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二一章 琴箫和鸣

第二二一章 琴箫和鸣

 
    ……

    “你他吗的!”朴正昌怒骂一声,急吼吼的喊道:“少啰嗦!一百万,赌欧楚阳能不能得到考核资格,你赌不赌?”

    “好!我跟你赌。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公孙晏不甘示弱的接下了赌局,“但是,我怕你赖账。咱们先找个公证人,把钱交到他手里才行。”

    朴正昌虽然忿忿不平,但也没法拒绝公孙晏的合理要求。最终,他们找了玄天剑派宋俊彦来当这个公证人,各自签下赌约,把一万赤晶交到了他手里。

    ……

    此时再听孟平笙弹琴,欧楚阳感觉自己的领悟又更深了一层。在琴声中的修炼度,更是提升了好几倍。

    琴曲弹完,孟平笙独自离去。但是,秦惜雯似乎有段日子没有来上课了,不知是不是有事请假离开了书院。

    公孙晏兴致勃勃的邀请道:“欧兄,今日是你晋级剑师的大喜之日,咱们去天子楼好好喝两杯。”

    欧楚阳缓缓摇了摇头,“你先去吧,我留在这里,接着修炼。”

    “磨刀不误砍柴工……”公孙晏说到一半,便打住了。他知道欧楚阳意志坚定,便不再相劝。虽然他对欧楚阳有信心,但三个月的时间要再升一级,确实难于登天。

    “好,那我便不打扰欧兄了,我可是下了一百万赌注的,你可别让我输钱哦。”公孙晏笑了笑,转身下山而去。他并没有把那一百万放在心上,但是欧楚阳能否取得考核资格,却是关系重大,开不得半点玩笑。

    众人散去之后,欧楚阳一个人留在清韵亭中,苦修不辍。

    数十颗赤晶吸纳一空,丹田中那枚樱桃大小的金色剑丹却没有生任何变化。

    “果然是境界越高,越难升级呀。”欧楚阳微微摇了摇头,站起来,拔剑在手。

    他记得以前跟慕婉晴切磋,当他剑侍入门之时,剑罡威力就已经接近于剑侍巅峰的慕婉晴。而当他剑侍小成时,全力出手却只能勉强接住慕婉晴两成力道的剑华。剑侍剑师之间的巨大差别可想而知。

    现在,他终于也晋级剑师了,那他的剑华威力究竟如何呢?

    欧楚阳兴致勃勃的走到山崖边,看准对面十丈远处山壁上突出来的一块巨大岩石。

    那巨石一丈见方,通体黑黝黝的,显得坚硬无比,正好拿来试剑。

    “喝!”欧楚阳清喝一声,全力一剑斩去。

    一道璀璨的金色剑华如电光一般直射巨石,“喀嚓!”一声,火星四溅,巨石被连根斩断,坠入山涧,出“轰隆隆”一阵巨响。

    金色剑华斩断巨石,去势未消,竟然又深深斩入山壁之中。

    “貌似还不错。”欧楚阳十分满意。

    剑侍的剑罡像是无形之风,而剑师的剑华却是有质之光,两者的威力绝对不能相提并论。每提升一个大境界,简直就像是跃上一重天,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剑徒境界时,欧楚阳依照脑海中的金光剑字,临摹笔划悟出了十六招剑法,神妙无比,堪称天下无双。

    晋级剑侍境界之后,欧楚阳又揣摩金光剑字每一笔一划的力道变化,摸索出了自己的绝招‘星空螺旋斩’,凌厉非常,难以匹敌。

    现在已经成功晋级剑师境界,欧楚阳觉得自己在修炼的同时,也需要继续好好参悟金光剑字,研究出自己的剑师绝招。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挥剑千次必有所悟。

    这是欧楚阳领悟‘星空螺旋斩’时验证过的真理。这一次,他打算继续采用这种“笨”办法。

    修炼任何一种技艺,除了多多思考琢磨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刻苦勤练,任何一门技艺都离不开“熟能生巧”四个字。很多令人叹为观止的绝技,说穿了也就是:唯手熟尔。

    严冬的寒夜,更是清冷无比。夜空之中,只有忽明忽暗的寥寥几点星光。

    突然,一道接一道的灿烂剑华如金色的夏日阳光一般从山间升起,直冲霄汉。

    如果细细查看,便会觉,那每一道金色剑华都不一样,或长或短,或轻或重,或浓或淡,皆不相同。而且,每十六道剑华飞过的痕迹都在浩瀚无际的夜空中组成了一个个大写的“剑”字。

    欧楚阳全力出剑,绵绵不休,直到将一身剑气消耗一空才停下来吸纳赤晶进行修炼。

    ……

    整整一个月,欧楚阳都没有走出过清韵亭周围百丈范围之内。除了公孙晏隔三差五的带着酒菜上来,他几乎完全沉浸进了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苦修之中。

    除此之外,欧楚阳还在清晨或者深夜听到过三次萧声。

    第一次,欧楚阳以琴声相和,再次弹奏了一曲《沧海一声笑》

    第二次,那萧声独奏了一曲,曲调宛转悠扬如泣如诉,令人愁肠百结。欧楚阳产生了一种感觉,那吹箫之人似乎是一位女子。

    萧声第二遍吹奏之时放轻放慢了许多,似乎是在提出邀请。欧楚阳便照着心中记下的曲调,以琴声相和。一琴一萧,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相得益彰。

    今晚是第三次,欧楚阳刚刚练完一百个剑字,萧声便在远处响了起来。

    这次,萧声没有吹奏曲调,只是短促出了一个转折之音,用音符画下了一个问号。像是在问欧楚阳:有没有新的曲子?

    欧楚阳淡淡一笑,取出琴来。他穿越而来之前并没有学过很多古曲,便弹奏了一宋词改编的歌曲:《但愿人长久》

    萧声的主人似乎非常喜欢这曲子。听完一遍,又以萧声合奏了一遍,还不肯罢休,又以萧声相请。

    这歌是歌后王菲的名曲,欧楚阳犹豫了一下,稍微降了一点音调,边弹琴边唱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一曲唱完,萧声默然,欧楚阳心中也是一阵惆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他现在已经晋级剑师,越了师姐,实现了三年之约,可是……师姐已经不在……如何长久……

    欧楚阳默默的抚摩着手里那支银簪,却又不由得想起了慕婉晴。

    分别已有半年多,不知道婉晴身在何方,她还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