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二九章 年终考核(三)

第二二九章 年终考核(三)

 
    ……

    四大高手中,宋俊彦率先清醒了过来,乾锦和尹天泽紧随其后。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虽然他们的心性未必是最坚定的,但是在考核中,修为境界还是能够很大程度的抵消琴音的影响。

    尹天泽和乾锦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欧楚阳。

    欧楚阳神情愉悦,像是爽得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一时半刻回不了魂。

    尹天泽轻蔑的说道:“欧楚阳那小子肯定是通过不了考核了。”

    乾锦冷哼一声,“正好眼不见为净。”

    见风傲宇也未清醒过来,尹天泽更是满意,“风傲宇也不过是虚有其表,年纪虽小,心中杂念却不少,看来此前一直高估了他。”

    “我从没把他放在眼里。”乾锦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

    渐渐的,十几名老生先后清醒过来,看着那即将燃完的一炷香,暗暗庆幸不已。好险好险,总算是过关了,可真是不容易啊。

    温嘉良看着面无表情,似是闭目沉思一般的风傲宇,暗暗心急。以风傲宇的资质心性,怎么可能还未醒来?他应该是最先过关的人才对呀……

    ……

    欧楚阳一阵哆嗦,只觉得酣畅淋漓,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无不舒爽。第一太仓促,第二才够尽兴啊……

    梅傲雪娇慵无力的倒入欧楚阳怀中,柔柔笑道:“相公可还满意么?”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欧楚阳心满意足的抱住梅傲雪,仿佛世间再没有什么值得追求的了。

    “抱着我睡一会儿吧,天长地久,绵绵无期,从此再无焦虑忧愁了。”梅傲雪的声音如梦如幻,仿佛催眠曲。

    “嗯……”欧楚阳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沉沉睡去,心中一片安宁。虽然一道金光始终照耀着他,他却视而不见……

    ……

    孟平笙面前那一炷香此刻几乎已经燃尽,只剩下慢慢变暗的最后一点火光。

    此刻,清醒过来通过考核的学生还不足三分之一,大大低于往年。孟平笙不由得轻轻蹙起眉头。

    尹天泽脸色喜色更甚,而温嘉良则急得手足无措。

    突然,风傲宇蓦然长身而起,仰头出一声清啸。

    啸声如剑,穿云裂石,直入人心,刺得人耳膜生痛。

    迷醉于琴声幻境中的学生纷纷被这啸声惊醒,惊诧莫名的看向风傲宇。

    沉睡中的欧楚阳倏然睁开眼睛,眼前金光刺目,心中一个激灵,当即醒了过来。

    最后一点火光正好熄灭,孟平笙站起身来,扫视了一眼,朗声说道:“今年应试一百五十二人,通过一百二十六人。还不错,恭喜诸位。”

    尹天泽却质疑道:“孟先生,风傲宇出声扰乱考场。多人浑水摸鱼,借此通过考核,这也算数?”

    “尹天泽你这是何意?”风傲宇寒声说道:“此前我就问过孟先生,在考核之时,能否用古琴或者其他乐器干扰琴声?孟先生答曰:可以。不但可以使用乐器,还可以拔剑相抗。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要能听完琴声就算通过考核。你难道忘了吗?”

    “这……我确实忘了,得罪得罪。”尹天泽刚刚那一句话得罪的人可不少,他也暗暗后悔,暗叫不值。

    欧楚阳和公孙晏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感激的看向风傲宇。若不是他那一声清啸,他们两人这次考核绝对通过不了。

    欧楚阳暗暗告诫自己,今后必须要更加注重心性的磨炼。如果不尽快弥补心底深处那一个弱点,必然后患无穷。

    风傲宇对于周围一片感激的目光视若无睹,好像他只是无意为之。但实际上,他却是与秦惜雯同时清醒过来的。至于为什么在最后关头要出那一声清啸,就不得而知了。

    “通过考核的人,明天卯时三刻在书院大堂集合。没有通过的人,自行休息。四月初四,立夏之时,前来报名即可。”

    孟平笙交代一句自行离去,秦惜雯并没有再跟着,他们的课外补习可能也随着这一学年同时结束了吧。

    “过了过了!总算通过了!”孟平笙刚刚消失在视线中,通过考核的学生便大吵大闹欢呼雀跃起来。

    没有通过的那二十六名学生则垂头丧气,愣愣的看着清韵亭,心中苦得犹如黄莲。

    欧楚阳暗叹一声,这考核简直了……与之相比,高考简直就不算个事儿。虽然考核侥幸通过,但欧楚阳仍然感到后背凉簌簌的一片。

    等等……裤裆里怎么也凉簌簌滑腻腻的……呃……

    “走走走,今日一定要好好喝个痛快。这段日子真是太难熬了,今儿晚上一定要好好泄一番!”

    众人相互邀约,呼朋引伴,三五人、七八人、一群一群的涌向天子楼。通过考核的自然是要大肆庆祝,没通过的也想借酒消愁。

    奇怪的是,慕容盛和钱俊贤两人没跟赵艺涵一起走,而是一左一右缠住了乌尔娜。而赵艺涵则跟宋俊彦走在了一起。

    这是开始流行自由恋爱了吗?欧楚阳笑而不语,跟着公孙晏和风傲宇、温嘉良等人一起走向天子楼。

    ……

    “欧兄,今日你可别再拦着我了,我的好好感谢风兄。要不是他,咱们今天只怕全军覆没了。”公孙晏热情高涨,连连向风傲宇敬酒。

    风傲宇的酒量貌似并不太高,三杯下肚,脸上就泛起了阵阵红晕,“够了够了,我也是无心为之,公孙晏你别再敬我了。”

    唐玉容一见,立刻跳出来挡驾,“公孙晏,我陪你喝。喝到趴下一个为止,你敢不敢?”

    “喝酒喝,怕你不成?”公孙晏的酒量也不太好,但他就喜欢搞气氛。酒桌上少了他,还真是要冷清不少。

    “来来来,这杯酒,我祝贺大家第一年都顺利通过了考核。”温嘉良端起白瓷酒杯,自嘲道:“不像我,已经浪费掉一年了。”

    “温兄何必过谦,我们今日也是侥幸通过,明年就只怕没有这番运气了。”欧楚阳也难得彻底放松,举杯笑道:“今日有酒今日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说得好,干了!”温嘉良与众人团团碰杯,一饮而尽。

    “喝!”

    “再来!”

    “干!”

    “满上!”

    “拿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