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八七章 上房之争(加更1)

第一八七章 上房之争(加更1)

 
    ……

    “没什么直接的惩罚,但实际上却是极为严厉的处罚。?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黄日新又叹了口气,仔细说道:“每一年考核不过的话,第二年便只能跟着下一届新生重头修习课程,但是学费每年递增一百万。学费倒是小事,重要的是:每名学生最多只能在书院修行四年。”

    “啊?”欧楚阳惊道:“那不就是说,如果连续三年都没通过的话,那这四年就始终只能学到第一年的课程?”

    “是啊。只要有一年没通过考核,那便永远无法学到最后一年的课程,如果两年没通过,那就最多只能学到一半课程了。”黄日新一脸忧郁的说道。他第一年就没通过,自然是对自己极其失望。

    “这……这处罚实在是太狠了……”欧楚阳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忧色。

    公孙晏似乎是早就知道这个规定,并不怎么惊讶,也没太多忧虑,不知道他是胸有成竹还是早就看开了。

    朴正昌却鄙夷的看了欧楚阳一眼,讥讽道:“早知如此,又何必浪费那一百万学费呢?借钱容易还钱难喽……你天赋修为都是垫底,想要通过考核,不是痴人说梦么?”

    欧楚阳淡淡一笑,并没有出言反驳。打嘴巴仗这种最没意义最无聊的事情,他实在懒得去干。

    黄日新却似乎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帮欧楚阳说话道:“书院考核本就极难,连过三关之人,更是凤毛麟角。这位师弟你也未必能够确保不失,又何必出口伤人呢?”

    朴正昌冷哼一声,转头看向湖面,不再搭理三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小船上沉默下来。四人奋力划桨,一炷香之后便已抵达对岸。

    上得岸来,黄日新将三人带到一座小木楼前,“这就是你们的甲字六号楼,三位早点休息吧,我先告辞了。”

    送走了黄日新,欧楚阳四下里环视了一圈,感觉十分满意。

    这座小木楼虽然不大,而且略显陈旧,但古朴雅致,环境清幽。前面一片湖光山色,背后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紫竹林,风景宜人,非常适合静心潜修。

    三人走入楼中,朴正昌径直走上楼梯,看也不看身后两人,“楼上归我了,你们两个住下面。”

    “凭什么?”欧楚阳不答应了。

    朴正昌回头冷冷的看着欧楚阳,“就凭我剑师小成境界比你们两个强,你一个小小剑侍有什么意见吗?”

    “谁说境界高就一定强?”欧楚阳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哦?”朴正昌轻蔑的一笑,“难道你还敢跟我动手不成?”

    “算了算了,楼上楼下都一样,何必伤了和气呢。”公孙晏拉住欧楚阳劝道:“孟先生刚刚才说过,禁止私斗,你们想被赶出书院去吗?”

    “总有一天让你知道知道厉害。”朴正昌扭头上楼,狠狠的甩下一句:“不知死活的废物!”

    淡定淡定……低调低调……欧楚阳心中默念几遍,不再跟朴正昌一般见识。

    楼下的堂屋两边各有一间卧室,公孙晏左右看了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西边那间过段时间可能会比较炎热,可是……我习惯了住东边……”

    “那你就住东边那间呗,你可是我的大债主哦。”欧楚阳洒然一笑,“修剑之人,还怕冷怕热么?”

    “那就多谢欧兄了。”公孙晏也笑了笑,“早点歇息吧,明天一早便开始上课了。”

    “好。”

    欧楚阳回到自己房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盘膝坐在床上,取出一支亮银簪,轻声说道:“师姐,我已经考进了剑神书院,这里一切都挺不错的。如果有你在身边的话,那就完美了……”

    收好银簪,欧楚阳又不由得想到:婉晴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她还好吗……如果下次见到她,一定强烈推荐她也来书院安安心心的修炼四年。

    很快,欧楚阳便收拾心思,开始调息打坐。总算是顺利的考进了剑神书院,得到了四年的宝贵时间。他一刻也不想浪费,开始全力修炼。

    现在,欧楚阳是众人心中天赋最差、修为最低、而且最为穷酸的垫底角色。从小到大都站在巅峰欧楚阳怎么可能甘居人后?他要靠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实力亮瞎那些门缝里看人的狗眼!

    ……

    修炼一夜之后,欧楚阳睁开眼睛,看着满地废弃的赤晶,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不受任何干扰,心无旁骛全情投入修炼的感觉,真的很爽啊……

    卯时初刻,欧楚阳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正好见到公孙晏。

    公孙晏站在自己的房门外,关上房门,然后推开,又关上房门,然后又推开,再关上房门,然后再推开……

    “我……我有些不太好的习惯……”公孙晏见欧楚阳正看着他,赧然说道:“每次出门,总要开关九次房门,才觉得心安……”

    欧楚阳笑道:“没事,一点强迫症而已。”

    “强迫症?”公孙晏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连忙追问道:“这是一种病吗?怎么才能治好?”

    “这也算不上是什么病,只能说是一种心理上的习惯吧,大多是因为心理压力过大引起的。”欧楚阳安慰道:“其实,大多数人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强迫症的。比如,睡觉一定要睡床铺外侧,吃饭前一定要先喝汤,走路时一定要先迈左脚……等等等等。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就行了,可能不知不觉间就没事了。”

    公孙晏恍然点头道:“欧兄真是见识广博。我就是关门必须九次,住的房间一定要在东边,睡觉一定要睡内侧……”

    “这都不是事,你把心情放轻松点就好了。我们去集合上课吧。”欧楚阳心道:这公孙晏的性格一点都不像个豪门子弟,可能是从小到大受到的压力太大吧。

    出得门来,便见到三三两两的书院学生沿着湖边一路往东走去。

    “走吧,看来今天上课的清韵亭就在东边那座山上。”

    欧楚阳公孙晏两人随着其他人向东走了四五里路,然后开始攀登一座山峰。登上半山,见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六角小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