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一四章 以彼之道

第二一四章 以彼之道

 
    ……

    “如果你觉得是威胁,那就当我是在威胁你吧。?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欧楚阳说完,转头走开,“这里不欢迎你,请吧。”

    “你以为我稀罕呆在这里?”朴正昌厉声道:“不过,你以为就凭你那点微不足道的力量,便可以威胁我们圣品轩,那你就尽管来试试!”

    “呵呵。”欧楚阳淡淡一笑,却不再看朴正昌一眼,转而邀请温嘉良等人,“感谢诸位同窗前来捧场,在下略备薄酒聊表心意,请。”

    剑神书院这届新老学生一百五十三人,但是除了公孙晏之外,便只有温嘉良和风傲宇等寥寥数人勉强谈得上跟欧楚阳有点交情了。

    所以,天子楼的雅间之中,八人座位的八仙桌便只坐了欧楚阳、公孙晏、温嘉良、风傲宇、陈雅静、唐玉容和交际花乌尔娜这七个人。

    七人刚刚落座,公孙晏正准备敬酒,窗外突然爆出一声炸响。

    公孙晏手一抖,杯中之酒洒了一半。

    “出什么事了?”几人冲到窗边,朝外望去。

    雅间窗户临街,大路对面就是富丽堂皇的圣品轩分号。

    此时,惊诧莫名的路人远远的围着圣品轩分号的大门看热闹。刚刚仿佛是圣品轩门口炸响了一个巨型爆竹,吓人一跳。

    圣品轩内冲出二三十人,当先一名锦袍汉子挺剑在手,怒喝道:“什么人在此撒野?活得不耐烦了么?”

    围观之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答话,也没人看见有人点燃爆竹。

    “这位大爷,有人叫我送一封信给你。”一名七八岁的男童从人群中钻出来,递给持剑锦袍汉子一封书函。

    锦袍汉子皱眉问道,“谁让你送信来的?”

    “我不认识,是个大姐姐。她说我送信过来,你就会给我一两银子赏钱。”男童说完,满眼期待的看着锦袍汉子。

    锦袍汉子随手丢给男童一颗晶石,男童千恩万谢的飞快钻回了人群。

    “午时三刻,踏平圣品轩!负隅顽抗者,后果自负!”歪歪扭扭的十八个字,气得锦袍汉子七窍生烟。

    “鼠辈!既然有胆扬言踏平我圣品轩,为何不敢现身一见?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

    锦袍汉子四周喝骂了一阵,根本无人应声。

    “走!回去正堂等着,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方高人,竟然挑衅我圣品轩!”锦袍汉子一挥手,带着一众手下返回了圣品轩。

    而圣品轩中的客人,听闻此事,纷纷四散而出。不管那封威胁信是真是假,都犯不上趟这浑水,还是远远的围观为妙。

    此时已是午时一刻,还有半个时辰便有好戏上演。闲杂人等越聚越多,围在圣品轩门口等着看热闹。

    “李兄,快来我这里,这个位置不错,看得清楚。”

    “张老弟,还是你机灵,来得够早啊。”

    “这么难得一见的热闹,怎可轻易错过?我连饭都没顾上吃,第一时间就跑来了。”

    “正好,我在路上顺便买了两个炊饼,分你一个垫垫肚子。”

    “那感情好啊,多谢了。”

    “诶,你说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扬言踏平圣品轩?”

    “谁知道呢,莫非是风雨楼,或者是绝杀门?”

    “不至于吧,圣品轩是个商会,和气生财,这么会惹上风雨楼和绝杀门?”

    “和气生财?我看未必吧。难道你忘了八月份那场大火?都说是圣品轩大掌柜朴昌赫的儿子朴正昌干的,那小子可一点都不和气。”

    “照你这么说,今天这事是冲着朴正昌来的咯?”

    “我估计,十有**是公孙家要来报仇了。”

    “公孙家?现在的公孙家被天罡门压制得死死的,他们哪里还敢招惹圣品轩?”

    “说的也是……那搞不好就是某人整蛊的一场恶作剧,吓唬吓唬朴正昌吧。”

    “很有可能,搞不好咱们今天是要白等一场喽。”

    “管他呢,这种事情,宁可白等,也绝不能错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嗯嗯嗯……这炊饼真香,可是越吃越饿啊……”

    “先忍着点,等看完了好戏,兄弟请你喝酒去。”

    “中!喝一壶小酒,下午再去园子里听一回小曲,今天也算是没有虚度呀,哈哈!”

    ……

    天子楼上,雅间中,欧楚阳等人回到座位上。

    风傲宇玩味的看着欧楚阳,问道:“欧楚阳,你今天是请我们来喝酒的,还是请我们来看戏的?”

    “当然是为了庆贺剑材行重新开张,专程请大家好好喝一杯的。”欧楚阳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风兄该不会是以为外面那档子事是我安排的吧。”

    不仅仅是风傲宇、温嘉良、乌尔娜等五人,就连公孙晏也狐疑的看着欧楚阳,好像这事不是他干的,那就有鬼了。

    “你们……”欧楚阳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我就算要对付朴正昌,也不会去招惹整个圣品轩吧。就算要招惹圣品轩,我也不会挑今天这个开张吉日吧。再说,你们觉得我有那个实力踏平这圣品轩分号吗?”

    “欧兄说不是,那定然不是。”公孙晏打着圆场,团团敬酒道:“来来来,为了聊表谢意,我先干为敬。”

    风傲宇一杯酒入喉,脸色更加红润了几分。看得身边的唐玉容一阵迷醉,要是旁边没有别人的话,搞不好就直接扑上去了。

    “你的行事作风,不能以常理度之。对于别人来说,越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越有可能干得出来。”风傲宇目光灼灼的看着欧楚阳,似乎要把他看个内外通透。

    欧楚阳捋捋头,无奈的笑道:“风兄真是把我看得太高了。我出身微寒,天赋平平,哪有你说的那么离奇。”

    “出身、天赋都只是表面上的东西。”温嘉良站到了风傲宇那边,“欧兄在燕州的光辉事迹,需要我再说一遍么?”

    欧楚阳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些许小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什么光辉事迹?说来听听。”唐玉容却满心好奇的追问道。

    “反正也是饮酒闲谈,正好听少堡主说些有趣的事情。”风傲宇对欧楚阳越来越有兴趣,正好借机了解一下欧楚阳的过往经历。

    “这些事情,整个燕州都知道,也不是什么隐秘之事,我就从头说起吧。”温嘉良不疾不徐的娓娓说道:“话说,前年八月的时候,燕南天海阁的大公子吴彦昭带回两位客人。这便是欧兄和他一路守护的慕家大小姐慕婉晴了……”

    温嘉良口才不错,像说书先生一样,说起了吴彦昭贪图慕婉晴美女,欲借天海一线间除掉欧楚阳的事情。正说到欧楚阳背着慕婉晴进入天海一线间时,他却停了下来,慢条斯理的品了一口美酒。

    唐玉容正听到紧要关头,哪里容得温嘉良慢慢吊胃口,连声催促,“然后呢,怎么样了?你快说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