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零六章 对赌争胜(一)

第二零六章 对赌争胜(一)

 
    ……

    欧楚阳答道:“明天,让你们的冶炼大师裘绍辉跟我比试一场,谁熔炼的云纹钢品质更高,就算谁赢。?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好!”朴正昌迫不及待的一口答应,接着问道:“赢了怎么说,输了又怎么说?”

    “我们就以铺子为注。”欧楚阳答道:“你赢了,公孙剑材行连铺子带伙计,加上所有存货都归你;我赢了,圣品轩剑材行的一切都归我。”

    “好!公平公正,谁也不吃亏。”朴正昌喜形于色,连忙答应下来,生怕欧楚阳反悔,“明天正好书院放假,咱们辰时三刻就在此一决胜负。”

    “可以。”欧楚阳点头同意。

    “空口无凭,咱们立字为据。”朴正昌还生怕欧楚阳耍赖,写下赌约,签字画押之后,才放心大笑,“欧楚阳,你这是要把铺子白送给我呀。不过我是不会感谢你的,你欠我的,远远不止如此。”

    有些人,就是认为全世界都欠他的。欧楚**本懒得跟朴正昌废话,呵呵一笑,打了他们一群人。

    等到朴正昌等人走远,公孙诚立刻皱眉问道:“欧师傅,您这是……”

    “我觉得是时候做个了断了。”欧楚阳说道:“我和那裘绍辉熔炼云纹钢,都能达到92%的纯度,明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哎呀!欧师傅你……”公孙诚急得连连跺脚,“你难道真以为92%就是裘绍辉的极限了吗?”

    公孙晏也托着下巴,凝重的说道:“对于冶炼大师来说,手里一定还有压箱底的绝招。大规模量产的时候不会使用,但是对赌输赢一争胜负的时候,肯定会使出来。裘绍辉熔炼的云纹钢,最高纯度绝对不止92%!”

    欧楚阳听完,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是有些莽撞了。”

    “唉!以整个铺子为赌注……欧师傅也该提前跟我们商量一下才是啊。年轻人还是太冲动了一点……”公孙诚忍不住埋怨了两句,“算了算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诚叔!”公孙晏冷然断喝一声,第一次让欧楚阳见到他豪门贵公子的气势。

    公孙诚也是第一次见到一贯和和气气的公子怒,心里一惊,赶紧低头赔罪,“公子息怒……是我多嘴了,还请欧师傅见谅。”

    “诚叔说的没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对手。这次是我有点草率了。”欧楚阳坦然说道,又拿出那张百万汇票,递给公孙晏,“此事完全因我而起,一切后果,就由我一力承担吧。”

    “欧兄你这说的什么话?你是瞧不起我,还是不把我当朋友?这店子是我们共同创办的,不管什么事情,自当一起应对。”公孙晏作色道:“你不把这钱收回去,那咱们就只好分道扬镳,各走各路了。”

    “呃……好吧……”欧楚阳讪讪的收回了汇票,呵呵一笑,“那明天咱们就一起见识见识裘绍辉压箱底的本事吧。”

    “怕他何来?”公孙晏眉毛一扬,接着又小声问道:“欧兄你先给我透个底,明天较技,有几成胜算?”

    欧楚阳沉吟片刻,道:“一半一半吧。”

    公孙晏哈哈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公孙诚却是心里一惊,这欧楚阳明知裘绍辉留有绝招,竟然还能掌握五成胜算……难道他早已有了对策?这年轻人真叫人看不透啊……

    ……

    今天,书院放假,本该是学生们自行修炼或者休息放松的日子。但一大早,成群结队的学生便走出书院大门,往公孙剑材行赶去,众人边走边议论。

    “欧楚阳与朴正昌请来的冶炼大师裘绍辉一决高下,这种热闹平时可难得一见。”

    “没错,高手剑决到是看过不少,可冶炼师对决赌胜却是稀罕得很。”

    “话说那欧楚阳只是个冶炼师,却要向冶炼大师起挑战,真是莫名其妙啊。”

    “那小子总是出人意表,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这次是吃错什么药了。”

    “我看他是昏了头了,如果他真有那么厉害,怎么可能穷得连学费都交不起?”

    “谁知道呢?反正咱们只管看戏,谁赢谁输都跟咱们没关系。”

    ……

    温嘉良带着陈雅静,跟风傲宇、唐玉容两人一起走在路上。

    风傲宇轻轻摇着一柄无字无画的纯白折扇,随口问道:“温少堡主跟那欧楚阳是旧识,你觉得今天这事结局如何?”

    温嘉良沉吟片刻,肯定的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欧楚阳赢定了。”

    “哦?”风傲宇惊讶的问道:“他一个冶炼师挑战冶炼大师,赢面并不高吧。温少堡主为何对他如此看好?”

    “我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温嘉良想了想,又说道:“只是他以往每次与人对决,不管是何对手,是何情况,最后赢的总是他。”

    “是吗?”风傲宇再次震惊,他想起自己与欧楚阳的那次比剑,确实大大出乎意料。

    “有点意思,看来今天这场较量,比我想象的要精彩得多了。”风傲宇牵起唐玉容,加快了脚步,“咱们走快一点,抢在前头占个好位置。”

    温嘉良跟了上去,暗暗一笑:你风傲宇隐隐是本届第一高手,谁还敢跟你抢位子不成?

    ……

    辰时二刻,该到的人基本都到了。上百名书院学生和数百围观路人将公孙剑材行和圣品轩剑材行围了个水泄不通。

    朴正昌为了让自己的胜利更加无可争议,还特意请了四大高手前来做个见证。除了孤傲冷漠的乾锦之外,其他三人都到了。

    “尹少主与我关系比较亲近,为了避嫌,就请风兄、宋兄分别监督两家的冶炼过程吧。”朴正昌还摆出一副十分公平公正的姿态。

    “如此,我等就不多谦让了。”宋俊彦呵呵一笑,问向风傲宇,“这两家铺子,不知风兄准备监督哪一家?”

    风傲宇对欧楚阳越来越好奇,自然选了公孙剑材行。宋俊彦倒是无所谓,便负责监督圣品轩剑材行。其实这个监督简单得很,只要保证双方拿出来一决高下的剑材是刚从熔炉中熔炼出来的就行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胜任。

    辰时三刻一到,欧楚阳和裘绍辉同时出现在自家店铺门口。

    裘绍辉年近六旬,干瘦干瘦的一个小老头,毫不起眼。

    欧楚阳则一袭雪白箭袖轻衫,长身玉立,俊朗不凡。

    两厢一比较,至少欧楚阳在形象分上便先占了绝对的优势。虽然冶炼剑材并不是才艺表演,与形象好坏毫不相干。但场外诸多不明真相围观少女的喝彩声倒是替公孙剑材行壮了几分声威。

    开场前,双方十分客气的互相行礼。

    裘绍辉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像前辈教训晚辈一般,傲然道:“虽说后生可畏,但年轻人也不能太沉不住气了。岂不闻:姜还是老的辣,你莫非以为我技止于此?”

    欧楚阳淡然一笑,道:“大江后浪推前浪,老师傅技艺究竟如何,马上便见分晓。”

    朴正昌迫不及待的大喊一声,“冶炼决胜,开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