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三六章 盘点收获(二)

第二三六章 盘点收获(二)

 
    ……

    算了算了,既然想不通,干脆不想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W≈W≤.=81ZW.COM找不到答案的疑难问题,怎么想也没用,徒增烦恼而已。

    欧楚阳重新拿起另一本极品秘籍,《器经十家注》。

    他前面草草地翻看过一遍,知道这本秘籍是十名铸剑炼器的名家,合力编著的一部心得语录。里面不仅记录着许多铸剑的技巧和窍门,还有很多稀奇古怪新鲜玩意儿的制造方法,甚至玄天剑派那种巨型飞剑的制造方法也记录在册。

    但是,细看之下,欧楚阳才现:这本秘籍上面记录的,最低级最粗浅的铸剑之法都是名剑级别。这对他来说,级别高了一点,现在去学还为时尚早。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本秘籍正适合他,以后对他的帮助肯定不小。

    欧楚阳的心情好了很多,这一趟就算只得到这样一本《器经十家注》,也算是值了。在他心里,《千山暮雪剑》和《风雷诀》这两本极品剑法秘籍加在一起,也抵不上这本铸剑炼器心得。

    所以说,没有最好的秘籍,只有最适合自己的秘籍。

    最后,欧楚阳小心地收起了《器经十家注》,拿起最后一本极品秘籍——《天枢图谱》。

    这本《天枢图谱》是欧阳最后得到的一本极品秘籍,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去看。

    翻开秘籍,里面全部都是一张一张,复杂至极玄奥难明的图纸,图纸边上满满的都是蝇头小楷。详细地标注着这些图纸中间的构成、比例、材料、功能、制作方法以及注意事项。原来这本《天枢图谱》完全就是一本关于阵法的图纸合集。

    欧楚阳来了兴趣,一张一张仔细的研读着。

    最前面记录的三张图纸,欧楚阳一眼就看出是他非常熟悉的蕴剑灵阵,只是更加精妙复杂。

    “也许效果也会更好吧……”欧楚阳准备下次铸剑时候,就试试新的蕴剑灵阵。

    接着的两张图纸是一大一小两种传送剑阵的详细构建之法。这两种传送剑阵不但精妙至极,建造所需材料更是夸张的难以想象。

    虽然欧楚阳现在还用不上传送剑阵,但是今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如果他以后真的要重振乾元宗,那这个传送剑阵可就派上大用场了。

    “先留着,等有空的时候再去研究一下吧。”

    《天枢图谱》中记录最多的是防御剑阵。这种剑阵属于大型固定防御阵法,并不是多名剑客的合击之术。

    这对于目前单枪匹马、漂泊不定的欧楚阳来说,也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但是跟传送剑阵一样,如果他要重振乾元宗,或者重新开山立派,那这两种阵法可就是不可或缺的根基了。拥有传送剑阵和护山大阵的门派,那绝对是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不错不错,也是好东西。”欧楚阳把《天枢图谱》和《器经十家注》收藏在一起。对他来说,这本《天枢图谱》价值仅次于《器经十家注》。

    这一趟藏经阁之行,确实是大赚特赚,爽歪歪呀。欧楚阳喜不自胜。前面烦恼郁结的心情立刻为之豁然开朗。

    “拿去。”欧阳敲开了公孙晏的房门,把《七绝剑谱》丢给了他。

    “欧兄,这么快就看完了秘籍?”公孙衍看着欧楚阳心情大好的样子,笑了笑,“看来欧兄必然心有所得呀,要不要再看看这本《锦云玄晶剑法》?”

    “不看了,不看了,喝酒去。”欧楚阳现在连《千山暮雪剑》都没有兴趣看,哪里还看得上什么《锦云玄晶剑法》……

    “好好好。”公孙晏连声答应,收好秘籍。难得欧楚阳这么有兴致,主动提出去喝酒,他怎么可能扫兴呢。

    出了房间,公孙晏随手把门带上,就准备出。

    “咦?”欧楚阳略感诧异,“你不用再开关九次房门了吗?”

    “是哦……”公孙晏一怔,“我好像完全忘记了这回事儿了……”

    “嗯。”欧楚阳点点头,“说明你的强迫症已经差不多好了。”

    “是吗?”公孙晏脸现惊喜之色。他跟欧楚阳相处了一年多,深受影响。在欧楚阳的耳濡目染之下,他似乎也渐渐的变得更加自信起来。

    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一个值得深交的好朋友,往往真的会让人的一生都为之生转变。

    “今天欧兄这么高兴,要不要叫上风傲宇一起?”公孙燕建议道。

    “可以。”

    两人说着绕道去请风傲宇。

    来到风傲宇的住处,下人进去通报之后,唐玉容走了出来。

    一听公孙晏和欧楚阳两人说邀请风傲宇去天子楼喝酒,她一脸无柰地答道:“风傲宇他拿着《风雷诀》回来之后,便立刻开始闭关参悟,什么人都不见,连我也不例外。”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了,万事以修炼为重,告辞。”欧楚阳十分理解的说道。

    看来风傲宇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绝的修为,也不是偶然。

    要了一个雅间,点了上好的酒菜,欧楚阳出乎意料地叫来了几个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子陪酒。

    公孙晏大感诧异,“我还以为欧兄不近女色呢,今天怎么……”

    “你看你看,连你也以为我不近女色,这问题可就大了。你说我们两个孤男寡男躲在房间里面相对饮酒,成何体统?”欧楚阳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事传扬出去,风兄会怎么看待我们?其他同学又会怎么看待我们?”

    “原来如此。”公孙晏笑着端起了酒杯,“不管欧兄今天因为什么事情如此兴奋,兄弟我都一定陪到你尽兴为止。”

    欧楚阳举杯与公孙晏相碰,大笑道:“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咱们这第一年不但顺利通过了考核,而且获得了不错的剑法秘籍,实在可喜可贺。来,干杯!”

    “干杯,恭喜两位公子得偿所愿。”旁边四位美女一齐起身祝酒。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说得好!里面可是欧楚阳欧兄?”门外传来一道清甜软糯的女声。

    是乌尔娜……

    欧楚阳跟公孙晏对视了一眼,应声道:“正是,请进。”

    雅间房门推开,乌尔娜容光焕,笑意盈盈地站在门口,“不知是否打扰了两位的雅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