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一二章 天灾人祸

第二一二章 天灾人祸

 
    ……

    “你是说……”公孙晏猛然醒悟过来。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没错。”欧楚阳眼中精光一闪,“定然是有人纵火!”

    “确实极有可能。”公孙晏连连点头,接着说道:“剑材行中除了你我,就剩诚叔和这位小兄弟了,你我和诚叔都可以排除嫌疑。”

    那年轻帮工一听,赶紧分辨道:“小人冤枉啊!自从来了公孙铸剑行,大伙儿都乐得开了花。小人还打算好好干几年,赚上几百两银子回去娶翠花过门呢。小人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啊……”

    公孙晏审视着他,厉声说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倘若有人以重金唆使你纵火,你便不用辛苦几年,立时可以回去娶上媳妇儿过上好日子了。对不对?”

    “冤枉啊!”年轻帮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告道:“小人与铁牛哥情同兄弟,就算小人猪油蒙了心,也不会将他一起害死。还请公子明鉴呐!”

    “你起来吧,纵火之人不是你。”欧楚阳劝慰道:“若是被人收买纵火行凶,大可趁乱逃走。反正如此迅猛的火势必然将人烧得面目全非,完全分不清谁是谁,根本无从清查。昨晚火起之后,你一直在奋力扑火救人。所以我可以肯定,你必然不是纵火之人。”

    “多谢欧师傅还小人一个清白。”年轻帮工磕了个头,站起身来。

    欧楚阳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帮工躬身答道:“小人叫袁铁柱,跟铁牛哥是同乡。”

    欧楚阳拿出一颗赤晶给他,“这是一百两,你拿去找间客栈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回乡娶妻生子,好好过活吧。”

    “不!”袁铁柱突然挺起胸膛,毅然说道:“我要先将铁牛哥和大伙儿好好安葬,还要亲眼看着欧师傅抓到真凶,为铁牛哥和大伙儿报仇!如果欧师傅和公子重建剑材行,小人还要留下来继续效力。”

    “好!小小年纪,忠义可嘉。”欧楚阳颌赞道,“这一百两就算是我和公子给你的抚恤。铁牛他们的抚恤金,待会儿让诚叔拿给你,你托人给他们捎回家里去吧。”

    “多谢欧师傅,多谢公子。”袁铁柱连连鞠躬拜谢,然后转身走向青烟袅袅的废墟,“我先去安葬铁牛哥他们。”

    安排了公孙诚去处理善后之事,公孙晏推测道:“这事十有**是朴正昌所为。”

    “不是十有**,而是百分之百。”欧楚阳眼中寒光四射,“这个丧心病狂的混账东西,我必定替老天爷收了他!”

    “不要冲动!”公孙晏连忙阻拦道:“书院铁规在此,朴正昌不敢出手对付你我。我们也犯不着因为他而触怒书院。”

    “你放心,现在还没到取他狗命的时候。”欧楚阳寒声道:“但是,死罪暂且记上,活罪不可轻饶!若是让他活蹦乱跳的逍遥快活,怎么对得起这几十条人命?”

    “你准备怎么做?”公孙晏仍然十分担心。欧楚阳怒的样子让他也不禁有些胆战心惊。害怕他一时冲动,酿成大祸。

    “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这事你不要插手,安心做好善后重建的事吧。”欧楚阳说完,转身离去。

    ……

    这一场大火,烧掉了三十多家店铺和民居。烧死四十三人,伤者无数,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千万之巨。是剑神书院和大学城百年以来最惨烈的一场灾难。

    第二天上课之前,学生们也议论纷纷:

    “昨晚那场大火可真够猛的,半边天都烧红了。”

    “可不是吗?听说死伤数百,真惨呐。”

    “幸亏书院先生及时出手,一剑斩灭大火。要不然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听说,火灾的源头是公孙剑材行,你猜会不会是……”

    “嘘——有些话,放在心里就行了,小心祸从口出。”

    ……

    欧楚阳闭着眼睛盘膝打坐,完全不受影响,好像那场火灾只是单纯的一条新闻,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唉!有些人侥幸赢了一笔横财,却无福消受,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惜呀可惜……”朴正昌摇头晃脑的故意从欧楚阳面前经过。

    杨曼柔跟在后面阴阳怪调的说道:“也许是某些人的行径惹得天怒人怨,这才引了天灾**吧。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呢?”

    “报应?”欧楚阳倏然睁眼,起身怒视杨曼柔,“几十条无辜的性命死不瞑目,几十道亡魂此刻就在你们头顶上阴魂不散。你们迟早会知道,什么叫报应!”

    杨曼柔脸上一白,连退几步,惶然道:“你……你血口喷人,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谁有关系,跟谁没关系,你我心里有数。”欧楚阳肃然指天,“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就给我等好了吧。”

    “欧楚阳你这是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昨天的大火是我放的一样。”朴正昌犹自辩解着,“你可不能随便诬赖好人啊。”

    “滚!”欧楚阳怒斥一声,懒得再废话。

    “你……”朴正昌小眼一瞪,怒气上涌。

    “算了算了,人家刚刚被烧掉了两间铺子,几十上百万化为灰灰。今天就别跟他计较了。”杨曼柔及时劝开了朴正昌,免得他白白挨揍。

    火灾给欧楚阳造成的损失确实不小,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凡火根本无法烧毁矿石、云纹钢、乌钢、熔炉这些金属制品,基本上都完好的保存了下来。损失最大的就是两间铺子、木质的剑鞘剑柄材料和一批剑眼宝石。

    这些身外之物都是其次,真正让欧楚阳恨意难消的是那四十三条无辜的性命,尤其是铁牛他们。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们忠心耿耿,踏实肯干,都已经成为了欧楚阳的得力助手。最终,却无辜葬身火海之中。

    这个仇,欧楚阳必定要报。那些丧尽天良视人命如草芥的渣滓,欧楚阳绝不会放过。

    ……

    “火灾的事情,想必诸位都听说了。”上课前,孟平笙肃然说道:“我再提醒你们最后一次:书院铁规,触之必死,你们好自为之。”

    欧楚阳静下心来,安心听琴修炼,一点儿暴力倾向都没有表现出来。报仇是重要,但不能把自己给搭进去。

    丹田气海随着孟平笙的琴声潮起潮落,同时还在缓慢往外扩展。这是好事,但是欧楚阳却心急如焚,甚至起了中断课程,专心突破再说的念头。

    可是欧楚阳心里也清楚,这是别人求之不得的大好机会。丹田气海持续拓展,意味着根基越坚实。一旦突破,那实力绝对强悍得可怕。

    唉……欧楚阳进退两难,实在难以抉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