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八九章 考试题目(加更3)

第一八九章 考试题目(加更3)

 
    ……

    欧楚阳心里一惊,现在以剑相拼,他还打不过剑师小成境界的朴正昌。??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嚄!亮兵刃了,朴正昌要动真格的了!”

    “朴正昌只怕要下狠手,欧楚阳这下玩完了。”

    周围一百五十多人,都在看戏,没有一个人上前劝架。

    “朴正昌你疯了吗?伤了欧楚阳,你也没好果子吃。”公孙晏上前一步,拦在欧楚阳面前。他知道朴正昌的暴怒一剑,绝不是欧楚阳一个剑侍能接住的。

    “你给老子让开,不然连你一起杀!”朴正昌瞪着血红的小眼睛,恶狠狠的逼过来。

    “住手!”远远的一声厉喝传来,耀眼剑光一闪。

    朴正昌手里宝剑“叮!”的一声断为两截。

    孟平笙凭空出现在欧楚阳和朴正昌两人之间,寒声问道:“昨天才讲过书院第一铁规,你们怎么回事,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么?”

    “见过孟先生。”欧楚阳鞠躬行礼,然后将事情讲了一遍。

    “原来如此,你坐下吧。”孟平笙转向朴正昌,沉声道:“这一次只断你一剑,再有下次,便断你一臂,赶出门去,你记住了!”

    “是……”朴正昌低头答道,眼中却充满了怨毒之色。

    “你们两个,好得很啊……”尹天泽冷笑一声,掉头走向后排。

    公孙晏默然不语,神情复杂。

    欧楚阳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何恩怨,但这大争之世,你一日不争,便没有机会再争。如果你想好好的活下去,实现自己的目标,便只有时时刻刻以命相争。除此之外,别无法他。”

    公孙晏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多谢欧兄提点。”

    “嗯,先听孟先生讲课吧。”

    ……

    孟平笙走入清韵亭中,朗声说道:“刚刚生的事情,希望诸位引以为戒。以后我不再多说,你们好自为之。”

    警告众人一番之后,孟平笙转入正题:“你们之中有不少人,想必已经打听过这一年的课程和年终考核题目。今日,我便先讲一讲这考核题目吧。”

    孟平笙在亭子中央石台上盘膝而坐,取出一张紫檀古琴平放在膝间,接着说道:“一年之后,达到剑侍小成境界之上的人便可参加考核。能够听我弹完一曲,便算通过。”

    孟平笙说完,外面上百名新生顿时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考核,听完一曲琴声就算通过?”

    “这琴声只怕有古怪,不是那么容易听的。”

    “难道我们这一年,就在这里学琴?”

    四十七名老生却一个个正襟危坐,神色凝重的看着孟平笙膝头的古琴,似乎心有余悸。

    “铮!”古琴出一声清鸣,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孟平笙说道:“有什么问题,你们现在可以提出来。”

    一名新生站起来拱手问道:“请问孟先生,一年之后未达到剑师小成境界,便连考核的资格都没有吗?”

    “是的。”孟平笙答道:“书院录取新生都是十八岁以上,而且将在书院中修行一年。如果这都无法达到剑师小成境界,那就不用继续留在书院中修行了。”

    “啊?”那名新生一怔,他刚刚突破剑师入门不久,要在一年之中突破一个境界,感到压力无比之大。

    欧楚阳也是心里一紧,他现在连剑师境界的门槛都还没摸到呢……如果不能在一年之内突破两级,便连留级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被劝退了……

    朴正昌喜形于色,心里暗道:欧楚阳你这小-兔-崽-子给老子等着!一年之后,就是你乖乖滚出书院受死之时!

    公孙晏虽然也感到了不小的压力,不过他晋级剑师入门境界已有一年多了,再升一级,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但是欧楚阳只怕……

    公孙晏悄悄瞟了欧楚阳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好像并没有什么波动。心中暗道:欧楚阳可能本来就只是来剑神书院见见世面,并没打算要学满四年吧。

    “请问孟先生。”风傲宇站了起来,“既然是以琴声来考核,那这琴声自然非同凡响。我想问问:在考核之时,能否用古琴或者其他乐器干扰您的琴声?”

    “可以。”孟平笙微微一笑,“不但可以使用乐器,还可以拔剑相抗。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要能听完琴声就算通过考核。”

    “我明白了,多谢孟先生。”风傲宇满意的坐了下来。

    周围又开始热烈讨论。

    “可以用剑的话,我觉得便多了几分把握。”

    “宝剑怎么抵挡琴声,我看还不如把耳朵塞住。”

    “你可以先把耳朵塞住,再把自己装进一个隔音的大箱子里,保你过关。”

    “有道理……我看此计可行……”

    “好了。”孟平笙摆摆手,说道:“今天第一堂课,没什么要讲的,就先弹奏一曲,让诸位熟悉一下。”

    所有人顿时肃静下来,屏息凝神,准备听孟平笙弹琴。这就相当于模拟考试,当然不可忽视。

    “铮!”孟平笙食指轻弹,出一个单音。

    欧楚阳只觉得心神一空,满脑子都是那一个音符在飞舞盘旋。那简简单单的一个声音,却仿佛带有无数的变化,又延伸出无穷无尽的余韵,连绵不绝,包罗万象。

    种种奇妙的声音在欧楚阳脑海中响起,似乎带着他在一个又一个妙不可言的天地之中穿行不息。欧楚阳似乎看尽了世间的一切,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虚实之间,迷茫无计。

    这不知是真实还是虚幻的时空之中,似乎完全没有空间的界限,也没有时间的秩序,似乎五光十色光怪6离,又仿佛一片混沌,尽是虚无……

    欧楚阳沉沦在奇异的感触之中,不知过了多久,蓦然看见前方透出一线金光,他觉得那金光有一丝熟悉的味道,便向着那金光飞去。

    当欧楚阳接触到金光的一瞬间,脑中顿时一片清明。什么声音、什么光彩、什么景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又回到了清韵亭外的草地之上。

    这……这是什么样的琴声啊……欧楚阳悚然大惊,一阵后怕。如果说花无殇的琴声神乎其技,令人如临仙境。那孟平笙的琴声便完全越了音乐的范畴,成为了一种道,一种无法言说而又异常可怕的领域……

    欧楚阳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四周一看。

    所有人都如痴如醉如坠梦中,脸色神情变幻莫测,时喜时悲,苦乐无常。而孟平笙则早已踪迹杳然,不知去向……

    好可怕的手段……如果以此对敌,对手沉浸梦幻之中,岂不是变成了待宰的羔羊?如此变态的琴音是怎么炼成的呢……

    欧楚阳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以他的境界和见识,现在根本无法窥破其中奥秘,多想无益。便干脆抛诸脑后,不去深究。

    此时,太阳已经渐渐西沉。不知不觉中,整整一天都快过去了。

    欧楚阳不敢贸然叫醒公孙晏,也不好抛下他独自离去,便干脆就地修炼起来。

    山巅之上,孟平笙端坐松枝之巅,微微一笑,轻声道:“这小子,有点意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