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四九章 左右互搏

第二四九章 左右互搏

 
    ……

    “他呀……呀……”杨曼柔的声音断断续续,夹杂着声声娇喘,“他现在……满脑子……都想着……乌尔娜……那个……小浪……蹄子吧……啊……”

    “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吃醋……嗯……呃……”朴正昌一阵哆嗦,软倒下来。?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

    杨曼柔起身,换个姿势,骑上了身下的那头黑熊,似乎瘙痒难耐的狠狠磨蹭着,“大家……逢场作戏……图个……逍遥快活……而已……何必……那么认真……”

    “你……你慢点……我……不行了……”蒋鼎琨招架不住,很快败下阵来。

    杨曼柔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之色,起身走开。

    蒋鼎琨的大黑脸上透着红潮,讪讪说道:“曼柔你实在太厉害,我都快被你榨干了……要不,下次我把乾锦叫来吧。”

    “好啊!”杨曼柔眼睛一亮,欣然同意。乾锦的家世、天赋、修为隐隐更在尹天泽之上,正是她最好的目标。不过,最吸引她的还是风傲宇,他看上去可口之极,实在太诱人了……如果能跟风傲宇风流一夜……想想都令人潮湿呀……

    ……

    “单日教棋,双日对弈。今日你们便各寻对手,互相对弈吧。”第二堂课开始,白子墨说道,“与棋力略胜自己的的对手下棋,长进会比较快。”

    一刻钟之后,欧楚阳和公孙晏的第一局对战结束。

    公孙晏一边收拾棋子一边笑道:“欧兄,进步神啊。这一局,我便只能赢你十几目了。”

    “你故意让我,当我看不出来吗?”欧楚阳没好气的瞪了公孙晏一眼。

    “呃……这个……”公孙晏哈哈一笑,“来,我们再下一局。这局我绝对全力以赴,你可不要在中盘便被我杀得片甲不留哦。”

    “还是算了吧,跟你下棋不够紧张刺激。”欧楚阳站起身来,“咱们还是各自去寻找新的对手。”

    “那好吧。”公孙晏点头同意,总是跟一个对手下棋,很容易摸清对手的套路,也容易让自己的棋路变得比较僵化。还是跟不同的对手下棋,才能够更快的丰富自己的见识,提升自己的棋力。

    欧楚阳、公孙晏两人分别寻找自己的对手,对战了几局。

    公孙晏的棋力,属于中上水平,很容易找到合适的对手。比他略强一点,或者是稍逊一筹的对手,都能够下得你来我往有来有回。

    欧楚阳就完全不同了。他接触围棋的时间才短短几天,属于战斗力连五都没有的渣渣。在所有学生中,绝对的垫底。每次找到一个对手,对弈一局之后,对方就不肯再下第二局。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身强力壮的成年人,跟一个刚刚出生还没满月的婴儿比武打擂一样,没有任何悬念,也没有半点意思。

    欧楚阳倒是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每一次都有所得。但是对方的感觉就是完全在教他下棋,对自己的棋力提高一点儿帮助都没有。

    就这样,到了最后,欧楚阳再也找不到愿意跟他下棋的对手。一百四十七名学生,就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杵在黑白轩中,犹如离群的大雁,看上去十分的孤独无助。

    公孙晏见到此等情形,连忙跑了过来,“欧兄,还是我陪你下棋吧。”

    欧楚阳摇头拒绝,“不用,年终考核对谁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你也要赶紧提升自己的棋力。跟我下棋,对你半点帮助也没有,咱们不能栓在一根绳子上。”

    “可是……”公孙晏虽然对欧楚阳有一种盲目的信心,但只有短短一年时间,全靠自己摸索,棋艺能提高多少?这么下去,今年的考核怎么可能通过?

    公孙晏还要再说,欧楚阳摆了摆手拦住他,“你不用担心我,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你就放心吧。”

    “好吧……”公孙晏拗不过欧楚阳。

    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今年也不可能突破剑师大成,肯定无法取得考核资格。欧楚阳棋力不够,也无法通过考核,两人难兄难弟一起留级,明年还能在一起,也挺不错的。

    想通了这一层,公孙晏不再多说,自去找人下棋,留下欧楚阳一个人对着棋盘较劲。

    你们都不愿意跟我下棋,那我就自己跟自己玩儿。

    欧楚阳想起当年周伯通被黄药师囚禁在桃花岛上,实在闲得无聊,便左手跟右手打架玩儿,结果创出了左右互搏之术。现在他也找不到对手来陪他练习,不妨学学周伯通,左手跟右手对弈,自己陪自己下棋。

    一百四十七名学生,分成了七十三对,捉对厮杀。欧楚阳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一边,一手执黑,一手执白,左右开弓,自攻自守,自娱自乐。

    “你看你看,欧楚阳在那儿一个人自己跟自己下棋呢。”

    “早看见了,唉!不是大家要有意的排挤她,而是他的棋力确实太低,还没入门呢。谁有那个时间,自己不练棋,专门去教他呢。”

    “其实要我抽出时间来教他,也没有什么问题,耽误不了太多时间。可问题是,现在才开始学棋,那也太晚了。一年的时间能够学到什么程度?就算是天下第一的围棋天才,学习短短一年,那也不可能通过年终考核。既然明知道结局是这样,那又何必去白费心思浪费时间呢。”

    “说的是啊,大家也都是爱莫能助,只有让他自生自灭了。”

    “那他这剩下的这三年,搞不好都要在这黑白轩中,自己跟自己下棋玩儿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这书院的考核,千奇百怪,花样层出不穷,想要通过,谁都没有那么容易。”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专心下棋吧。”

    周围的议论之声,欧楚阳一个字也没有听见,他正全身心的沉浸在自己的棋局之中。

    随着棋盘上的黑白棋子越来越多,欧楚阳的神色越来越专注。他已经完全感受到了,一个人下棋的乐趣和妙用。

    自己是没有办法骗得过自己的,所以每一步棋的目的、意图和后招,都清清楚楚地印在自己的脑子里。不管黑棋还是白棋,每一步下去,自己和“对手”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一步的意图和后招,便会自然的绞尽脑汁,盘算着破解的方法。

    如此下棋,那是绝对的旗鼓相当,难分高下,杀得难解难分,异常激烈。

    这样一来二去,欧楚阳惊喜的现,自己跟自己下棋,收获更多,进步更快。这样一来,他就暂时不用担心找不到对手练棋这个问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