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五一章 故人重逢(一)

第二五一章 故人重逢(一)

 
    ……

    欧楚阳无奈的点了点头,走出门去。?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他现在刚刚入门,也不用太心急,先打好基本功再学棋谱也不迟。

    出了门来,欧楚阳就准备返回黑白轩。

    公孙晏一把拉住他,“好不容易下山一趟,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走走走,先陪我好好喝两杯再说。”

    学习这档子事儿,也讲究一个劳逸结合,张弛有度。而且两人一起出来,欧楚阳确实不好撇下公孙晏一个人回去。便跟着他一起拐进了街对面的一家酒楼。

    这酒楼跟欧楚阳以前进过的全都不一样。总共只有一层,并不像别的酒楼一样,剑主大人都在二楼之上的地方喝酒,一楼留给一些杂役随从之类的普通人。

    这间酒楼总共只有一层,也没有什么雅间。但是欧楚阳一眼扫过去,现在座的客人,人人带剑,竟然全部都是剑客。

    这小镇虽小,只怕也并不简单呐。

    欧楚阳和公孙晏两人,喝着小酒,扯着闲话,感觉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天色尚早,咱们在这镇上逛一圈,看看还有没有新鲜玩意儿。”公孙晏红着脸,似乎游兴大。

    欧楚阳没有反对。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他也想大概的摸摸底。

    两人顺着鹅卵石铺成的街道,信步而行。小镇上人不多,格外的安宁,周围的景色雄壮而不失秀美,环境实在没得说。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这里的海拔高度绝对不低于五千米,但是欧楚阳来到这里十多天,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高原反应,颇为奇异。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隐隐的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敲击之声。

    “有人在铸剑?”欧楚阳来了兴趣,右转走向湖边。

    往前走了几十步,便看到湖边的一间店铺上挂着一块招牌“洪家剑行”。

    铸剑打铁之声便是从这洪家剑行中传出来的。

    欧楚阳跨进店门。

    一名穿着淡金色锦袍面色略显苍白的年轻人迎了出来,“在下洪乐,两位是想要购买宝剑吗?”

    欧楚阳答道:“路过此地,听见铸剑之声,便循声而来,不知可否一观?”

    洪乐犹疑着说道:“铸剑之法乃是极其隐秘之事,这个恐怕不太方便……”

    铸剑有什么好隐秘的?欧楚阳暗暗好笑,难道铸剑之法随便看上两眼便能学会了吗?简直滑稽。

    洪乐见欧楚阳脸上露出哂笑之意,心里也是不喜,转口说道:“两位若是想要什么宝剑,可随意看看。我们洪家剑行所铸之剑,成色极好,而且价格十分公道。”

    欧楚阳随手拿起一件珍品宝器,屈指一弹,“叮”的一响,声音清脆,还算不错。

    洪乐介绍道:“此剑采用云纹钢和寒铁合铸而成,剑长三尺一寸,重四斤十三两,是一件珍品宝器,价格只需三万。”

    三万?欧楚阳微微一惊。一件珍品宝器公价基本都在五万左右,这洪家剑行竟然只卖三万,确实非常便宜。只是这个价格出售的话应该赚不到什么钱,这是什么道理?

    公孙晏在店中转了一圈,摇头道:“价格是很便宜,品质也算是不错,可惜最高品阶只有绝品宝器,没什么值得买的。”

    洪乐听见公孙晏这话,脸色一黑,但见他一副世家公子模样,口气不小,也不想轻易得罪他,便忍住了不作声。

    “既然铸剑之法不能看,剑也没什么可买的,那就走吧。”欧楚阳说完转身出门。

    洪乐自顾自的转入柜台后面,也没有送客。

    走出洪家剑行,欧楚阳瞥见对面一家铁匠铺里似乎闪过了一道熟悉的人影,心中起疑,便走了进去。

    这家铁匠铺比起对面的洪家剑行来,显得杂乱破旧,毫无生气。外面的架子上摆着三两支长剑,旁边堆着一些铁锅、菜刀、锄头等等杂物。

    看样子这间铁匠铺好像是既打铁铸剑,也另外制作一些生活铁器和工具等等之类的货物。看来这铺子生意惨淡,只能制造一些低档铁器来贴补。

    欧楚阳抬手取下一柄长剑,同样屈指一弹,同样“叮”的一声脆响。这件珍品宝器,和对面洪家剑行的宝剑品质差不多,不知道价格会不会更便宜?

    就两家店铺的卖相来讲,这间铁匠铺如果要和洪家剑行竞争,那么宝剑品质非常接近的情况之下,就只有打价格战了。不过洪家剑行已经将价格压到了三万,再打价格战,只怕没有什么意思,弄不好还要亏本。

    听见欧楚阳将宝剑弹出响声,铁匠铺的里屋走出一个人来。这人四五十年岁年纪,鬓角微微有些斑白,身上散着浓厚的烟火气息,这是铸剑师身上特有的味道。

    欧楚阳一见此人,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惊呼道:“段师傅!”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极西之地的雪峰之下,竟然能够见到段师傅。段师傅在云都山下的铁匠铺中将他收为学徒,给他指出了一条安身立命的光明大道。

    如果没有段师傅的指引,欧楚阳的人生轨迹说不定会是另外一番景象。欧楚阳能有今日,段师傅便是他的引路人。

    “楚阳?是你!”段师傅认出了欧楚阳,也是惊喜不已。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实乃人生幸事也。

    “快请坐,快请坐,我去烧一壶茶来。”段师傅说着往里屋走去。

    “不用麻烦了。”欧楚阳连忙拦住他,问道:“段师傅,你怎么会到了这里?”

    “说来话长啊。”段师傅追忆道:“当初你杀死陈士华,远走高飞之后。云都剑派来找麻烦,我阻拦不住,救不了徐家父女,还被逼得远走他乡……之后我便一路西行,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定居下来,便到了这棋盘镇。此地远离尘世,安静得很,我很喜欢这里。”

    “可是这……”欧楚阳现在所处的这间铁匠铺,一副破败景象,连当初段氏铁匠铺的一星半点都赶不上。

    “这是个什么情况?”欧楚阳不由得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