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二二章 阴阳虚实

第二二二章 阴阳虚实

 
    ……

    这一日,散学之后,欧楚阳主动把公孙晏留了下来,陪他试剑。?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

    公孙晏欣然同意,他还从来没跟欧楚阳切磋过,正想试试他的深浅。

    剑师之间的切磋,可不同于剑徒,点到即止是行不通的。等削金断玉的剑华点到身上,那可就太晚了。

    欧楚阳想了想,说道:“公孙兄请手下留情,只出三成力道便好。”

    “好。”公孙晏一口答应。按常理,如果剑师巅峰是十成实力的话,大成境界差不多相当于六成,小成境界大概相当于三成,而剑师入门不过只是一成而已。他用三成力道,跟欧楚阳全力出手应该差不多。

    “欧兄小心了。”公孙晏说着一剑挥出,浅蓝色剑华瞬即射来。

    “来的好。”欧楚阳清喝一声,轻轻一剑斩出,金色剑华与蓝色剑华猛然相撞,爆出绚丽夺目的点点光焰,如同礼花一般。

    这一招,两人打了个旗鼓相当。

    公孙晏收剑而立,笑道:“欧兄果然实力雄厚,仅凭一柄珍品宝器便抵住了我这名剑‘离江’。”

    欧楚阳笑而不语,心里也大感满意。他仅用一成力道便与公孙晏打了个平手,那就说明他现在完全能与巅峰境界的剑师一战。

    这个情况跟他剑侍入门之时差不多。看来,他卡在突破剑师的关口之前,积累的深厚根基果然没有白费。

    根基打得越牢固,往后的实力越强,确实是真理啊。欧楚阳打算将来突破剑宗之前,如果不像眼前这般紧迫的话,一定要更加耐心的夯实根基,为将来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你再接我一剑试试。”欧楚阳说着猛然挥剑,一道亮得刺眼的金光骤然斩向公孙晏。

    公孙晏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的全力出剑。

    “咻!”蓝色剑华闪过,那亮得刺眼的金光竟然如阳春白雪一般,见光即溶。瞬间便被公孙晏的蓝色剑华抹消得一干二净。

    “喀嚓!”蓝色剑华去势未消,深深的斩入欧楚阳身后的山壁之中。

    公孙晏瞠目结舌的问道:“这……这怎么回事?你那一剑看起来可怕至极,为何……为何好似没有一点威力?”

    欧楚阳哈哈一笑,解释道:“这是我刚刚摸索出来的招数,专门用来唬人的。”

    “这……”公孙晏一怔,“确实挺吓人的,看起来比剑师巅峰高手的剑华还要猛烈。”

    欧楚阳满意的点点头,“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先回去,我继续修炼。”

    ……

    其实,欧楚阳的绝招只使了一半。

    这一个多月以来,他每天都如同苦行僧一般的拼命修炼。剑气吸纳满了,就苦练剑字,摸索新的招数。剑气挥霍空了,就全力运功修炼,埋头糟蹋赤晶。

    每一天,欧楚阳至少要挥洒剑华在高空之中写下数千个剑字。一个多月下来,欧楚阳写下的剑字数以万计,挥出的剑华更是高达数十上百万。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挥剑千次必有所悟。欧楚阳已经出了百倍千倍!

    无虚不能显实,无实不能存虚。

    这十二个字便是这一个多月,欧楚阳从脑海中金光剑字之上悟出的道理。

    虚实,即虚假与真实。虚实、真假、是非、矛盾、阴阳……说的都是世间万物的辩证关系。安危在是非,不在於强弱。存亡在虚实,不在於众寡。不论是兵法、哲学,还是书法、文学,各个领域都非常强调事物的虚实关系。

    而欧楚阳通过一个多月的苦练,从金光剑字十六个笔划的对比之中,领悟到了一种虚实关系。

    所谓“运实为虚”,是在点画密集之处,要考虑到字写得空灵,必须实而不问。

    所谓“以虚为实”,是说在空白之处,不是没有内容,而是有笔意,笔势存在。

    “笔断意不断”,于是“断处皆续”,气脉得以贯通。这是通常所说的“实中有虚,虚中有实”。章法变化的奥秘,就在于虚虚实实之中。

    在金光剑字的笔划虚实之间,欧楚阳不仅感悟到了力量的对比以及转换,更触摸到了一丝关乎阴阳的道理。

    据此,欧楚阳终于创出了他的剑师绝招——阴阳极光斩!

    这一招的奥义就在于:运实为虚、以虚为实、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虚虚实实、变化莫测。

    公孙晏只是见识到了“以虚为实”,更多的变数,欧楚阳则秘而不宣,留着对付他真正的敌手。

    ……

    每天上课之前的小半个时辰,已经完全成为了一档固定栏目——早间新闻聚焦。

    这天,又一条爆炸新闻传得沸沸扬扬——云都剑派上下五百余口,一夜之间被人屠戮一空。上至掌门长老,下至仆役女佣,无一幸免。

    听见是云都剑派的事情,欧楚阳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

    “云都剑派虽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但在宁北一带还算是有点威望的。竟然被人一夜灭门,真惨!”

    “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何方大能,既然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来。”

    “你当一个传承了几百年的门派,上上下下都那么蠢,会去得罪他们惹不起的大能?”

    “那是什么原因呢?如果是宿敌上门报仇,绝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杀得干干净净。只有天阶大能才有这个本事。”

    “我又没说不是天阶大能,我只是说这事跟江湖恩怨根本没什么关系。”

    “何出此言?”

    “你们还记得,前几个月,中州与宁州交界之处,五座村子一眼之间被人全部屠灭的事吗?”

    “那当然记得,你是说……这次也是那个邪门高手下的手?”

    “是不是同一个人还不好说,但手法是一模一样的。五百多具尸体,脖子上都有一道同样的伤口。而且,尸体全都缩成一团,只剩皮包骨,像是被吸干了一身精血。”

    “哇!那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也肯定是修炼同一门邪功的人干的。”

    “没错,上次屠了五个村子,杀光了上千个普通百姓。这次灭了一个门派,杀死修剑之人上百名。要么是那邪派高手功力日益高深,要么就是修炼同一种邪功的师徒分别出手,用人血精华来练功。”

    “这事越来越诡异可怕了,只怕已经惊动了不少豪门大派吧。”

    “暂时还没听到什么大的动静。事地点目前是以宁州为中心,中州的豪门大派只怕还没有太过重视,现在最紧张的只怕是宁州三大世家了。待会儿等慕容盛钱俊贤来了,再问问他们。”

    欧楚阳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慕婉晴是不是还在宁州寻找她父亲慕浩然,可千万不要撞到那恐怖邪派剑修手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