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一九章 笑傲江湖

第二一九章 笑傲江湖

 
    ……

    再次在孟平笙的琴音中狠狠的被摧残了一番之后,众人纷纷默然散去。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接下来是两天假期,终于可以暂时脱离苦海,好好放松一下了。

    欧楚阳依然安坐于地,如泥胎木塑一般一动不动。

    公孙晏知道欧楚阳心中忧虑,婉言劝道:“欧兄,还请放宽心一些。修炼之事,欲则不达,不可强求啊。”他上个月已经成功突破剑师小成,不用再担心考核资格的问题,但也为欧楚阳担忧不已。

    欧楚阳没有睁眼,淡淡说道:“你先去吧,我没事。”

    公孙晏悄然叹息一声,又说道:“天无绝人之路,就算离开了书院,以欧兄一身本事,也不怕没有大好前程,我公孙家的大门永远为欧兄敞开。”

    欧楚阳睁开眼睛,微微一笑,“多谢公孙兄的好意,我真的没事。你且先去,我在此感悟一番,随后就来。”

    “好吧,那我便不打扰了。欧兄只管放宽心,说不定很快就突破了。”公孙晏一脸担忧的下山而去。

    ……

    夜色已深,无星无月的暗沉夜幕中,丝丝缕缕的飘落着凄凄沥沥冰冷透骨的寒雨。清韵亭外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若隐若现的两点红光不断闪烁。

    欧楚阳双剑在手,浑然忘我的拼命修炼着。此时此刻,他抛开了心里的一切念头,彻彻底底的沉浸在修炼之中。

    不突破剑师境界,他绝不会挪动半分。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再没有丝毫的退路。除了拼命,无路可走。

    ……

    整整两天,欧楚阳都没有回来。

    公孙晏急得满头大汗,却不敢去探望打扰。也许欧楚阳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绝不能去影响干扰。

    公孙诚劝道:“公子稍安勿躁,与其着急干等,不如开始准备应付后面的危局。”

    “危局?”公孙晏一愣,旋即明白了公孙诚的意思,“没错,如果欧兄离开书院,朴正昌绝对会将他置于死地。”

    公孙诚点点头,接着说道:“圣品轩在此地势力不小,如果不早做准备,欧师傅只怕凶多吉少。”

    “我立刻传信回去,请大长老和我师父提前准备。”公孙晏说着坐到书案前,开始书写信函。

    “公子且慢。”公孙诚劝阻道:“家中此时形势也十分危急,人人都是重压在身。如果抽调大长老他们前来,只怕……”

    “无妨,从家中到书院,天阶大能全赶路的话,一日一夜便可往返,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公孙晏边说边写。

    “这可不好说啊。”公孙诚一脸凝重的说道:“朴正昌与天罡门尹天泽关系匪浅,如果他们串通一气,联手伏击……只怕不但保不住欧师傅,还会将大长老他们一起搭进去……”

    “这……”公孙晏停下笔来。公孙诚说的很有道理,大长老和他师父是他父亲的左膀右臂,也是他们家族中修为最高的天阶大能之一。万一有什么闪失,对于公孙家来说,那就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但是,欧兄非救不可。”公孙晏毅然说道:“于私,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于公,他是千金难求的人才;不论如何,都不能让他落到朴正昌的手里。”

    “公子说的不错,欧师傅绝对是要保住的。”公孙诚点了点头,“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公子可与家主大人好好商议一番,想出一条万全之策来。”

    “嗯,那我先写信告知父亲这边的情形,看看他老人家有何妙计。”公孙晏撕掉旧信,提笔重新书写。

    ……

    此时,漆黑的夜幕逐渐变成了深沉的暗灰色,天快亮了。

    寒雨绵绵的冬日清晨,最是阴冷无比。这种时候,起床变成了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窝在微暖的被窝之中,那是多么的幸福啊……

    欧楚阳依然保持着三天前散学之时的姿势,没有挪动过分毫。湿漉漉的落叶混着冰冷的雨丝被他体表的剑气挡住,无法侵入分毫。

    但他却感到非常的冷,比他与慕婉晴在燕北极寒雪原的极地酷寒中翻越冰川之时更冷。这种冷不是来自身体,而是自他的内心。

    三天来,他隐隐约约的触摸到了晋级的瓶颈,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他一刻不停的全力催动剑气,疯狂旋转。

    丹田气海中掀起惊涛巨浪,如被龙卷风肆虐的怒海狂涛一般,猛烈的旋转上冲。但是依然无果,他还是没有晋级。

    “唉!”欧楚阳重重的叹了口气,放弃了最后一次徒劳无功的冲击。

    他神情木然的站起身来,拖着疲累不已的步子,踱入清韵亭中。此刻,他自己也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何滋味。焦虑?忧愁?疑惑?迷惘?失落?绝望?不甘?或许兼而有之吧……

    苦苦一笑,欧楚阳坐上孟平笙弹琴的石台,取出自己的琴来。许久没有弹琴了,此时他却很想弹奏他最喜欢的那曲子。

    这曲子不是花无殇教他的,而是他从小就练得炉火纯青的一仿古名曲,不管是用钢琴还是吉他,都可信手拈来。此刻用古琴弹奏,更符合这曲子本身的意境。

    啦啦嗦啦咪来哆

    咪来哆啦嗦啦嗦啦

    嗦啦啦嗦啦啦哆来咪嗦啦

    啦嗦啦咪来哆来

    啦嗦啦咪来哆哆

    ……

    萧索沉寂的凄雨寒风之中,一曲古朴沧桑、豪迈寂寥的琴曲悠然响起。

    这一曲,初听之时似乎十分苍凉悲郁,然后慢慢却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其中的潇洒豪迈、逍遥自得。这一曲,雄浑洒脱而又丰富缠绵,一泻千里而又荡气回肠,豪气万丈而又柔肠寸断。

    以往,每当欧楚阳抑郁难解之时,都会独自静静的听上几遍,纾解心中积郁。此时心中万分郁结,在清韵亭中纵情畅弹,更是畅快淋漓,仿佛陶醉于一幅江湖长卷之中。

    此时天色已亮,原本阴沉沉的天空之上,却是明暗不定,似是随着琴声曲调起伏而风起云涌。

    欧楚阳越弹越快,热血上涌,情不自禁的长啸一声,一吐胸中闷气,然后纵情高歌: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清风笑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