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九六章 男男女女

第一九六章 男男女女

 
    ……

    沉香木的八仙桌上,正好坐了五男三女八个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尹天泽今日宴请乌尔娜,特意请了杨曼柔和赵艺涵两位女宾作陪。赵艺涵是宁州赵家二小姐,跟着她一起来的是宁州慕容世家四公子慕容盛和宁州钱家大公子钱俊贤。

    其他两人就是朴正昌和永乐会乾锦了。

    “尹少主盛情相邀,不胜荣幸。”乌尔娜伸出芊芊玉指拈起酒杯,对尹天泽盈盈一笑,“不过,出门之时正好遇见乾兄,便自作主张邀他同来,还望尹少主勿怪。”

    “不怪不怪。”尹天泽哈哈一笑,“我与乾兄虽然相识多年,但却一直未有深交,今日正好借此机会,亲近亲近。”

    尹天泽说着举起杯子,“乾兄,请。”

    “请。”乾锦淡淡的应了一声。

    “来来来,今日在座,都是一方英杰。大家请共饮此杯。”朴正昌帮着尹天泽活跃气氛。

    “请。”

    “请。”

    “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尹天泽忽然单刀直入的问道:“不知道乌尔娜你在原州,可曾婚配?”

    乌尔娜浅浅一笑,换了一个坐姿,凸显出身侧曼妙的性-感-弧-线,娓娓说道:“原州土地贫瘠,也没什么英雄人物,所以……我这次来剑神书院,除了想要见识见识天下年轻俊杰,更是打算借此机会觅得一段良缘呢。”

    来自大草原的乌尔娜性-感-火-辣,言语之间也毫不避讳。这让她对面的大家闺秀赵二小姐很不习惯。

    “如此甚好,哈哈哈!”尹天泽大笑三声,“我看,乌尔娜你也不用苦苦寻觅了。你的最佳归宿就在此桌上。”

    “哦?”乌尔娜眼波一转,“尹少主今日是要为我做媒么?”

    “做媒的事情还是交我给来吧。”杨曼柔伸指遥遥一点尹天泽,“尹少主说的最佳归宿明显就是他自己嘛,那有自己为自己做媒的道理。”

    “正是正是。”朴正昌帮腔道:“尹少主出生尊贵,天赋高绝,一表人才,年轻有为,自然是一等一的良配。而且,天罡门与原州接壤,你们二人结为一家,正好夫妻同心,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

    乌尔娜笑而不语,但秋波流转,似乎颇为心动。

    尹天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却听乌尔娜转头问向乾锦,“我对中州不熟,不知乾兄以为然否?”

    乾锦神情冷漠,淡淡的说了句:“天罡门?呵呵。”似乎不把太天罡门当回事。

    尹天泽面容一冷,沉声道:“乾兄莫非自以为你永乐会胜过我天罡门么?”

    乾锦傲然说道:“在座之人,既没有瞎子,也没有傻子。孰强孰弱,还用我说?”

    “哈哈!”尹天泽大笑两声,语气中却没有丝毫笑意,“乾兄既然如此目中无人,那在下只好讨教一二了。”

    “随时奉陪。”乾锦冷冷答道。

    好好的一顿酒宴,顿时剑拔弩张,充满了火药味。

    赵艺涵看了看乌尔娜,又看看自己左右两边的慕容盛和钱俊贤,似有所悟。

    “呵呵呵。”乌尔娜娇声笑道:“两位稍安勿躁,我又不是急着明天就要嫁人。我们还要在剑神书院中修行四年呢。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也许四年之后,一切自有定论。”

    一袭轻袍随着笑声而动,不停变幻着诱人的线条。尹天泽两眼一眯,目光在乌尔娜性-感至极的曼妙身躯上肆意的侵袭了一番。

    “我看,根本用不了四年。谁强谁弱,年终考核时便见分晓。”尹天泽说完仰头干掉一杯美酒。他可没耐心等上四年,恨不得即刻便将乌尔娜甩到床上,肆意轻-薄-蹂-躏一番。

    “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输得太难看。”乾锦说完便起身扬长而去。

    “彼此彼此,慢走不送。”尹天泽嘴角一撇,随意的拱了拱手。

    乌尔娜看着乾锦的背影,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来来来,乾兄有事先去,咱们不用管他,接着饮酒。”朴正昌连连劝酒,“今日难得相聚,我们一醉方休!”

    ……

    单日听琴,双日炼心。日子过得十分规律。

    欧楚阳在那玄奥的琴声中沉沦的时间越来越短,而在那三曲琴音中的修炼也越来越快。唯一困扰他的就是依然没有触摸到晋级的瓶颈,丹田之中的金色气海似乎可以一直这样无限的扩展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每逢单日课后,秦惜雯都会献上一曲,然后请孟平笙单独给她指点。看来她对于琴艺之道,确实很有追求。不知道再炼多少年,能练到孟平笙那般境界。

    ……

    公孙晏请了他的族叔公孙诚来做公孙剑材行的大掌柜。

    公孙诚虽然是公孙家直系子弟,但他剑门未开,不得家族重视,便常年负责着一些商业往来。

    公孙晏是长房长子,而且是年青一代子弟中天赋最为出色的一个,几乎已经内定为家主接班人。

    所以,一接到公孙晏的消息,公孙诚便立刻动身赶来了公孙剑材行。虽然让他这么个久经商场的行家来掌管一个小小的剑材行,实在有些屈才,但能得到公孙晏的重视,公孙诚还是非常乐意效劳的。

    欧楚阳也将所有的空闲时间投入到了冶炼大业之中。

    帮工伙计全部到位;电解水制氧助燃法的设备组装完毕;地火源晶和雷磺砂配成的独门燃料也已配好;欧楚阳立刻指挥一众冶炼工冶炼学徒开始熔炼第一炉云纹钢。

    在乾元宗时,欧楚阳就已经把云纹钢的纯度提升到了9o%;现在用上了新的独门配方,云纹钢的纯度应该能再提升一大截。

    但是,实际成果却让欧楚阳微微有些失望。这第一炉云纹钢的纯度仅仅提升了1%,达到91%,远远低于欧楚阳的预期。

    欧楚阳又熔炼了一炉乌钢,得到的品质倒是与他在燕州熔炼的乌钢相同,纯度达到了81%。

    “不错不错,欧兄果然不会令人失望。这批云纹钢和乌钢的纯度都高于市面一般标准。咱们公孙剑材行很快就能打开局面,财源广进了。”公孙晏赞不绝口,信心大增。

    “欧师傅技艺精湛,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

    “是啊是啊,小人跟随好几位师傅冶炼剑材十多年,还没见过纯度这么高的云纹钢和乌钢呢。”

    一众帮工学徒也纷纷拍起马屁,讨好新东家。

    “还不够。”欧楚阳淡淡的回了一句,转头走出剑材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