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六七章 清理门户

第一六七章 清理门户

 
    ……

    “这……他们或许会向我报复,但是只要我忍让一点,便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严孝斌早就急着赶回去了。他自己受点皮肉之苦都无所谓,但绝对不能把欧楚阳拉下水。如果欧楚阳有个三长两短,那乾元宗就彻底没希望了。

    “你想赶回去一个人扛着这事?”欧楚阳摇了摇头,说道:“我今日惹出这事来,可不只是为了出一时之气。既然知道你会遭人报复,我还一走了之,那还配做你的师叔吗,以后还有脸面去见宗主师父他们吗?”

    “欧师叔……”严孝斌心中一暖,却又立马劝道:“师叔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宗门正当此危难关头,欧师叔重任在身,不可为这点小事亲身犯险。师侄没有别的用处,但忍辱负重还是做得到的。”

    “区区一个宁海剑派,用不着忍辱负重。”欧楚阳哈哈一笑,“整个宁海剑派就郭义洪一个剑宗,何足挂齿?”

    “这……”严孝斌有点懵。他清楚的记得,欧楚阳以前虽然剑法群,但也只是剑徒境界。怎么才两年多不见,就好像连剑宗高手都不放在眼里了……他若是知道欧楚阳几天前才秒了绝杀门三个天阶大能,不晓得会作何感想。

    “放心,我自有分寸。”欧楚阳笑着拍了拍严孝斌的肩膀,“走吧,带我回去看看。”

    ……

    欧楚阳施施然跟着严孝斌走到龙凤山下,看着山门前已经换成了“宁海剑派”四个大字的牌匾,心情复杂。

    “我们先不上山,就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报仇吧。”欧楚阳说着盘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调整心境。他怕自己上山之后,触景生情,情绪激动之下,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毕竟他做这些事情,主要是为了让严孝斌的日子好过一些,而不是想要大开杀戒。

    慕婉晴走到欧楚阳身边,说道:“等会儿,还是让我先出手吧。”

    欧楚阳知道她的担心,便点了点头。慕婉晴的行事风格,也是非常强硬的,他完全放心。

    三人并没有等多久,先前被欧楚阳逼着一顿“啪啪啪”的五个青年绷着一张缠满绷带的脸当先出现在山门之前。

    “丝户,就似坨萌!”猪头青年指着欧楚阳,怒气冲冲的喊道。只是他一张脸都快被打烂了,话也说不清楚。他是意思应该是:师父,就是他们!

    一名矮胖中年剑客在一群年轻弟子的簇拥下,气势凌人的喝道:“大胆狂徒,打伤我宁海剑派弟子,还敢大摇大摆上门挑衅,当我宁海剑派无人么?”

    欧楚阳闭着眼睛并未答话,矮胖剑客身后又蹿出一人。此人身材其实不矮,但弯着腿弓着背看起来就跟那矮胖剑客差不多高。

    这人一蹿出来,便指着严孝斌骂道:“你这杂碎,竟然吃里扒外,勾结外人,对付自家师兄弟!这次我也保你不住了,你自废修为,下山自寻活路吧。”

    严孝斌一见此人,也是气不打一处来,针锋相对道:“究竟是谁吃里扒外,勾结外人,对付自家师兄弟?牛祯原!乾元宗当日可有亏待于你?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你死后有脸去见宗主和师父吗?”

    “背叛师门,忘恩负义!你这卑鄙小人活在世上真是丢我乾元坤玉列祖列宗的脸!”慕婉晴俏脸生寒,“铿锵!”一声拔出‘初雪‘剑,怒指牛祯原,“今日,我就为乾元宗清理门户!”

    “大胆!”矮胖剑客拔剑出鞘,拦住慕婉晴,“我宁海剑派山门之下,岂容你放肆!”

    慕婉晴不再多话,直接挥剑出一道清冷至极的银色剑华斩向矮胖剑客。

    矮胖剑客没想到慕婉晴如此干脆,一言不合就开打,心里一震,连忙侧身躲开这一剑。

    慕婉晴一剑逼开矮胖剑客,却不乘势追击,而是转身一剑斩向牛祯原。

    牛祯原只见眼前银光一闪,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感觉自己轻飘飘的飞向空中。

    “住手!”矮胖剑客救援不及,眼睁睁的看着牛祯原的人头飞上了半空。

    牛祯原一腔鲜血喷了周围年轻弟子满身满脸,但他们都傻愣愣的站着,完全顾不上去擦。

    先前酒楼中那五名弟子更是惊骇万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白衣女子比那青年男子更狠更绝更可怕,当着他们师父的面,就把牛祯原的人头给砍了……要是在酒楼之中,得罪的是她,只怕他们五个早就没命回来了……

    慕婉晴杀了牛祯原,却不再对矮胖剑客动手。她还剑归鞘,径直走到欧楚阳身前,拱手行礼道:“师叔,叛徒牛祯原已经伏诛。”

    欧楚阳这才睁开眼睛,微微颌,“嗯”了一声。

    宁海剑派众弟子更加惊惧不已,这白衣女子宝剑生华,已是剑师高手。那看起来年纪轻轻的青年男子竟然是她师叔,那岂不是更加厉害?只怕是位剑宗高手……

    矮胖剑客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不敢再轻易出手,上前问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屡屡挑衅我宁海剑派?”

    “我乾元宗诛杀叛徒清理门户,算是挑衅么?那五个不长眼的小-畜-生,大庭广众之下辱骂我乾元坤玉两宗,我只不过略加惩戒,算是挑衅么?”欧楚阳冷冷一笑,长身而起,“如果你非要说我是在挑衅,那就当我是在挑衅吧,你又待怎的?”

    “你!”矮胖剑客虽然怒极,却又不知欧楚阳底细,不敢动手,只敢动嘴,“阁下莫非以为凭你一己之力便可强压我整个宁海剑派吗?”

    “今天是我乾元坤玉两宗祭祀大典,我并不想大开杀戒,不然……哼!”欧楚阳把玩着手里的一块黑黝黝的腰牌,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们宁海剑派鸠占鹊巢,强占我乾元坤玉两宗之地。我暂时也没空跟你们计较,你们就先住着吧。等我报了宗门大仇之后,再回头来找郭义洪谈谈租金的事。”

    矮胖剑客见欧楚阳手中那块腰牌之上赫然刻着一个殷红如血的“绝”字,大惊失色。绝杀门的名头如雷贯耳,一百个宁海剑派只怕都不够绝杀门一天杀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