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六四章 祭奠亡妻

第一六四章 祭奠亡妻

 
    ……

    但是欧楚阳注视了奇异图案一炷香的时间,图案并没有再次随着他的心跳逐渐放大,也再没有金光将他吸入神秘大殿。?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难道一座大殿只能进去一次?还是每次进去之间有一定的间隔时间?欧楚阳带着疑惑又盯着圆形图案看了老半天。

    图案还是没有半点反应,欧楚阳只得放弃,准备等明年三月初三再来试试。

    ……

    原州与宁州交界处的这条山脉并不高,地势也比较平缓。南方吹来的暖风早已将这里变成了鲜花的海洋。

    慕婉晴纵马奔驰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之中,一袭素白的长裙却比任何花朵都更娇艳美丽。

    春光无限好,暖风吹人醉。

    “如果走快一点,三天之后便可到家了。”慕婉晴展颜一笑,百花顿时失色。

    欧楚阳感受到慕婉晴迫切的心情,笑道:“离家两年多,奔波千万里,还是觉得家里最好吧。”

    “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慕婉晴眺望着远方,感慨着说了一句,接着又一笑,“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当初离家出走。这两年,走过了很多地方,经历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很多道理,也渐渐有些理解父亲的难处了。”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婉晴出门这一趟收获不小啊。”欧楚阳开玩笑似的笑着问道:“可是,如果你父亲再逼你与别人联姻怎么办,难道再来一次离家出走么?”

    慕婉晴脸上微微一红,却又鼓起勇气大胆的说道:“那我就对父亲说:我已经与你……私定终身了……看他还怎么逼我嫁人。”

    “呃……”欧楚阳万万没有想到端庄娴静的慕婉晴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愣了半天,才吃吃的干笑道:“那我还是不去你家了……免得你父亲打断我的狗腿……”

    “怎么会呢?”慕婉晴像是生怕欧楚阳不跟她回去一般,连声安慰道:“今时不同往日,你天赋异禀,已经剑侍大成,宁北一带年轻一辈没人比得上你。有你鼎力相助的话,我们慕家足以一举击败邓家,与云都剑派分庭抗礼。父亲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打你。”

    “邓家么……”欧楚阳嘿嘿一笑。当初邓家兄弟袭击慕婉晴,他出手杀死老二邓炳成,双方早已结下了生死大仇。现在他和慕婉晴回到宁北,必将引慕家和邓家之间的决战。不过如今的欧楚阳早已今非昔比,面对雄霸燕州的狄家他也毫不畏惧,又岂会在乎区区邓家。

    “回到家里,我便让父亲集中所有资源,供我们全力修炼。等到你突破剑师、剑宗、甚至天阶……云都剑派也只能看我们的眼色行事。”慕婉晴满带憧憬的描绘着美好的将来,“等到我们势力够大够强,就出去搜集线索,为师门为梅姐姐报仇雪恨,你说好不好?”

    “你计划得如此完美,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呢?”欧楚阳笑着点了点头。如果能够在慕家安心修炼,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我们便快些赶路吧。”慕婉晴说着扬了扬手中的马鞭,“要不要比比骑术?”

    “骑术就不用比了,我认输。”欧楚阳望向东南方向,说道:“我想顺路去海岛上祭拜师父师姐他们。”

    慕婉晴十分体贴的说道:“好,听你的,先去祭拜吧。我本来是打算先回家,等到清明之时再去扫墓的。”

    ……

    两天后,欧楚阳和慕婉晴皆是一身素白孝服来到海边。带着香烛纸钱、蔬果酒菜,驾着一叶扁舟登上了那满载着悲伤仇恨的海中浮岛。

    外面春光明媚,阳光正好。海岛上却是愁云密布,阴森晦暗,呜呜的风声如泣如诉,令人不寒而栗。

    慕婉晴乖巧的默默跟在面沉如水的欧楚阳身后,一路登上那座平顶荒山。

    “乾元坤玉尽没于此”

    “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鲜血淋漓的十六个大字在风霜雪雨中沉淀成暗红的颜色,其中饱含的悲痛和仇恨更加深沉刻骨。

    除草洒扫、鸣炮挂青、摆上祭品、点燃香烛、慕婉晴跟着欧楚阳跪拜叩:

    “宗主、师父、诸位同门,不肖弟子欧楚阳、慕婉晴来看你们了。”

    “弟子无能,还未能报仇雪恨。请宗主、师父、诸位同门在天之灵保佑我们,早日练剑有成,将那仇人生擒至此,血祭诸位在天之灵。”

    祭拜了师门之后,欧楚阳独自走向旁边的小墓。

    慕婉晴手里慢慢的烧着纸钱,眼睛看着欧楚阳小心翼翼的用手一根一根拔去梅傲雪坟头的杂草。他是那么的仔细,仿佛是在为心爱的女子梳头一般。

    “梅姐姐,即使你已不在人世,却还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子。如果你在天有灵,请让我替你……替你照顾他吧……”

    欧楚阳轻轻的靠着墓碑坐下来,左手轻轻拈着一支磨得雪亮的银簪,右手温柔的抚摸着“爱妻梅傲雪”几个字,柔声说道:“娘子,你不要怪我。虽然我到现在才来看你,但心中却没有一天不在想念着你……你知道吗?我已经晋级到剑侍大成境界,很快就能追上你了……”

    呜呜的风声在耳边吹响,欧楚阳只觉是梅傲雪在借着风声跟他说话。他微微一笑道:“师姐,我知道你又要怪我,总是跟别人拼命。可是这世道太险恶,我不拼命,怎么能活下去替你报仇呢?你放心吧,等我为你报仇雪恨之后,就在这里搭一个茅草屋,避世隐居,再也不和别人拼命了。你等我……”

    慕婉晴远远的看着欧楚阳一边诉说别离之情,一边拿着两个酒杯,喝一杯洒一杯,仿佛在和梅傲雪饮酒谈心。

    阴冷的寒风吹动他的长和束在额头上的白色带,无比的凄凉落寞。他的嘴角带着笑,眉眼之间却又无比的哀伤悲痛。

    慕婉晴心如针扎,想要走近去抚慰他,却又怕打扰了他和师姐,只好远远的看着,竟也痴了。

    ……

    夜里,海岛之上乌云沉沉,阴风怒号。尖锐的风声中似乎夹杂着阵阵厉鬼呼啸之声。欧楚阳却浑然不觉,自顾自的自言自语。

    慕婉晴用剑砍来木柴,燃起一堆篝火。若不是自己师门合葬之地,她还真有点害怕呆在这里过夜。

    欧楚阳在梅傲雪墓前整整痴坐了一天一夜。慕婉晴再也按捺不住,上前劝道:“楚阳,你已经陪了梅姐姐一天一夜了,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反正慕家离这里也不算太远,以后逢年过节,我们都可以来陪梅姐姐。”

    “已经一天一夜了么?”欧楚阳这才如梦初醒,起身恋恋不舍的告别梅傲雪,“师姐,我走了……等到大仇得报,我再来好好陪你……”

    ……

    两人下山来到海边,正要上船,却看见不远处正有一条小船缓缓向岸边驶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