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零五章 生意难做

第二零五章 生意难做

 
    ……

    第一次教了一招、第二次教了三招、第三次教了五招、第四次教了七招……欧楚阳先后教了慕容盛和钱俊贤两人同样的十六招,总共从他俩手里榨取了八百万巨款。?八?一中文网?  W?W?W㈧.?8㈠1?Z?W㈠.?COM

    这让他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土豪们的钱真好赚啊……八百万到手,今年的修炼和明年的学费就都有着落了。唯一忧心的事情,就是迟迟不能晋级剑师,年终考核的资格还真是个大问题呀……

    欧楚阳所学的擒拿格斗术总共有三十二招,但他只教了慕容盛和钱俊贤两人一半。教会徒弟,打死师傅的蠢事,欧楚阳才不会干呢。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对于生意人来说,无人上门的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没有顾客就没有生意,没有生意就没有盈利,没有盈利就是亏本。

    店租、人工、伙食……每一天都流水似的消耗着银钱。每天早上一睁眼都期待着状况有所改善,而每天闭上眼睛躺在床上,都纠结着今天又亏了多少……

    公孙诚负手立于铺子门口,看着隔壁圣品轩剑材行川流不息的客流,黯然神伤。一个多月下来,他的白头都多了几根。

    虽然生意惨谈的原因不在他身上,但是作为大公子亲自请来的掌柜,他却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不管怎么说,如果剑材行经营失败的话,他觉得自己也难辞其咎。

    公孙诚不止一次的向公孙晏进言,希望公孙晏前去劝说欧楚阳,尽早加入天工阁,破解眼前的困局。但公孙晏却无动于衷,似乎对欧楚阳有着一种盲目的信心,认为他一定能够想到办法渡过这个难关。

    后院的帮工学徒们也一个个垂头丧气,无精打采。前面没有客流,没有销量,库房里都堆满了熔炼好的剑材。他们现在也无事可做,只能七七八八懒懒散散的坐在后院里从早到晚的闲扯。

    一名山羊胡子中年帮工吧嗒了一口旱烟,忧心忡忡的说道:“这样下去,可不是个事啊。依我看,这铺子很快就要关张了。我们可得提前找好下家才行啊。”

    另一名帮工搭腔道:“唉!说的是啊。好不容易遇到一家好铺子好东家,没想到这才两个月,就要熄火了。”

    “都怪隔壁那圣品轩,宁可做亏本买卖,也不让我们好过,实在太霸道了。”

    “做生意本来就是这样,既然要竞争,就得把对手彻底整趴下才能收手。”

    山羊胡子磕了磕烟灰,试探着说道:“诶,听说圣品轩正在招收冶炼学徒,咱们要不要去试试?”

    一名精赤着上身的络腮胡子大汉腾的一下站起来,怒道:“狗屁!东家对咱们这么好,咱们现在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还要跑去对头那边,那咱们还算是个人吗?你特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出些馊主意。”

    山羊胡子脸上一红,讪讪说道:“这个……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铁牛你用不着这么认真嘛……”

    外号铁牛的络腮胡子大汉决然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一定会站在东家这一边,坚持到最后关头。如果实在不行了,再找别家不迟。不过,圣品轩我是肯定不会去的。”

    “我赞成!铁牛哥,是走是留,我都跟你一起!”

    ……

    公孙诚正坐在大堂里,端着一碗茶水出神,思索着改善现状的办法。

    “大白天的,鬼影子都没一个,人呢?”一群人咋咋呼呼的闯了进来。

    公孙诚一惊,赶紧起身相迎,见到当先一人正是死对头朴正昌,面色也不禁一变。

    “请问朴公子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朴正昌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嘿嘿笑道:“今天我来,是打算帮你家公子一个忙。再怎么说,大家同窗一场,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嘛。”

    “哦?”公孙诚虽然明知朴正昌不会有什么好心,但还是礼貌的吩咐伙计奉茶,“朴公子有事坐下慢慢说吧。”

    “坐就不用坐了,我没那么多闲功夫。”朴正昌得意洋洋的说道:“你看你们公孙剑材行也开不下去了,不如转手给我吧。”

    公孙诚脸上怒色一闪而过,淡然说道:“这事我可做不了主,朴公子还是直接去找我家公子谈吧。”

    朴正昌嘿笑道:“我哪有空去找他?你转告他一声:如果他不想越亏越多,就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赶紧来找我吧。”

    杨曼柔在一边帮腔道:“朴公子可是一番好意哦。你们趁早转手,也能少亏点本钱。他们圣品轩剑材行把这铺子接下来,也正好扩大规模。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何必苦苦支撑着劳命伤财呢?”

    “二位的话,我会转告我家公子的。二位慢走不送。”公孙诚虽然一肚子憋屈,但还是礼貌的端茶送客。

    “不急不急,难得亲自来一趟,我好好看看。”朴正昌背起手来,踱着方步,转来转去,指指点点,“这些货架档次太低,到时候全都换掉。”

    朴正昌一副马上就要接手入主的架势,身边一名随从很配合的跟在身边,拿纸笔记录着他的“整改意见”。

    公孙诚再也无法忍耐,拂袖道:“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朴公子这就请吧,我们还要做生意。”

    “他说什么?”朴正昌装腔作势惊讶的问道:“我没听错吧,他说他要做生意?”

    “哈哈哈哈!”一群不之客放肆之极的大笑不止。

    “你……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公孙诚气得直哆嗦。

    “我就欺人太甚了,怎么着?”朴正昌冷哼一声,“你能把我怎么样?”

    “几天没挨揍,皮痒了是吧!”一道冰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欧楚阳和公孙晏走进来,冷冷的看着朴正昌等人。

    “你……你来得正好,我的话已经对你们掌柜的说过的。你自己问他,我懒得重复。”朴正昌的气焰顿时削弱了几分。他还真怕欧楚阳跟他动手,被孟平笙警告过之后,他不敢用剑,徒手搏斗只有挨打的份。

    公孙诚上前将朴正昌要接手铺子的事情告诉了欧楚阳和公孙晏。

    欧楚阳似笑非笑的看着朴正昌,“你是不是觉得凭着冶炼大师裘绍辉,就吃定了我?”

    “这还用说吗?”杨曼柔替朴正昌说道:“你一个冶炼师,根本没法跟冶炼大师相提并论。再这么耗下去,谁也没有好处。长痛不如短痛,你们早点做个了解,对大家都好。”

    “早做了断么?说的也确实有几分道理。”欧楚阳点了点头,看向朴正昌,“你敢不敢跟我赌一场?”

    “赌就赌,怕你么?”朴正昌咬牙问道:“怎么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