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七六章 独自上路(爆更+3)

第一七六章 独自上路(爆更+3)

 
    ……

    告别了慕婉晴,欧楚阳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心情,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慕婉晴国色天香,风华绝代,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女子,能娶她为妻更是天大的福气。他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将她搂进怀中,轻怜蜜爱……

    但是,身边因自己而遭遇不测的人实在太多了,绝不能再加上慕婉晴。

    纵然心里有千万个不舍,也必须狠下心来,早做决断。

    现在,自己仅仅达到剑侍巅峰,地阶十六步都才走了一半,地阶之后还有更加遥不可及的天阶……这一路上谁知道还将面临怎样的困苦绝境?

    欧楚阳狠狠揉了一把自己僵的脸颊,翻身上马,踏步前行。

    这一切,就让自己一个人默默面对吧。

    阳关大道,我一个人阔步前行。

    荆棘小路,我一个人披荆斩棘。

    再苦再难再孤独的征程,也必将有走到终点的那一天。

    等到那一天,我站上了世界的顶端,谁来陪我看遍天下风景?

    ……

    中州,顾名思义,居于天下正中,乃是中心要地。

    中州,东西横跨六千里,南北相距八千里。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四季分明,气候怡人。

    中州,藏龙卧虎,集中了天下半数以上的剑修高手和豪门大派。毫不夸张的话,以中州一州之力便可力敌周围八州,并且稳占上风。

    “中州,我来了。”欧楚阳扬鞭打马,将宁州的界碑远远的抛在身后。

    欧楚阳仔细的回顾了自己这两三年来的历程,现了一个问题:他从慕家出走,投入乾元宗,然后被逼远走燕州,最后又再次被迫逃离燕州,直穿原州回到宁州。

    这一路下来,欧楚阳感觉自己犹如无根的浮萍,辗转漂泊,茫然无助。归根结底是他没有一个长远的计划,总是只求一时的安宁,所以总是寄人篱下,随便遭遇一点大风大浪便被人赶得有如丧家之犬。

    痛定思痛,欧楚阳对症下药,决计寻找一个能够安身立命之所,长期的稳定下来,安心修炼。不突破到天阶,他再也不出来惹是生非了。

    这就好比,伟-大-领-袖当年的英明决策一样,必须建立革-命-根-据-地,扎下根基才有可能展革-命-大-业。所以伟大的工-农-红-军,不惜爬雪山过草地长-征-二万五千里,也要绕到敌后开辟革-命-根-据-地。

    自己从宁北流窜到燕州,从燕州流窜到原州,再从原州奔逃回宁北,整个行程几乎也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差不多了。现在是时候找个根据地,深挖洞,广积粮了。

    中州人杰地灵,资源丰富,是欧楚阳的选。但是偌大个中州,找一个非常合适安心修炼的地方也不容易。

    欧楚阳先打消了加入豪门世家作为客卿的想法。燕中狄家已经让他深刻的体会到了“一入豪门深似海”这句话,他再也不想沦为贵胄公子争权夺利的牺牲品。

    加入大门大派,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欧楚阳自认为天底下再难找到乾元宗那般和谐友好其乐融融的宗门了,也再不会遇上疼他爱他一心为他的师姐。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既然已经入过了乾元宗,那其他宗门,不去也罢。

    最终,欧楚阳将目光锁定在了传说中的——剑神书院。

    当初,温家堡少堡主温嘉良说:天下年轻英杰尽皆出自中州剑神书院。

    狄振杰也说:是龙是蛇,剑神书院见分晓。天下才俊皆以通过书院考核为荣。但凡闯过书院最终考核之人,都将成为一方豪杰。

    当时欧楚阳就觉得剑神书院既然以剑神为名,肯定非同一般。

    现在,自己既然已经踏入中州,自然也该去见识一番。而且剑神书院既然称为书院,想必是以培育人才为重,肯定适合安心修炼。

    在欧楚阳的概念中,剑神书院应该就像地球上的大学校园一样。相对于纷乱复杂的社会来说,是相对独立的一方净土,是年轻人最后的象牙塔。如果真是这样,那剑神书院绝对值得期待。

    剑神书院的入门要求是至少具有五重剑门,这一点欧楚阳毫不担心。他的修炼天赋,就算不是天下独一无二,也绝对是一流的。

    就这么决定了,前往剑神书院!

    欧楚阳打定主意之后,心中却是一阵惆怅。如果早知道慕家的变故,他就可以早点计划进入剑神书院的事情。如果带着慕婉晴一起进入剑神书院,那也就不必担心她的安危了。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慕婉晴有禁器防身,应该足以自保。而且就算他能保护慕婉晴一时,也不可能保护她一世。每个人最终还是得依靠自己的成长才能真正立足于世。他相信慕婉晴的天赋和能力,也许不再跟在他身边,反而能更快的成长。

    ……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歇冬之后,各行各业都开始忙碌起来,大路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每隔几里路,大路边上就有一家茶馆或者面摊,生意也都非常红火。

    红土坡,地处三叉路口,这里的丁家茶馆生意更好。七八张方桌都坐满了南来北往的行人客商。说是茶馆,其实就是路边用木桩和茅草棚搭起来的简陋茶棚。

    靠外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高一矮两个剑客,喝着茶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其他的普通百姓自然是不敢过来拼桌的。

    高个儿剑客望着远方,愁眉苦脸的说道:“咱兄弟俩都快晋级剑师了,手里却还拿着这么把破剑。唉,几时才能笔小财,换上一把宝器呀……”

    “说的是啊。”矮个子剑客也叹了口气,“东家也忒抠门儿了,给的那点月俸连修炼都不够,哪还能攒下来买剑。没有宝剑,修炼就慢;修炼慢了,境界就低;境界低了,身价也低;身价低了,赚钱就难;赚钱难了,没钱买剑……几时才能跳出这个怪圈啊……”

    高个儿剑客一拍桌子,恨声道:“依我看,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咱哥俩还是得想个财的路子才行。”

    “你是说……”矮个子剑客看了看四周,悄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