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一八章 艰难险阻

第二一八章 艰难险阻

 
    ……

    欧楚阳见郑智华说的十分诚恳,心中也是一暖,感谢道:“多谢郑掌柜,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定会前来求助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那就好。”郑智华呵呵一笑,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这次还真该感谢那位神秘人物。圣品轩被炸之后,我们天工阁的生意便猛增了七成不止,呵呵。”

    欧楚阳哈哈笑道:“这就叫:好人自然有好报,恶人自有恶人磨。”

    ……

    圣品轩被炸平之后,朴正昌果然沉寂了下来。

    剑材行的生意蒸蒸日上,完全步入了正规。新招的帮工学徒在袁铁柱的带领下,已经熟练掌握各道工序了。一个月一两多银子的奖金,让每个人都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好工作。

    公孙世家还特意调来了三名剑师和九名剑侍,分为三班轮番守卫剑材行,避免再次生不测之祸。

    日子逐渐安稳下来,欧楚阳终于可以心无旁骛的全力冲击剑师境界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足半年,再不突破剑师,他真的没时间再升一级,获取考核资格了。

    ……

    “经过半年的勤学苦练,诸位的提升都很可观,不错不错。”孟平笙带着欣慰的笑容接着说道:“接下来,就将进入最后一个阶段的课程了。”

    四十多名老生面色顿时为之一变,新生们也是心里一紧。上一个阶段一上来,就让大家吐血晕倒。这最后一个阶段,肯定更加难捱。

    “不要紧张,放松心神,紧守灵台一线清明即可。”孟平笙说完,轻轻一拂琴弦。

    琴声响起,一众学生并未感到有何异常,似乎跟单日听琴修炼的时候差不多。

    只听得琴声铮铮,曲调抑扬顿挫,变化无常。时而大弦嘈嘈如急雨,时而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不知不觉间,众人纷纷沉醉琴声之中,不可自拔。

    欧楚阳只觉得周围环境突变,清韵亭、孟平笙、其他诸人统统都不见了。他一个人像是置身于五颜六色光怪6离的时光通道中,急向前飞掠,什么都感觉不到。

    突然,欧楚阳眼前一亮,接着心神大震。

    这……这是故乡!

    我……我回来了?

    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路口的红灯跳着数字,堵着长长的车流。路边的美容美店中传来熟悉的那“感恩的心,感谢有你……”这家店十周年店庆的时候,欧楚阳还趁着促销充了五百块的卡呢。美容美店旁边的那家炸鸡店生意还是那么火爆,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诱人的炸鸡香味……

    没错!这是地球,这是故乡,这里有我的家!

    回家!这个念头一闪,欧楚阳立马跑到路边拦的士,一连三辆都不是空车。欧楚阳等不及了,拔腿就跑,飞快的往前跑。

    跑过前面的一桥,再往右转,就是沿江别墅区,他的家就在那里!

    不过短短两三千米的距离,以欧楚阳现在的体能和度,那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欧楚阳很快跑上了大桥,他的度堪比suV,他已经能从桥上看见他家的房顶了。

    跑……快点跑……接着跑……

    欧楚阳不停的跑,拼命的跑……

    可这桥,为什么总也跑不到头?

    他明明已经过了一辆一辆汽车,一步一步跨出老远,为什么离家还有那么远?

    为什么!

    欧楚阳心中大急,拔剑在手。他要一剑斩开前面莫名的障碍,杀出一条路来,回到他阔别已久的家中,拥抱日夜思念的爸爸妈妈……

    “住手!”突然一声断喝。

    欧楚阳一怔,眼前场景瞬间变化。

    大桥不见了,车流不见了,家也不见了……

    清韵亭……孟平笙……

    孟平笙站在身前,左手握住欧楚阳持剑的手腕,右手拍拍他的肩膀,“醒过来就好了。”

    刚刚那是一场梦?还是幻境?

    为什么眼前的场景,耳边的声音,闻到的味道,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清晰?

    欧楚阳狠狠的甩甩头,冷静下来。他已经意识到刚才的一切都是孟平笙琴声所致,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记忆,或者是他的幻想。

    欧楚阳强压下心中无比的遗憾和惆怅,颓然坐了下来。

    周围的其他学生有小部分也已经醒了过来,都默然坐着黯然神伤。而那些没有醒过来的学生个个脸上一片茫然,神情木然,但眼中神采却连连变幻,不时欢喜,不时悲伤,不时忧愁,不时痛苦……

    孟平笙的琴音真像是拥有魔鬼一般的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

    单日听琴,双日炼心。一眨眼,又是一个月飞逝而过。

    秋风萧瑟,千树落叶,万花凋谢。一场凄风冷雨之后,天地昏暗,山水失色。

    欧楚阳走在阴冷湿滑覆盖着厚厚落叶的泥泞山道上,慢慢攀上山腰,心中也似这清冷的深秋一般,阴郁沉重。

    “听说了吗?王晋退学了。”

    “王晋是谁?”

    “就是那个常年坐在最后一个,从不吭声的小个子。”

    “没什么印象,他为什么退学?”

    “他一直都只是剑侍巅峰境界,应该是觉得没什么希望了。所以与其留在这里,承受巨大的压力,还不如早点放弃,回家去逍遥快活。”

    “长痛不如短痛,早点走人也好。要我说,修为那么差,就该呆在家里,何必跑来书院丢人现眼呢。”

    “嘘——小声点,另一个剑侍巅峰‘高手’来了。”

    “剑侍巅峰有什么好怕……呃……于兄,今日天气不错呀,呵呵。”

    欧楚阳面无表情的越过人群,坐在一块石墩上面,若无其事的闭目修炼。

    “来来来,今天本人坐庄,赌一赌我们之中唯一的那位剑侍巅峰‘高手’几时退学滚蛋。”朴正昌不怀好意的哈哈大笑。

    欧楚阳置若罔闻,心中却阴沉到了极点。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了,书院的考核时间定在三月下旬谷雨之时,距离现在不到四个月了。而他却连剑师入门都没有突破,更别说剑师小成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