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零四章 连教三招

第二零四章 连教三招

 
    ……

    欧楚阳长身而起,伸指一捋额角长,“我只是想试试,凭我自己的力量,能不能胜得了这一场,闯过这一关。?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郑智华肃然起敬,起身拱手道:“欧师傅心高志远,令人叹服。想必你这一身本事,得之也非偶然呐。”

    公孙晏默然不语,心中大为触动。他接触欧楚阳越多,便越深刻的感受到自己和他真正的差距。

    公孙诚看了看公孙晏,又看了看欧楚阳,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仿佛自家公子与欧楚阳结交,沾光的不是欧楚阳,反而是公孙晏。

    ……

    “嘭!”“轰隆隆!”惊雷一般的巨响带着隆隆回声连绵不绝。

    欧楚阳自掏腰包,砸下数十万巨款,将城中各大店铺中仅存的一些琉光焱晶现货席卷一空。他就不信,炸不出个所以然来!

    ……

    第二天上课前,朴正昌得意洋洋的走到欧楚阳面前,装模作样的问道:“欧楚阳,你们店里的生意还挺红火的吧?”

    欧楚阳一脸淡然的答道:“托你的福,还过得去。”

    花枝招展的杨曼柔阴阳怪调的说道:“刚刚从你们公孙剑材行门前经过,看见你们店里的伙计正在门口捉麻雀呢,你们店里的伙食看起来还确实挺不错的呢。”

    “哈哈哈!”朴正昌张狂的大笑道:“我想起了一个成语,无米下锅,何不食雀?”

    “呵呵。”欧楚阳不冷不热的笑了笑,闭上眼睛静心修炼,再不理睬。

    公孙晏坐在旁边,也不做声。奇怪的是,今天他既没感到窘迫,也不觉得愤懑,好像朴正昌和杨曼柔的羞辱完全不能扰乱他的心境。

    旁边一些学生却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早日今日,何必当初?当时把朴正昌一顿胖揍,现在知道后悔也来不及了。”

    “就是,朴正昌这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得罪了他,这四年都没好日子过。”

    “我看呐,他们那公孙剑材行也离关张不久了。搞剑材生意,哪里是圣品轩的对手?”

    “趁早关门大吉,还能少亏点本钱。不然,干耗下去,可有得受的了。”

    “所以啊,人还是得学会明哲保身,低调行事。自己没那个实力,就别去招惹不该惹的人。不然,最后倒霉的还不是自己?”

    “一群废物!”乾锦坐在前排,头也不回的甩下一句话。议论之声顿时戛然而止。

    ……

    今天是双日,一百五十三名学生整齐坐好,如临大敌的等着孟平笙前来飙。不少人甚至事先服下了内伤丹药,做好的吐血昏倒的准备。

    果不其然,孟平笙“铮铮铮!”一拂琴弦。

    一排学生应声而倒,干净利落。

    欧楚阳也再遭重击,丹田中的金色气海激起万丈狂涛,汹涌不息。欧楚阳心惊不已,如果孟平笙全力出手的话,他的气海只怕会倒卷而出,撑爆肉身。

    “有点进步。”孟平笙给出这么一个评价,便洒然而去。除了紧紧跟上的秦惜雯,其他人都老老实实坐在地上,调息养伤。

    等到众人逐渐散去之后,慕容盛再次拉住了欧楚阳,紧张的问道:“那招‘罗汉折枝’你是不是教给钱俊贤了?”

    欧楚阳坦然答道:“对啊,我还教了他破解之法。”

    “你……你教了我又教他,那我岂不是白学了?”慕容盛一脸不爽。

    “他给了我一百万,指明要学那招,我又有什么办法?”欧楚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的铺子天天在亏本,你又不是不知道情况。”

    “吗的!”慕容盛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也不知道他骂的是钱俊贤还是朴正昌,或者是黑心奸教师欧楚阳……

    但是骂归骂,该学的还得继续学。他现在完全跟钱俊贤卯上了。这一次决斗不仅仅是在斗拳斗武力,也是在斗富斗气魄。谁要是撑不住,便彻底丧失了追求赵艺涵的机会。

    “一百万,拿去!”慕容盛给了钱,立刻吩咐道:“把‘罗汉折枝’的破解之法交给我,再教我一个新的绝招。”

    “得嘞!”欧楚阳欣然允诺,就差补上一句:“客官,您慢用”了……

    欧楚阳教了两遍‘罗汉折枝’的破解之法,便又教了慕容盛一招‘金丝缠腕’。

    “对方伸手抓握我手腕。我左腿在前,左手由上向下扣握住对方右手,同时右手变掌,掌外沿紧靠对方右手腕。然后右掌外沿切压对方右手腕部,右手指由下而上反向缠握对方右手腕,以两手合力向下扣压对方手腕。擒拿手有很多招数都是专攻手腕的,这一招便可破数招,十分好使。”

    “嗯,确实妙用无穷。”慕容盛也是使剑的高手,触类旁通,很快体会到这招的厉害。不过他也学乖了,大致掌握了练法之后,又问道:“破解之法呢?”

    “好好好,一并教给你吧。”欧楚阳也不想敲诈得太狠,“对方欲以‘金丝缠腕’拿我右手腕。我左腿在前,右臂屈肘上提,即可解脱对方的缠腕动作。左手按于对方肘部,右手用力向外拧转对方右手臂并向后拉,左手向下按压对方右肘部,便可制住对方。”

    “嗯,我记住了。”

    “那就回去好好练吧,每一招每一式,不练上几百上千遍,都是花架子。”欧楚阳说完就准备走人。

    “欧楚阳,你不觉得一百万教一招,实在太黑了吗?”慕容盛冷笑道:“等你把招式教完,我和钱俊贤的钱只怕就都到你口袋中去了吧。”

    欧楚阳讪讪笑道:“贪多嚼不烂,我是怕你们一次学太多,招式之间互相干扰影响,反而坏事。”

    慕容盛傲然道:“我练剑多年,剑招学了数百,不会那么容易就昏了头。你但教无妨,受不受影响我自然有数。”

    “那好吧,再教你两招。”欧楚阳十分配合的又教了‘顺水推舟’和‘搬山卸甲’两招。

    “这两招都是你上次对付朴正昌用过的吧,很不错。”慕容盛比划着‘搬山卸甲’过肩摔的动作,十分满意。如果能像欧楚阳那样潇洒的一把将钱俊贤砸在地上,这钱就算花得不冤枉了。

    “那是,这可是我压箱底的绝招了。你慢慢练着,我很看好你哟。”

    欧楚阳再次满载而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