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二四章 最后期限

第二二四章 最后期限

 
    ……

    三月初三,原州南部草原之上又已是春暖花开,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如茵的牧草染绿了整个大地,漫山遍野姹紫嫣红的野花争相斗艳。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草清香,令人精神大振。

    初春的阳光洒满山坡,照耀着漫山的青草鲜花,照耀着翻飞的蝴蝶小鸟,照耀着成群的牛羊骏马,照耀着山坡上面高高矗立着的宏伟神殿。

    送走了邰正孝,欧楚阳径直走向神庙大门,“阿卡农神庙,又见面了。”

    ……

    此时,清韵亭外。

    朴正昌恶狠狠的盯着公孙晏,吼道:“欧楚阳那小子躲到哪里去了?快说!”

    公孙晏淡淡的看了朴正昌一眼,“欧兄有必要躲你吗?他不过是在闭关冲击剑师小成境界罢了。”

    “放屁!听孟先生弹琴,修炼最快。他要修炼,为何连课也不来听?”朴正昌逼近公孙晏,怒道:“他一定是知道自己升级无望,拿不到考核资格,必然被赶出书院,这才提前逃跑了,对不对?你老实交代,他逃到哪里去了?”

    “你才放屁,臭不可闻。”公孙晏伸手搧了搧眼前的空气,转身就走,不再理睬朴正昌。

    “老子叫你不老实!”朴正昌从背后飞起一脚,把公孙晏踹倒在地。

    “背后偷袭,你算个什么东西!”公孙晏翻身跃起,不甘示弱的冲向朴正昌。

    可惜公孙晏虽然跟欧楚阳相处了接近一年,却没跟他学过擒拿格斗术,体格力量都不如牛高马大的朴正昌,连遭重击。

    “你以为老子连你也收拾不了吗?不知死活!”朴正昌一把揪住公孙晏的衣领,扬起巴掌就要朝他满是鲜血的脸上搧下去。

    “住手!”远远一声清喝,风傲宇和唐玉容、温嘉良走上山来。

    朴正昌停住动作,问道:“风傲宇,你要管我们的闲事吗?”

    “我管不管闲事,你没资格来问。”风傲宇背着手走到朴正昌面前。虽然他体型匀称,身材不高,比朴正昌整整小了两号,但身上若有若无的一股气势却将朴正昌压得死死的。

    朴正昌进退两难,一脸尴尬。尹天泽起身过来,不悦的说道:“风兄这是何意?”

    风傲宇冷然答道:“没什么意思,只是看不惯而已。”

    “既然风兄看不惯,那就先放开这小子吧。”尹天泽也不愿跟风傲宇正面起冲突。

    朴正昌这才趁机下台,松开公孙晏,恨声道:“这事没完,你等着!”

    公孙晏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面不改色的走到后面坐下。他知道,朴正昌总有一天会死在欧楚阳手里。

    温嘉良望向远方,轻声说道:“欧兄此时离去也好,免得事情难以收拾。”

    风傲宇皱眉道:“他真的走了?”

    “应该是吧。”温嘉良答道:“欧楚阳此人行事不拘一格。明知事不可为,他是不会一根筋走到底的。他这一去,朴正昌这帮人是不可能抓得到他的。当初燕州群豪差不多将整个燕州翻了个遍也摸不到他的影子,更何况朴正昌这几个蠢货?”

    “他这一走,整个书院可就没劲透了。”风傲宇一脸的不爽。近一年来,生的各种趣事都跟欧楚阳有关。风傲宇年龄最小,喜欢看热闹。以后要是欧楚阳不在,只怕还真没什么热闹可看了。

    孟平笙来了以后,看了看脸上带伤的公孙晏,并没有说什么,直接开始上课。

    书院先生上课,从来不搞点名签到什么的。去留自愿,爱来不来。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大半个月的时间只如短短一瞬,转眼即逝。

    三月二十,正是剑神书院第一学年年终考核报名时间。

    公孙晏早早的来到了清韵亭外。他已经是剑师小成境界,顺理成章的取得了考核资格。但他今天满脑子想的并不是自己的考核,而是欧楚阳能不能及时突破,赶回来参加考核。

    如果欧楚阳没有赶回来,那就说明他没能突破,短时间之内肯定不会再返回剑神书院了。虽然他还欠公孙晏一把名剑,但公孙晏早已没有放在心上了。

    公孙晏所忧心的是,没有欧楚阳,他们公孙剑材行很快便会耗尽秘法燃料,断了货源。剑材行断货还是小事,如果欧楚阳就此失去了继续在剑神书院求学的资格,那才是抱憾终身的大事。

    经过一年的交往,公孙晏不但将欧楚阳视为他的莫逆之交,更隐隐的产生了一种依赖心理。他最期盼的事情就是请欧楚阳和他一起,重振公孙世家。

    来到剑神书院之后,公孙晏深刻的认识到,在诸多天之骄子面前,他最多只能算得上资质平平。要靠他来振兴家族,真的希望不大。

    但是欧楚阳不一样,虽然他貌似资质最差,修为最低。但公孙晏却始终觉得,欧楚阳并不弱于任何人,即使和本届四大高手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对于振兴公孙世家的重任来说,欧楚阳的智计武功比其他的一百五十二人都强得不止一点半点。

    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公孙晏一直等到日上三竿,也不见欧楚阳的人影。

    “已有一百五十一人报名,还有谁没来?”孟平笙第一次问起缺席情况。

    “该来的都来了,没来的自然是不敢来了。”朴正昌抢先答道:“是不是可以截止报名,让大家散了?”

    “等等!”公孙晏赶紧说道:“欧楚阳一直在闭关冲击剑师小成境界,他一定会来的,请孟先生稍等片刻。”

    “稍等片刻?”杨曼柔讥笑道:“只怕稍等一年,他也不会来。如果随随便便闭个关,就能在三个月内突破一级,那大家早就回去闭关去了,还在这里做什么。”

    公孙晏无言辩驳,众学生议论纷纷。

    “说的是啊,那欧楚阳不可能突破剑师小成境界,就算来了,也是白来。”

    “那也该跟孟先生交代一声吧,不告而别是个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吗?如果他来跟孟先生做个交代,只怕一走出书院大门就‘喀嚓’了。”

    “哦——这倒也是,朴正昌等这一天只怕早就心急难耐了。”

    “所以说嘛,欧楚阳已经大半个月没来上课了,估计早就跑得没影儿了。朴正昌想找他报仇,只怕……嘿嘿……”

    ……

    “安静。书院规矩,报名以一日为限。日落之前,欧楚阳若是回来,还可以参加明日的考核。”孟平笙取出紫檀古琴,轻抚琴弦道:“我与诸位师徒一场,今日便请大家,最后再听上几曲吧。”

    孟平笙的琴声不但悦耳动听、引人入胜,而且对修炼大有裨益。今天之后,只怕再难得享受到仙乐一般的琴曲了。众人纷纷端正坐好,一边修炼,一边静心听琴。

    所有学生沉醉在如梦如幻的美妙琴音中,浑然忘我的全力修炼,完全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只有公孙晏一人如坐针毡,连这最后一次享受仙乐的机会的顾不上了。他紧紧盯着地上不断拉长的影子,不时抬头看看天色,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欧楚阳,你在哪里?欧楚阳,你快回来啊!”

    ……

    暮春时节的白日并不算长,公孙晏眼睁睁的看着日头不断西移,最后变成红彤彤的一颗圆球悬挂在西边的山巅之上。

    最后一曲弹完,孟平笙神色平静的说道:“太阳即将落山,我们最后再等一等吧。”

    “等也白等。”杨曼柔小声嘀咕了一句。

    公孙晏此时心急如焚,心浮气躁的回了一句:“不愿意等,就滚蛋!”

    杨曼柔白眼一翻,“冲我什么火,有种找朴正昌飙去。”

    朴正昌此时就坐在公孙晏背后。他眼中凶光一闪,低声说道:“你个蠢材还在这痴等傻等呢,欧楚阳他早就跑了。不过,欧楚阳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如果他三天之内不出现,我就拿你们公孙剑材行开刀!”

    公孙晏闻言一震,欧楚阳不在,朴正昌说不定还真会干出杀人放火之类的事来。剑材行只有一些剑师剑侍守卫,如果朴正昌父子命圣品轩天阶大能出手,如何抵挡?

    “我看,你还不如乖乖的将剑材行交还给我,还免得大家伤了和气,嘿嘿!”朴正昌桀然笑道。

    “太阳马上落山喽。”前面一名学生站起来拍拍屁股,随时准备走人。

    公孙晏闻言大惊,转头看向西方。那暗红色的圆球大半已经落入山中,只剩最后一抹残红映照着世间。

    朴正昌的大饼脸在昏暗的红光下更显狰狞。他站起来哈哈大笑着走向宋俊彦,“宋兄,三个月前那一场赌约,应该算我赢了吧。不知那两百万赌注可曾带在身上?今天兄弟赢了点小钱,正好拿去请大伙儿吃酒。”

    宋俊彦取出两张价值一百万的汇票,说道:“再等片刻,只要孟先生宣布报名截止,便算是你赢了。”

    “还有什么好等的?”朴正昌得意洋洋的大笑不止,“就算日头重新从西边升起来,欧楚阳那小-兔-崽-子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哪个小-兔-崽-子说我不会再回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