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八六章 温少堡主

第一八六章 温少堡主

 
    ……

    孟平笙答道:“任何形式的私斗,一律禁止,包括剑决。??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哦。”尹天泽又问道:“书院禁止私斗,那如果是在书院之外呢?”

    孟平笙看了尹天泽两眼,向着众人说道:“看来很多人还没理解书院的初衷,那我现在就说得更明白一点:只要你们当前是剑神书院的学生,那就将受到书院无条件的庇护。不管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出手伤了你们之中任何一人,书院都将为你们讨回公道。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齐声应道。

    欧楚阳窃喜不已,这才是他向往的剑神书院啊!在他离开书院之前,都不用再担心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了,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福利待遇啊,爽!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何夙怨,也不管你们今后怎么打生打死。但是只要还在书院一天,就老实一点安心修行为好。”孟平笙说完,似有深意的再次看了尹天泽一眼。

    尹天泽低头不语,神色极其不快。

    “好了,天色已晚,我就不多说了。先给你们分派宿舍,早点去休息吧。”中年文士拿起花名册,开始分配宿舍。

    “欧楚阳、公孙晏、朴正昌、风傲宇。你们四人住甲字六号楼。”

    也不知道中年文士是根据什么规则来分配宿舍的,反正欧楚阳觉得跟公孙晏当室友还是挺不错的。公孙晏帮了他的大忙,而且对他来说几乎相当于一本活的中州百科全书,可以告诉他很多不懂的事情。

    “好了,接下来就由上一届留下来的老生带大家去宿舍吧。各位早点休息,明日卯时三刻,清韵亭讲课。”孟平笙说完就准备离去。

    “孟先生,请等一等。”风傲宇叫住孟平笙问道:“我有洁癖,不习惯与人同住,可否在书院之外自寻住处?”

    “可以,不过食宿费用都包含在了束脩之中,概不退还。”孟平笙说完,清光一闪,便没了踪影。

    听孟平笙这么一说,倒是有大半学生掉头往书院外走去。他们在外面被丫鬟奴婢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实在没必要留在书院中,跟人挤宿舍。

    公孙晏并没有离开,而更出乎欧楚阳意料的是:玄天剑派宋俊彦、永乐会的崔景、雷剑宗凌浩和乌尔娜等人也没有出去。看来,他们的学习态度也十分端正,并不是出来享受自由空气顺便镀金的。

    “欧楚阳。”

    听见有人叫他,欧楚阳回头一看,竟然是个熟人,燕州温家堡少堡主温嘉良。他应该是一直坐在老生中间,欧楚阳前面并没有注意到他。

    温嘉良走到欧楚阳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问道:“我是该叫你欧楚阳,还是梅副城主呢?”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还是叫欧楚阳吧。”跟温嘉良认识的时候,欧楚阳还是狄振杰门下客卿梅傲楚,一个黄脸短须落拓剑客的形象。

    “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你在燕州干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温嘉良似笑非笑的又看了看欧楚阳,“你我敌友难分,所以之前并未解囊相助,想必你也能理解。”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欧楚阳淡淡一笑。又为温嘉良和公孙晏两人互相介绍一番。

    当时如果温嘉良站出来要借钱给他的话,他也是不会接受的。毕竟,正如温嘉良所说,两人是敌是友,今后还很难说。

    “公孙兄仗义疏财,温某佩服,日后一定多多亲近。今日家中还有些琐事,便先告辞了。”温嘉良拱拱手,又对欧楚阳笑着说道:“我倒是很期待,很想看看你是怎么祸害剑神书院的。”

    “少堡主说笑了,我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剑神书院乱来。”欧楚阳打了个哈哈,跟温嘉良道别。

    温嘉良身具六重剑门,一年前便是剑师境界。在剑神书院的第一年竟然没能通过考核,留级一年,这让欧楚阳也不免有些担忧。难怪天下年轻俊杰莫不以通过书院考核为荣,看来这考核还真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

    “你在燕州干什么了?”公孙晏好奇的问道。

    欧楚阳摇头一笑,“不过是些狗皮倒灶的小事,不值一提。”

    “温少堡主嘴里惊天动地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小事?”公孙晏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欧楚阳顿时明白他为何像是个中州百事通了。如果他再活个七八百年,搞不好能成为江湖新一代的百晓生。

    “你们两个还在磨蹭什么呢?大家都走了。”远处一人不耐烦的催促道。那人长得牛高马大,一张圆脸上却生着一双单眼皮小眼睛,实在不怎么协调。

    看来以后会有个不怎么好相处的室友啊,欧楚阳认出那人便是他和公孙晏另一名室友:朴正昌。

    欧楚阳一边走过去,一边恶趣味的想着:这家伙该不是来自古代棒子国吧……

    朴正昌不等两人近前,当先走出大殿,来到湖边,跳上一艘小船。

    欧楚阳和公孙晏两人跟着上船之后,向船上一位老生拱手道:“请问这位师兄尊姓大名?”

    老生还了一礼,答道:“在下黄日新。”

    欧楚阳和公孙晏通报了姓名,各自拿起船桨,“劳驾黄师兄带我们去宿舍吧。”

    船上四人一齐划桨,驾着小船飞快的向对岸驶去。

    欧楚阳一边划船,一边问黄日新道:“请问黄师兄,这第一年的考核到底有多难?”

    “难不难的,因人而异吧。”黄日新叹了口气,“反正每年能够通过的都不到半数。”

    “不到一半……”欧楚阳连连咋舌,见黄日新很好说话的样子,便又问道:“这么难以通过,究竟是何题目?”

    黄日新答道:“考试题目,等到明天,孟先生自会告诉你们的。”

    “我有位朋友也没有通过,就是燕州温家堡少堡主温嘉良。我想问他一些情况,却又不好开口。”欧楚阳继续问道:“不知道黄师兄可否为我解答一二?”

    “什么事情?你问吧。”

    “黄师兄勿怪,我想问问:如果考核没有通过,会不会有什么惩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