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五零章 棋盘小镇

第二五零章 棋盘小镇

 
    ……

    第三天,单日教棋。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今天教大家一篇《三字经》,仔细听好,我只说一遍。”白子墨说完,张口吟诵道:

    “棋之道,诚为先,金子角,银子边,挂敌角,宽处来,遇分投,阔处来,入中腹,争正面,初行棋,莫打劫,缓三气,不是劫,空三角,是愚形,遇方形,点中间,被镇头,小飞应,被觑断,看清粘,穿象眼,莫两行,压强棋,不压弱,扭十字,长一方,棋拐头,力如牛,能不打,则不打,双关子,勿觑刺,相思断,可连通,有厚势,不围地,步阵势,攻来敌,消敌空,要缓进,攻弱棋,要宽松,治孤子,多用碰,攻宜飞,逃要跳,整棋型,托断靠,遇对杀,气算清,紧外气,再劫争,收官子,争双先,一方地,难取胜,占四角,正穿心,数虚空,有成算,定方针,能赢棋,闹天宫,不拘形,胜负手,建奇功……”

    白子墨的语,不疾不徐,众学生取出纸笔,边听边记。

    一遍念完,白子墨果然不再重复,问道:“诸位,可有何疑问?”

    那名开小灶的方脸老生站起来拱手问道:“请问白先生?这篇《三字经》去年似乎并没有教过……”

    白子墨答道:“不错,这篇《三字经》是我昨日刚刚编成的,以前的学生都没有听过。每一年的课程也都不尽相同,就如这棋局一般,自古以来,从来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一局。所以我教棋,每年也都不同。”

    “原来如此,学生受教了。”方脸老生,鞠躬回座。

    这……教材都是现编的……欧楚阳感觉既新奇又无语,这白子墨教课,说的好听是不拘于形,乎自然。说的不好听就是,随心所欲,想教什么就教什么,全凭自己高兴。这样的老师估计也是没谁了……

    随后,又有几名学生就这篇《三字经》中的疑难之处提出了问题。白子墨一一解答,众学生频频点头,都获益非浅。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你们自行背诵参悟。”白子墨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又说道:“沈弈秋,你随我来。”

    “是。”先前提问的那位方脸老生,连忙起身跟上。

    欧楚阳默念了几遍《三字经》,牢牢的记在了心中。现在对他来说,还过于高深了一点,领悟不到太多东西。现在,还是先掌握一些基本的定式和手法,更有用处。

    ……

    单日学棋,双日对弈。不知不觉之间,十天时间匆匆而逝。

    白子墨又与众学生对弈了一局,检验他们的棋力进境,然后便宣布解散休假。

    “终于可以休息了!没想到这学棋比练剑还累。每天下棋,下棋,下棋,下得我脑袋瓜子疼。”

    “可不是嘛,在这鸟都看不见一只的雪山之巅峰闷了十天,可真憋坏我了。走走走,下山喝酒去。”

    “下山?这雪山高达数千丈……下山上山,一来一回,两天时间都只怕不够吧。”

    “这你可就有所不知了。我早就打听清楚了,数里之外就有一座小镇,走快一点,一个时辰便可来回。”

    “是吗?那还等什么,赶紧上前带路。”

    “走走走。”

    众学生相互邀约,三五成群的下山休息玩乐去了。

    欧楚阳本来不想去的,他打算待在宿舍里好好的下两天棋。但是公孙晏说,那小镇离黑白轩如此之近,想必也是因为黑白轩而建成的。小镇上应该有店铺可以买到棋谱之类的书籍,可供参考。

    听他这么一说,欧楚阳便动了心。搞学习,可离不开教材、参考资料和工具书啊。

    走了半个时辰,渐渐行至雪线之下。

    此时正是四月,初夏时节,雪线之下的山坡上生机勃勃,绿意盎然,与冰雪覆盖的雪峰形成了完全两个不同的世界。

    转过一道山梁,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座湖泊。这湖并不大,约摸数里方圆,呈现一个椭圆形,十分规则。蔚蓝的湖水,平静无波,极像是一颗澄净透亮的蓝宝石,安放在雪峰之下的绿色山梁间。

    这儿风景真不错。欧楚阳正在山梁之上,极目四顾。青天,雪峰,大山,碧湖,组成了一幅波澜壮阔的雄伟画卷,令人深深的感受到天地之博大,心胸开阔,轻松愉悦。

    前方不远处靠近湖边,有百十座房屋,沿着湖边而建,形成了一座小镇。走到近处,路边竖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棋盘镇”三个大字。

    “这小镇名为棋盘镇,估计真的是因为黑白轩而建成的,我们进去逛逛。”公孙晏兴致勃勃地走在前头。

    随便询问了几名路人,两人很容易就在镇子中央的路口找到了一栋非常显眼的红木小楼,这里就是专门出售棋谱的地方。

    店中没有其他客人,一名白胡子老头一手拿着一本古旧的棋谱,一边在棋盘上落子,他这是在一个人打谱。

    欧楚阳从旁边的书架上随手拿起一本《兼山堂弈谱》,随手翻了几页,感觉正是他需要的参考资料,便出声询问:“这棋谱怎么卖?”

    白胡子老头头也不抬的答道:“一个价,一百一本。”

    一百一本,价格不算贵。欧楚阳扫了一眼,估计这店中总共也就两三百本书,便大包大揽的说道:“这些棋谱我全要了。”

    白胡子老头这才回头打量了欧楚阳一眼,狐疑的问道:“你买得起?”

    “呵呵。”欧楚阳但笑一声,掏出一颗赤晶,“这是一颗赤晶,价值一百两。你这里总共也就两三百本书,我为何买不起?”

    白胡子老头摇摇头,转过身去继续打他的谱,“不收晶石,只收棋子。”

    “这……”欧楚阳和公孙晏两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问道:“棋子?什么棋子?”

    白胡子老头却不解释,“你们走吧,过几个月自然就明白了。”

    这简直莫名其妙啊……

    眼见着成堆的棋谱却买不成,实在心有不甘。欧楚阳又问了几句,白胡子老头却不再搭理他,自顾自的照着棋谱,推敲落子。

    “走吧,其中定有玄机,咱们还是以后再来吧。”公孙晏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