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二零章 晋级剑师

第二二零章 晋级剑师

 
    ……

    一曲唱完,欧楚阳只觉得胸中豁然开朗,之前的种种悲苦之意一扫而空。?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81ZW.COM

    “哈哈哈!”欧楚阳放声大笑不已。

    就算无法突破,就算离开书院,又能怎么样?

    这世界,天高地远,随我遨游,任它风狂雨急,我自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的笑,是江湖儿女豪放的笑,快意恩仇的笑;也是他们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的笑。

    欧楚阳的笑,是挣开束缚,身心自由的笑;是看淡得失,挥洒自如的笑。

    天地辽阔,江海滔滔;人间一瞬,多少英豪;无前无后,无边寂寥;无愁无忧,何妨一笑;且待他日,举杯畅对任逍遥!

    ……

    欧楚阳笑声刚歇,远处突然传来清丽幽远的萧声,曲调正是欧楚阳刚刚弹奏过的《沧海一声笑》

    “呵呵,难得有知音。”欧楚阳闻声大喜,也不管是何人吹箫,当即轻抚琴弦,与之合奏起来。

    琴声沉稳大气,如碧海潮生;

    萧声高亢锋锐,如利剑冲霄;

    琴萧和鸣,相得益彰,将这原本就是琴箫合奏的至尊名曲演绎得妙至毫巅。

    弹到一半,那萧声几个盘旋之后却又回到开头,似乎并不满足于简单的合奏。

    欧楚阳心有灵犀,微微一笑,再次放声高歌。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唱道这一句时,天空骤然一暗,阴云滚滚而聚,似乎要从天而降,当头压下。

    欧楚阳不为所动,双手加重力道,琴声越铿锵有力。

    那萧声也随之而上,穿云裂石,直透云霄。

    “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这一句唱得豪情万丈,慷慨激昂,欧楚阳脑海和丹田之中同时金光大盛,亿万道金光带起滔天巨浪猛烈旋转。

    金光如梭,缠绕交错形如一条千里金龙,整个丹田中的浓稠金汁卷入其中,随着金光长龙疾飞舞盘旋。

    金光长龙尾相连,飞旋如电,竟然疾缠绕成一枚巨大的金丝蚕茧。

    “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最后一句唱出,“咔嚓!”黑沉沉的天空突然被一道耀眼至极的金色闪电劈开,东方大放光明,一轮红日骤然跃上山头,万道阳光瞬间洒满天地,滚滚黑云消散无踪,顿时天高地远,乾坤朗朗。

    欧楚阳丹田气海之中那枚金丝蚕茧急剧收缩,再也看不见一条条金丝,变成一颗浑圆无暇樱桃大小的纯金丹丸。

    纯金丹丸在欧楚阳丹田正中仍然旋转不停,散出柔和的金色光晕,里面隐约可见一柄精美之极的金色宝剑,这便是他的剑丹。

    气海结丹、剑气冲霄、华光万丈、威势无当。

    “晋级,剑师!”

    期待了这么久,煎熬的这么久,终于突破晋级了!

    剑师!苦苦追求已久的境界,终于达到了!

    在退路几乎完全断绝的时刻,终于冲破层层险阻,打开一扇崭新的大门。

    ……

    经过了最初的欣喜若狂之后,欧楚阳心中逐渐平静下来。

    他十分感谢那神龙不见其踪的吹箫之人。若是没有萧声相引,他今日可能还无法顺利晋级剑师。

    刚刚究竟是何人吹箫?是书院先生,还是哪个学生?是孟平笙,抑或是秦惜雯?

    站在清韵亭中,欧楚阳眺望着先前萧声传来的方向,却没有现任何影迹。

    算了,若是有缘,自会相见。既然人家没有现身,那就不必刻意寻找了。

    刚刚突破剑师入门的欧楚阳,没有继续留恋晋级的喜悦,而是马不停蹄继续修炼,巩固境界。

    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头上的紧箍咒虽然缓解了一点,但还没有彻底去除。三个月的时间之内,欧楚阳还需要再升一级,达到剑师小成,才能取得年终考核资格。这依然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吸收掉两颗赤晶,欧楚阳心中一惊。

    剑师境界吸纳剑气精华的度比剑侍巅峰提升了一倍不止。这就意味着更快的赤晶消耗度,和更加漫长的修炼时间。

    暂时还不用为钱愁,只管拼命修炼就好。

    定下心来的欧楚阳,再次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之中。

    ……

    学习态度最积极的几名学生已经来到了清韵亭外,看着盘膝坐在亭中的欧楚阳,感到颇为诧异。

    “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是啊,以往他都是在卯时二刻准时赶来,今天竟然比我们还早。”

    “听说他还没有突破到剑师境界,只怕是急坏了,所以才早起修炼吧。”

    “现在才知道急,早干嘛去了?”

    公孙晏是第五个赶到清韵亭的。他一见到欧楚阳便急匆匆的走过去,关切的问道:“欧兄你……怎么样了?”

    “我很好。”欧楚阳睁开眼睛,淡淡一笑,“已经晋级了。”

    “是吗?太好了!”公孙晏闻言大喜,激动的喊道:“你呆在这里三天三夜一动不动,我就知道肯定能成!”

    其他几名学生听到公孙晏的话,相顾愕然。

    “他……他竟然从三天前开始,就一直在这里苦修?”

    “难怪今天第一个坐在这里,原来是这样……”

    “苦修三天,突破剑师,那也值了。”

    “可惜才剑师入门,离小成境界还差得远呢。”

    说话之时,不断有学生走上山来,欧楚阳晋级剑师的消息也随之传开了。

    朴正昌得知后心里微微一惊,不过旋即挖苦道:“晋级剑师,可喜可贺啊。不过很可惜,已经太晚了。剩下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不可能升级到入门境界。总归还是逃不过被赶出书院的结局呀。”

    “那当然,剑师可不是剑徒,三个月升一级的天才,一万年都没出过一个。”杨曼柔搭腔道:“一个五重剑门的垫底之辈……呵呵,想都别想。”

    “你说不行就不行?”公孙晏忍不住驳斥道:“你以为你是谁,剑神么?”

    “哟嚯!你小子跟欧楚阳混久了,胆子倒是越来越肥嘛。”朴正昌嘿然一笑,“有种跟我赌一把?”

    受了欧楚阳的感染,公孙晏也越来越不把朴正昌当回事了,反唇相讥道:“赌?你忘了怎么输掉圣品轩剑材行的吗?还敢再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