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九九章 琴音似剑

第一九九章 琴音似剑

 
    ……

    “上当?慕容盛有必要骗我吗?”其实欧楚阳自己心里也觉得有点不靠谱,慕容盛答应得实在太爽快了。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

    公孙晏解释道:“慕容盛也不是存心骗你,他肯定会在家族里提起这事。但是成与不成,实在难说。”

    “你也知道慕浩然被赶出慕容世家的事情?”欧楚阳问道。

    “当年,慕容浩天被誉为宁州第一天才,我虽然年纪不大,也略有耳闻。”公孙晏接着说道:“后来,在兄弟切磋之中,慕容浩天右手被废,更是天下震惊。所有人都知道,必然是慕浩然下了狠手。”

    欧楚阳点了点头,剑术练到他们这个境界,就算在切磋中失手,也最多只是皮外伤,绝不可能直接废掉一只手。慕浩然被赶出家族,九成九不是被冤枉的。如果他不是嫡亲子弟,只怕还不仅仅是赶出家族这么轻松。

    公孙晏接着说道:“当时慕容家主慕容恪雷霆大怒,当众将慕浩然从家谱中除名,并誓永远不许慕浩然踏进慕容世家一步。你想想,这么严重的事情,慕容盛轻描淡写一句话就能摆平吗?何况,他爹慕容浩南有四个儿子,他慕容盛排在最末,并不是最有希望被列为家族继承人的一个。”

    欧楚阳听得一颗心直往下沉。慕容盛骗他事小,慕婉晴漂泊无依事大啊……

    “而且,赵家家主赵元清只有一子一女。就算慕容盛成功与赵家联姻,搞不好也会入赘赵家。这样的话,他在慕容世家就算是半个外人了,哪还有什么言权。”公孙晏又补上一句,彻底断绝了欧楚阳的念想。

    “吗的,慕容盛这小子竟敢跟我玩阴的。”欧楚阳一脸不平之色。

    “他当然想得明白。”公孙晏笑道:“就算到时候他没能帮你办妥慕浩然重回家族之事,你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彻底跟他翻脸吧。最多好言好语陪个罪,再赔上个百八十万晶石,这事还不就过去了?而他到时候脚踩钱俊贤,抱得美人归,岂不快哉?”

    “想得美!”欧楚阳冷笑一声,“想把我当二愣子耍,那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他想白学我的功夫去对付钱俊贤,我就不会利用钱俊贤反过来对付他么,嘿嘿嘿……”

    公孙晏好像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没错,你如此这般……”欧楚阳对公孙晏耳语一番。

    “欧兄此计甚妙!”公孙晏竖起拇指赞了一声,“那我这便去了。”

    ……

    今天是双日,又到了炼心之时。不过,经过一个月的磨炼,众人对于那魔音一般的琴声已经逐渐适应,不再如起初之时那般恐惧,沉沦其中的时间也基本都缩短在一个时辰之内。

    五月初,仲夏时节。山花烂漫,百鸟齐鸣。迎着灿烂的朝晖,穿梭于绿树红花之间,令人格外的神清气爽。

    欧楚阳还是在他的固定时间来到清韵亭,安坐修炼。

    山道上传来风傲宇朗朗笑声,这说明人基本上到齐了,很快就要开始上课。

    欧楚阳停止修炼,朝山道上望了一眼。风傲宇左手牵着唐玉容,右边却跟着温嘉良。

    温嘉良跟风傲宇已经把关系搞得这么好了吗?

    风傲宇的背景,谁都不清楚。温嘉良刻意拉近跟他的关系,有何目的?

    欧楚阳很快抛开了这些问题。风傲宇跟他不是很对路,温嘉良跟他敌友难辨,他们的事情,没必要多想。

    孟平笙带着一道清光从山下飞来,凌空一个潇洒转身,折入清韵亭中。

    “见过孟先生。”学生们纷纷起立鞠躬见礼。

    “都坐吧。”孟平笙挥挥手,在清韵亭中来回踱着方步,缓缓说道:“不知不觉已有一月,诸位进境都很快,我心甚慰。看来,似乎可以开始下一阶段了。”

    “孟先生,现在还为时尚早吧,去年都是第三个月才开始……”有一名老生担忧的说道:“现在就开始,只怕大伙儿吃不消啊。”

    “今年的新生素质不错,比往年都要强一点,我才产生了把课程提前的想法。”孟平笙思忖道:“不过你的担忧也不无道理,课程提前也有不小的风险。”

    孟平笙思前想后还是没有拿定主意,便十分民主的把决定权交给了学生们,“课程提前,可能会增加通过考核的机会。但是,也可能因此受伤。是否提前,还是由你们自己决定吧。”

    学生们一听这话,当即展开了热烈的议论。

    “虽然可能会增加一点通过考核的几率,但是如果因此而受伤,肯定会耽误课程,只怕得不偿失啊。”

    “有利就有弊,两全其美的事情哪有那么多呢。”

    “我觉得还是稳妥一点的好,急功近利往往适得其反。”

    ……

    学生们七嘴八舌,各持己见,一时也没个定论。

    坐在最前面的乾锦突然站起来,回身冷冷一笑,“学剑之道,本身就是险中求胜。想要稳妥?回家带孩子最稳妥了。”

    “乾兄此话不错。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那就真没必要呆在剑神书院丢人现眼了。”一名铁塔般的黑脸汉子附和道。

    这黑脸汉子是来自巨剑门的蒋鼎琨,欧楚阳对他印象很深,不仅是因为他身形健壮如黑熊,更是因为他扛在肩上那柄几乎与人一般高的巨剑。

    乾锦和蒋鼎琨这么一说,再也没人出声反对了。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名门子弟,谁也不愿当众认怂。

    “既然诸位都有勇气,想要挑战一下,那就试试吧。”孟平笙一抖袍袖,飘身坐上石台,取出紫檀古琴,郑重说道:“催剑气,护住心脉,全神贯注,紧守心神。”

    众多学生个个面露惴惴之色,按照孟平笙的吩咐,严阵以待。

    “准备了!”孟平笙清喝一声,右手带着重重残影急拂过琴弦。

    “铮铮铮铮铮!”一串金戈之声骤然响彻天地!

    “噗!”十几名学生喷出一口血雾,栽倒在地。

    欧楚阳只觉得有一柄无形巨剑从天空之中猛然斩下,虽未及体,但剧烈的冲击之势让他眼前一黑,气血翻涌,剑气紊乱,难受至极,几乎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