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八八章 席位之争(加更2)

第一八八章 席位之争(加更2)

 
    ……

    这六角小亭建在一处峭壁边上,并没有雕梁画栋之类的精美装饰,自然古朴,似与周围的天地山水融为了一体。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虽然六角小亭之上并没有悬挂书写名称的牌匾,但欧楚阳知道这里定然就是清韵亭了。自从他向花无殇请教了一段时间的琴艺之后,已经颇有心得。

    这六角小亭依山傍水,环境清雅,正是静心凝神弹琴吹箫的好地方,以“清韵”为名,最适合不过了。

    清韵亭一面凌空,视野开阔,另一面则是绒毯一般平整的绿茵草地。十余丈长宽的草地上已经有二三十名学生席地而坐,欧楚阳来得算是比较早的。

    “我们坐前面一点,待会儿也听得清楚些。”无数次荣获“三好学生”奖状的欧楚阳很自然的拉着公孙晏走到第五排正中的位置坐下来,等着上课。

    早到的学生基本都是老生,看来第一年考核没能通过,给了他们很大的刺激。第二年第一堂课便开始勤奋学习,想要一雪前耻。

    温嘉良并没有提前来,可能他昨晚确实有什么事情,忙得很晚吧。

    欧楚阳很快静下心来,像前面的老生一样,抓紧一丝一缕的时间进行修炼。

    渐渐的,山道上三五成群的学生越来越多。清韵亭前面的草地上,也慢慢坐满了百多号人。总共一百五十三名学生,已经来了七七八八。此时,距离卯时三刻的上课时间大概还有一炷香的功夫。

    欧楚阳正端坐着沉心修炼,头上突然响起一个很不友好的声音:

    “你们两个,起来。”

    抬头一看,赫然是本届四大高手之一的天罡门少主尹天泽。站在他身边的是那位很不友好的室友——朴正昌。

    公孙晏低下头,站起身来,小声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朴正昌抱着胳膊,轻蔑的说道:“这个位置是你们两个废物能坐的吗?还不赶紧让开!”

    “分明是我和欧楚阳先坐在这里的,总要讲个先来后到吧。”公孙晏辩解了一句。

    朴正昌呵斥道:“叫你滚就滚!哪儿那么多废话。”

    公孙晏低头不语,准备让座,看见欧楚阳一动不动,便扯了扯他的袖子,“欧兄……”

    欧楚阳淡淡的看了朴正昌尹天泽两人一眼,接着又闭上眼睛,继续修炼,把朴正昌尹天泽两人当成了空气。

    朴正昌小眼一瞪,怒道:“跟你说话呢,聋了吗?赶紧滚到后面去。”

    “跟我说话,请说人话。”欧楚阳眼皮子也不抬一下。

    “轰!”周围百多名学生顿时炸了锅。

    “那不是穷小子欧楚阳吗?脾气还挺倔的嘛。”

    “竟然敢无视尹天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看他简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臭倒是真臭,硬不硬的,倒不好说。他现在无非是仗着书院严禁私斗的规矩护着他,不然他区区一个剑侍敢这么跟剑师小成境界的朴正昌说话吗?”

    “照我说,朴正昌他也太跋扈了,仗着尹天泽的势力,便可横行无忌了么?”

    “世道如此,你又能怎么样?换了是你,你让还是不让?”

    “我……”

    “好了好了,好戏马上开场,你们都先少说两句吧。”

    “对对对,先看戏,看朴正昌怎么收拾欧楚阳。”

    声声议论之中,朴正昌气焰更加嚣张,俯身一把揪住欧楚阳的衣领,恨声怒道:“小-杂-种!给脸不要脸是吧。”

    欧楚阳两眼一睁,寒声道:“放开你的脏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哈哈!”朴正昌怒极而笑,“好啊,我倒真想看看,你一个小小的剑侍怎么对我不客气。”

    公孙晏见场面越来越僵,赶紧劝道:“欧兄,还是算了吧。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何必争这一日之长短?”

    “有些贱-人,你忍他一时,他便觉得你软弱可欺;你让他一步,他便得寸进尺步步相逼。”欧楚阳慨然说道:“昨天他强占你的上房,今天便来强抢你的座位。你再忍让下去,明天他便夺走你的女人,后天他便要了你性命!你告诉我,你怎么忍,怎么退?”

    公孙晏脸上一红无言以对。

    “你不忍也得忍,不让也得让!不然,不用等到明天,我现在就叫你好看!”朴正昌冷冷一笑,手上用力就要将欧楚阳整个提起来。

    “找死!”欧楚阳怒喝一声,一手钳住朴正昌的手腕,肩膀顶住他的腋窝,骤然力,一个过肩摔,将朴正昌牛高马大的身躯重重的拍在地上。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哇!欧楚阳还真敢动手啊……他是真有种还是脑子少根筋啊……”

    “他竟然一下就把朴正昌给砸地上了……他是怎么办到的?”

    “朴正昌简直就是个绣花枕头,堂堂剑师竟然被一个剑侍给打趴下了。”

    “你他吗的!竟然偷袭我!”有剑气护体,朴正昌并没受伤。他狂吼一声,翻身而起,朝欧楚阳猛扑过来。

    “不知死活!”欧楚阳冷哼一声,右掌架住朴正昌的拳头,侧身一让,一脚勾住朴正昌的支撑脚,接着变掌为爪,死死扣住他的脉门,用力一带,一记轻巧的四两拨千斤,就让朴正昌接近二百斤的身躯摔了个狗-吃-屎。

    “呜——哇——”朴正昌嘶声怒吼,气得说不出话来,翻身爬起再次扑向欧楚阳。

    “噗通!”朴正昌摔了个嘴啃泥。

    “噗通!”朴正昌摔了个四脚朝天。

    ……

    朴正昌双手撑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连着被欧楚阳甩了七八个跟头,气得他七窍生烟,眼冒金星。

    “老老实实给我趴着!不然起来一次摔你一次,不信你试试看?”欧楚阳伸手一捋额角长。他从小苦练擒拿格斗之术,拳脚功夫哪里是这个世界一心练剑之人能够比得上的?如果不用宝剑不动剑气,单凭拳脚,欧楚阳绝对打遍天下无敌手。

    周围一众学生瞠目结舌,默然无语。

    剑侍欧楚阳竟然把剑师朴正昌打得爬不起来?这简直不可思议……这两人究竟谁是剑师谁是剑侍?怎么感觉好像完全颠倒过来了……

    而且,朴正昌跟尹天泽明显是一路的。欧楚阳当面痛扁朴正昌,这是完全不给尹天泽半点面子啊……欧楚阳这个乡下土包子完全不知道豪门大派的厉害吧……

    “有意思有意思!想不到第一天上课就看见这么好玩的一幕。那个大个子,你倒是起来接着打呀。”山道上施施然走来一位翩翩少年,正是昨天最后一个来报名的少年天才风傲宇。他身边赫然跟着一脸娇羞无限的唐玉容。

    卧槽,这才过了一个晚上,就出双入对了?欧楚阳暗暗佩服。男人长得帅,确实有优势啊……虽然欧楚阳自认为颜值逆天,但在风傲宇面前,也不得不写一个大写的“服”。

    “你服不服?”欧楚阳低头问向朴正昌,“你若还想打,那就站起来,不要怂。你若是不敢打了,就在地上写个‘服’字。以后别再我面前晃悠,惹我心烦。”

    全场雅雀无声,一百五十二双眼睛一齐看向朴正昌。

    “我服——你吗!”朴正昌爆喝一声,“仓啷”一声突然拔出剑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