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四八章 第一堂课

第二四八章 第一堂课

 
    ……

    和在清韵亭上课一样,欧楚阳和公孙晏两人,大约提早了一刻钟,走进黑白轩。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黑白轩里面已经约莫坐了四五十人,最前面两排,全是老生。这个情况,和第一学年基本上是一模一样。

    欧楚阳和公孙晏两人,找了个中间靠前的位置坐下来,一边修炼一边等着上课。

    卯时三刻,人都到齐了。

    一身玄黑道袍腰系白带的白子墨走了进来,直接开始教棋。

    “弈棋之道,从来问矣。今取胜败之要,分为十三篇,有与兵法合者,亦附于中云尔。”

    “夫万物之数,从一而起。围棋的路数,总计为三百六十一。所谓一,这是其他数产生的依托,把握了这个根本才能控制四方。所谓三百六十,这是模拟周天的数目。分成四个角,这是模拟四季的数目。每角各分九十路,这是模拟每一季的天数。周围七十二路,这是模拟时令的变化。”

    “枯棋三百六十,白子和黑子各占一半,旨在仿效阴阳。棋局的线、路叫做棋盘,线、路交错所构成的方格称之为拐。棋局是方形的、静态的,棋子则是圆形的、运动的。从古到今,对弈中从未出现过相同的棋局。《传》曰:‘日日新。’所以,棋手应该用意深微,考虑周密,以探求胜败的原因所在,只要这样做了,就能够达到前人未曾达到的水准。”

    ……

    这第一堂课,欧楚阳听得非常吃力。白子墨教棋,根本不是从基础开始,第一堂课讲的就是《棋经十三篇》的第一篇:《论局篇》

    一上来就讲棋局,这是非常强调大局观的宏观棋道,根本不是初学者能够领悟得了的。一堂课听完,欧楚阳如坠云雾之中,似乎感悟到了很多东西,似乎又什么都没有得到。

    ……

    “今日到此为止。”白子墨站起身来,“你等可自行散去,也可留在黑白圈中相约对弈。”

    有学生追问道:“请问白先生?年终考核的题目是什么?”

    白子墨答了两个字:“破局。”

    “何为破局?”

    “到时自知。”

    “那对于修为境界有没有什么要求?”

    “剑师大成。”

    公孙晏一听,顿时黯然。他才晋级剑师小成不久,要在一年之内突破到剑师大成,基本没什么希望。他并不是欧楚阳那样的妖孽。

    “白先生。”宋俊彦和赵艺涵两人走上前去,赶在昨天那个方面青年之前,说道:“学生对于棋局,有些疑惑之处,不知可否请白先生指教一二。”

    白子墨淡然答道:“一万。”

    欧楚阳顿时一阵无语。这剑神书院的先生们简直都跟那宁海神医宁一指有得一拼。什么问题还没说,张口就是一万,不过他这收费为何比宁一指便宜?宁一指一根手指伸出来就是十万,白子墨这才只要一万。

    “这不是问题。”宋俊彦连忙说道,“这一万是一局棋吗?

    白子墨面无表情的答道:“一句话,一目棋,都是一万。”

    呃……宋俊彦不由得一怔,接着赶紧答应,“好说好说,白先生请。”

    我滴乖乖……欧楚阳彻底震惊。

    他知道高手对弈,输赢往往就在于目半目之间。一目棋输赢一万,听起来并不是很夸张。但是白子墨的棋力,相对于他们这些学生来说,那简直是高的没边儿了。

    即便宋俊彦是他们之中棋力最强的人之一,这一局下来不输个几十万,那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是欧楚阳上阵跟白子墨对弈的话,一副棋盘总共361个空,他有可能会输掉36o……

    除了宋俊彦和赵艺涵两人随着白子墨离去。其他人没有一个人离开,纷纷邀约对手,练习棋艺。

    公孙晏依然被欧楚阳抓着充当陪练。

    欧楚阳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棋盘,考虑着下一步棋的走法。

    “哈哈哈!”身后突然爆出一串大笑。

    “欧楚阳啊欧楚阳,你这棋下得简直太妙了!”脸大眼小的朴正昌狂喜道:“就你下的这幅臭棋,也能通过年终考核的话,我他妈直接从这山上跳下去。”

    “是啊,下棋下的这么臭的人我还真没见过。”杨曼柔眼珠一转,“还有,公孙晏的棋力虽然不错,可惜只怕连年终考核的资格都拿不到,呵呵呵……”

    “观棋不语真君子,多嘴多舌是小人。”欧楚阳回过头来,继续看着棋盘,不再理睬身后二人。

    “你吗的!有种跟我对战一局。”朴正昌叫嚣道:“咱们就跟白先生的玩儿法一样,输一目赔一万,敢不敢?”

    “围棋是一门高雅艺术,没兴趣跟你这种小人下棋。”欧楚阳可不会打没有把握的赌。对于朴正昌的挑衅,他一点都不会放在心里。

    “呵呵呵。”杨曼柔笑得十分夸张,一阵花枝乱颤,“你连执子的手法都不会,还谈什么高雅艺术,真是笑话。”

    公孙晏站起来,怒道:“欧楚阳他才刚刚开始学,你们有什么好嚣张的?”

    朴正昌嘿然一笑,“我就嚣张了,你怎么着?我就欺负他不会下棋,你又能怎么着?”

    “闭嘴!”风傲宇远远的呵斥道:“要下棋就安静点,不下棋就给我滚出去。”

    黑白轩内顿时安静下来。

    朴正昌不敢招惹风傲宇,恨恨的带着杨曼柔出去找尹天泽蒋鼎琨他们玩游戏了。

    ……

    众学生都在黑白轩中努力修炼棋艺,雪峰峭壁最靠上的一栋小楼中却隐隐传出一阵阵***********尹天泽、朴正昌、蒋鼎琨和杨曼柔竟然在此白-日-宣-淫。

    三具赤-条-条的躯体上下叠在一起,正做着那不可描述的羞人举动。蒋鼎琨四仰八叉的躺在空荡荡的白色地板上,杨曼柔像只被剥干洗净的小白羊一样仰躺在他黝黑健硕的身上,娇呼连连的承受着朴正昌的凶猛攻击。

    尹天泽默默的看了一阵子,突然起身走了出去。

    “尹少主怎么走了?”蒋鼎琨问道,一双蒲扇般的大手却继续肆意的揉搓着一对软弹至极的雪白面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