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六九章 徐家恩怨(爆更+1)

第一六九章 徐家恩怨(爆更+1)

 
    ……

    为群友“白儿”加更一章。?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

    “看!”欧楚阳指着远处炊烟袅袅的小镇,说道:“当初我袭杀邓炳成,跳下山崖之后,便是被一对好心的父女救回了这个镇上。然后遇到段师傅,教我冶炼之道。咱们前去探望探望他们吧。”

    “好。”慕婉晴扬鞭打马,跟着欧楚阳奔向小镇。

    两三年不见,云都山下这处市集小镇并没有生太大的变化。欧楚阳轻车熟路的走到市集外围的徐家门前。

    眼前的景象却让欧楚阳眉头大皱。三间土砖房已经成了乌黑一片的残垣断壁,像是生过猛烈的火灾一般。废墟之上满是尘土,墙角处还长满了野草,应该已经废弃多时了。

    “若男他们搬家了么?我们去找段师傅问问。”欧楚阳转头走向铁匠铺。

    走到铁匠铺前,欧楚阳一颗心直往下沉。段师傅的铁匠铺门窗紧闭,积满了厚厚的灰尘,显然也是许久没有人住了。

    “一定出事了!”欧楚阳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赶紧敲开隔壁张婶的家门。

    “你找谁……你是……欧楚阳!”张婶很快认出了眼前这个昔日的铁匠铺学徒,登时惊慌的连声说道:“哎呀!你还回来干什么?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张婶,到底出什么事了?”欧楚阳急切的问道:“段师傅和若男他们去哪儿了?”

    ……

    丛丛野草之中,隆起两个小小的土包。前面插着两块破破烂烂的木牌,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笔迹已经模糊得看不清了,只能依稀分辨出“徐”“男”“墓”这几个字。

    这就是徐家父女的坟冢。

    欧楚阳跪在墓碑前,大礼叩拜,心中满是激愤和愧疚。徐家父女是他的救命恩人,最终却因他惨死。徐若男青春秀美,善良可爱;徐老爹老实本份,和蔼可亲;那些丧尽天良的人怎么就能下得去毒手……

    据张婶所说,欧楚阳杀死陈士华逃走之后,陈士华的姐夫何文元便来找过麻烦。当时,在段师傅的力保之下,何文元也没把徐家父女怎么样。大家都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后来,大约在前年七月份的时候。何文元突然带人将徐家父女抓上了云都剑派。段师傅见势不妙,连夜逃亡,不知去向。

    几天之后,何文元又将不知死活徐家父女的抬了回来,然后一把火连人带房子一起烧成了灰烬。又过了几天,事情渐渐平息下来,好心的乡邻才在灰烬中扒出一点尸骨,草草掩埋。

    “前年七月?应该是乾元坤玉两宗论剑盛典之时。”慕婉晴疑惑的说道:“那何文元为何在这个时候突然报复徐家父女?”

    “我管他为什么?”欧楚阳眼中寒光四射,“等我把那丧心病狂的杂碎抓来一问便知。我要用他的狗头祭奠徐家父女在天之灵。”

    欧楚阳和慕婉晴并不知道,当日乾元坤玉两宗论剑盛典之上,梅傲雪大吃飞醋,激战慕婉晴。欧楚阳大展神威,一剑打落两女手中宝剑,惊退了上门复仇的云都剑派一行人。

    何文元不敢找欧楚阳报仇,回到云都剑派之后,又被家中悍妻闹得日夜不宁。最后只得将一腔邪火撒在了徐家父女身上,将他们抓回家中,让母老虎凌辱泄愤,活活折磨致死。

    慕婉晴知道欧楚阳必报此仇,便与他商量道:“你准备怎么办?”

    “云都剑派怎么说也是一方豪强,打上门去殊为不智。”欧楚阳虽然怒火中烧,但并没有失去理智,沉吟片刻道:“还是引蛇出洞,战决为好。”

    “这个法子不错。”慕婉晴又问道:“不过,用什么为饵引他下山来才好呢?”

    “练剑之人,莫不爱剑如命,一件绝品宝器便足够了。”欧楚阳杀了绝杀门三兄弟,得了三件绝品宝器,送给严孝斌一件,还剩两剑。

    慕婉晴点头道:“好,低价卖剑,不怕他不急着赶来送死。”

    ……

    第二天,何文元正在房中打坐修炼,突然听得手下仆从说山下市集有人在卖绝品宝器,只要十八万一件。

    绝品宝器随随便便就能卖个二三十万,十八万买来就算自己不用,转手卖掉也能立刻赚上好几万。

    何文元得报之后,立刻急匆匆赶下山来。这等便宜好事,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先。

    赶到市集之上,何文元第一时间便现了一群云都剑派弟子围在一个摊位之前。他立刻加快脚步挤了进去。

    一种弟子见到何文元,纷纷行礼,“见过大师兄。”

    “嗯。”何文元草草还礼,接着问道:“这里真有绝品宝器,只卖十八万?”

    “是啊。”一名弟子答道:“我们几人晶石不够,正在想办法凑一凑。既然大师兄来了,那当然应该让给大师兄。”

    “嗯。”何文元满意的微微颌,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谦让了,买下这件绝品宝器,回头请诸位师弟喝酒。”

    “多谢大师兄。”一众弟子虽然错过了赚钱财的机会,心里十分不爽,但表面上却都一团和气的纷纷道谢。

    “这件绝品宝器是十八万吧。”何文元说着准备掏钱。

    “这把剑,不要钱。”欧楚阳抬起头来,露出斗笠下一抹残酷的微笑,“只要命!”

    “你……你是欧楚阳!”何文元大惊失色,正要拔剑,却被身后的慕婉晴一剑架在了脖子上。

    市集上的老百姓一见这架势,顿时一哄而散,直接逃回家中,紧闭家门,连偷看都不敢。剑主大人们的恩怨,不听不看不不打听不多嘴,才能活得久一点。

    一群云都剑派弟子被欧楚阳缴了械,封了经脉,捆成粽子扔进了阴沟里。

    欧楚阳将何文元带到徐家父女坟前,逼着他整修坟冢清理杂草。

    何文元一边哆哆嗦嗦的干活,一边连声求饶:“欧楚阳你不要杀我,云都剑派长老何世忠是我爹,掌门是我姑父,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徐家的事是我不对,可我也是被逼的……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我保证给徐家父女披麻戴孝,风光大葬,年年祭拜……”

    欧楚阳一边点燃香烛,一边问道:“有一点我始终想不通,你要给小舅子报仇,为何等我走了大半年之后,才对徐家父女下手呢?”

    “这……说实话,我也不想为难徐家父女,可是……”何文元老老实实的交代:他们在宁海城现了‘流云’剑,然后一路追踪到乾元宗,准备找欧楚阳报仇,却被他一剑惊退。后来实在没办法跟悍妻交代,才抓了徐家父女泄愤。

    欧楚阳听完之后简直哭笑不得,这何文元简直又可恨又可悲。

    “这么说,你家那恶婆娘才是罪魁祸咯?你家住在云都剑派具体哪个方位?”欧楚阳详细盘问了一番,决定亲自上山赚那恶婆娘出来受死。

    慕婉晴取出禁器交给欧楚阳,叮嘱道:“小心行事,快去快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