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九一章 有点意思

第一九一章 有点意思

 
    ……

    剑主的随身宝剑,怎么可以随便借人观看?

    风傲宇不可能不懂得这个规矩,他这是什么意思?

    欧楚阳直接拒绝:“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别人动我的剑。??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只是看一下而已,何必那么小气。”风傲宇不悦的说道。

    欧楚阳不冷不热的回道:“你的女人长得不错,借我看看?”

    “你!”唐玉容气得脸色一白。她也是一名堂堂剑师,竟然被欧楚阳看作轻贱的侍妾。

    风傲宇脸色一寒,“你这人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臭,让人忍不住想要教训教训。”

    你这人才有意思,强行要借别人的剑来看,还说别人小气脾气臭。这帮所谓的“天之骄子”还真以为世界是围着他们转的吗?欧楚阳心中腹诽不已,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想要教训我,便只管动手。不然,在下就告辞了。”

    “好,正要领教一番。”风傲宇知道欧楚阳善于摔人,不能跟他动手动脚,便出剑攻来,只是宝剑并未出鞘。

    比试剑招么?欧楚阳淡淡一笑,也连鞘带剑斜刺而出。

    “来得好!”风傲宇见欧楚阳这一剑竟然后先至,立刻变招格挡。

    欧楚阳不想锋芒太露,便有意藏拙,只出半力,与风傲宇打了个有来有回。

    这小白脸剑法还真不错。欧楚阳暗暗赞叹,这风傲宇一手剑法竟然可与妖帝寒螭平分秋色,他才年仅十八岁啊……

    欧楚阳心中暗赞,而风傲宇此时心中却震惊至极:他的剑法传自上古秘典,此前从未有人能在他剑下走过三十招。他本打算十招之内击落欧楚阳手中宝剑,给他点“天高地厚”看看……

    但欧楚阳与他堪堪拆了四五十招,竟然完全不落下风,还一副云淡风轻游刃有余的样子,这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不打了。”五十招打完,风傲宇收剑而立,认真的看了看欧楚阳,“你的剑法,很强。”

    欧楚阳淡淡笑道:“你的剑法,也不错。”

    “你这人,很不简单。”

    “世上有简单的人么?”欧楚阳一掸额角长,“你若是不打,那我便先告辞了。”

    此时清韵亭前只有欧楚阳、公孙晏、风傲宇、唐玉容四人。别人没有见到这场令人大跌眼镜的较量,公孙晏和唐玉容却看了个目瞪口呆。

    风傲宇是什么人?剑神书院本届四大高手中隐隐以他为。

    剑神书院是什么地方?天才英才汇聚之地。

    风傲宇的天赋实力在剑神书院屈一指,那么放眼天下,也就是一等一的顶尖天才。

    欧楚阳这个天赋最差修为最低的垫底货色竟然跟风傲宇打了个平手?

    虽然只是单纯比试剑招,那也足以惊世骇俗了。

    “有意思。”这句话同时出自两人之口。

    一个是远远望着欧楚阳背影的风傲宇。

    一个是坐在山巅松枝之上的孟平笙。

    ……

    “欧兄你实在是……实在是屡屡做出惊人之举,让人捉摸不透……”公孙晏突然怔怔的看着欧楚阳,“那一百万,你是不是故意装作拿不出来?”

    欧楚阳一愣,“这话从何说起?我要是有那么多钱,干嘛要装?”

    “我现在很怀疑你来自某个神秘的强大势力。”公孙晏左右审视着欧楚阳,“不然你的剑法为何如此神妙?最关键的是,不管是尹天泽还是风傲宇,你似乎一点都不放在眼里,完全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给人感觉底气很足的样子。”

    欧楚阳听得好笑,摇了摇头,“我给人感觉很有底气吗?或许吧……如果说我有底气的话,也跟什么神秘的强大势力没有关系。”

    “那你的底气从何而来?”公孙晏问道。

    “这……”欧楚阳想了一想,“天生的?”

    “嘁!我才不信呢。”公孙晏一脸鄙视的说道,“欧兄似乎有点瞧不起在下,不把我公孙晏当朋友。”

    欧楚阳连连摆手,“绝无此意!公孙兄为人仗义,是很值得一交的朋友。”

    “那好,今日时辰尚早,我们进城去,把酒言欢,好好畅谈一番。”公孙晏拉着欧楚阳快步下山。

    ……

    天子楼,位于剑神书院大门东侧最繁华的地段,是大学城中数一数二的豪华酒楼。

    欧楚阳看了看招牌上龙飞凤舞的“天子楼”三个大字,一阵无语。幸好这世界上没有皇帝,不然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造反啊。这“天子”二字的意思应该是天之骄子吧。

    天子楼占地数十亩,里面亭台楼阁错落有致,一山一水一花一木都极为讲究。公孙晏熟门熟路的带着欧楚阳走上三楼雅间,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

    天子楼上菜的度很快,一盏香茗品完,菜就上得差不多了。凤尾鱼翅、红梅珠香、宫保野兔、八宝野鸭、佛手金卷……

    公孙晏点菜的时候才让欧楚阳感觉到,他确实是出自豪门。八道热菜,四道凉菜,四色点心,一壶三十年陈酿好酒……这一桌可不便宜。

    “欧兄,请。”公孙晏亲自为欧楚阳斟了满满一杯酒。他斟酒很慢很仔细,像是用滴管滴出来的满满一杯,一滴不多一滴不少。

    “公孙兄,请。”

    欧楚阳跟公孙晏没什么好客气的,当下便大大方方的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一饱口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公孙晏开始点明正题,“欧兄,既然朋友一场,你多少也该透露一点底细吧,不要老让我猜来猜去嘛。”

    “其实真没什么好说的……”欧楚阳知道公孙晏的好奇心很重,肯定会问这些事情,一路上便编好了说辞,“我是个孤儿,被宁北慕家收留。后来慕家大小姐不满家中安排的婚事,离家出走,我便跟着她一路到了燕州……”

    “燕州的事我知道!”公孙晏兴奋的说道:“你先是杀死了天海阁大公子吴彦昭,闯过天海一线间。然后逃躲避天海阁追捕,投身狄家四公子狄振杰门下。血战危城化解兽潮有功,被提拔为正西卫城副城主。后来,大闹狄家喜宴,抢走慕家小姐慕婉晴。对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