段师傅竟然是欧楚阳的启蒙老师,顿时恭恭敬敬的拱手揖礼,“欧兄的师父,也就算是我的师父。晚辈见过段师傅。”

    “公子太客气了。”段师傅连忙还礼。公孙晏一副世家公子的样子,来头肯定不小。段师傅见他与欧楚阳交情颇深,也为欧楚阳暗暗高兴。

    “咱们这就走吧。”段师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好几年不见,今日定要好好喝几杯。”

    欧楚阳犹豫了一下,“这……时辰尚早,现在关门只怕……”

    “反正也没有什么生意。”段师傅自嘲的笑了笑,引着两人走出店门,关门上锁。

    “哟!段师傅,今天这么早就关门了?”洪乐站在洪家剑行门口不阴不阳的讥笑道:“我看你这个门关上了之后最好就别再开了。反正也没有生意,何必苦苦挣扎呢?早点离去,另寻别处,重新开始不是更好吗?”

    段师傅神色一黯,欧楚阳剑眉一竖,正要开口。

    公孙晏抢先上去斥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怎么,话都不让人说了吗?提着把剑,就当自己是天王老子啊?有种你动我一根毫毛试试!”洪乐满不在乎的瞥了公孙晏一眼,“我就知道你们两个鬼头鬼脑、贼眉鼠眼的跑进我店里来,不是诚心买剑,而是想偷学我家铸剑之法。”

    “你这混账……”公孙晏大怒,一手按住剑柄。

    欧楚阳按住公孙晏的手腕,淡淡地说道:“口舌之争,徒劳无益。跟这种人一般见识,有什么意思?”

    “你这话什么意思?”洪乐冲上来,不依不饶,“我是哪种人?你有胆子就给我说清楚!”

    “你还来劲了是吧!”公孙晏“锵”的一声拔出剑来,“老子今天还真想看看,拔下你一身鸡毛,你又能怎么着?”

    “公子切不可冲动!”段师傅急忙拉住公孙晏,小声说道:“他是风雨楼的人,万万惹不得啊!”

    公孙晏一听,顿时僵住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风雨楼的赫赫威名,而且他还知道,风雨楼极其护短,只要门人在外受了欺负,他们就一定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上门来报仇。风雨楼是他们公孙家绝对惹不起的。

    “怎么?刚刚还气势汹汹,现在怎么萎了?”洪乐哼了一声,讥笑道:“你倒是动手给我看看啊。”

    公孙晏脸色涨得鲜红,紧紧的攥住宝剑,手指关节捏得青。他很想不管不顾一怒拔剑,但他不仅仅是一个人,他还肩负着中兴公孙家的重任……

    欧楚阳拍了拍公孙晏的肩膀,让他放松下来,“风雨楼也不是惹不得,只是犯不着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动干戈。走吧,咱们喝酒去,不必生这种闲气。他这种德行,迟早有人会收拾他的。”

    说完,不管洪乐如何叫骂挑衅,欧楚阳都置若罔闻,拉着公孙晏和段师傅快步离开。

    ……

    久别重逢,有很多话要说。段师傅将欧楚阳、公孙晏两人带到了一间十分僻静冷清的小酒馆。

    这间酒馆和前面欧楚阳、公孙晏两人喝酒的那间酒楼不同,破破旧旧的,很是不上档次。里面喝酒的酒客,也都是一些普通的百姓客商。

    公孙晏一肚子气还没有全消,一进门便大声喊道:“这间酒馆我包了,所有人马上给我离开,酒钱都算在我头上。”

    看见这么一位服饰华贵、手持宝剑、而且脸色不善的年轻剑主,普通酒客哪里敢说二话?连忙低头哈腰,小跑着四散出门而去。这位剑主还替他们付了酒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要是跑慢一点,惹怒了这位剑主大人,只怕还会给你赏一副棺材钱……

    这间酒馆几乎从来没有剑主大人进来过,店小二非常不适应,哆哆嗦嗦的上来问道:“几几几……几位大大……大爷想要要……要点什么?”

    公孙晏随手丢给小二一颗赤晶,大喇喇的吩咐道:“把这张桌子收拾干净,有什么好酒好菜只管拿上来。”

    “是是是是是……”小二窃喜不已的收好赤晶,飞快地将桌椅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掉头跑进厨房去准备酒菜。一颗赤晶可是整整一百两银子啊……虽然感觉像是提着脑袋在伺候阎王爷,但这实打实的一百两银子却是一辈子也难得赚到的啊……

    “段师傅,您请上座。”公孙晏抬手相请。

    段师傅连连摆手,“不不不,还是公子您请上座。”

    “段师傅您就别客气了。”公孙晏将段师傅拉过来,按在椅子上,“欧楚阳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师父就是我的师父,这长幼尊卑可不能乱,您快请坐吧。”

    欧楚阳笑着坐下说道:“都是自己人,不必拘礼。”

    不多时,酒菜流水介般的端了上来。这酒馆的酒菜并不怎么精致,但是分量很足,味道也十分地道。

    “段师傅,请请请。”三人一番客套,开始端杯动筷。

    段师傅虽然曾经是欧楚阳的师父,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明显的感觉到欧楚阳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欧楚阳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和他身边的朋友,都明显地表明:欧楚阳已经绝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冶炼工匠了。

    再加上他与欧楚阳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又分别了多年,这都让他不禁有些拘谨。

    “段师父,我敬你一杯。”

    “段师父,我也敬你一杯。”

    “段师父,我再敬你一杯。”

    这种时候,酒就真的是个好东西了。三五杯酒下肚,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情绪也放松了很多,话自然就多了起来。

    “楚阳,几年不见,你看起来可是大有出息啊。”段师傅带着微微的醉意,笑着问道:“跟我说说,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