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五三章 父子密谋

第一五三章 父子密谋

 
    ……

    一群手下抬着阿尔斯楞健步如飞,很快便消失在草原远方。?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㈠W㈠W㈠.?8?1㈧Z?W?.?C?OM

    阿尔斯楞紧紧闭着眼睛,心里暗叫好险……幸亏他机智的用剑气逼出一口血来,然后佯装昏厥倒地人事不省。不然,只怕要被欧楚阳那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斩成肉酱……

    这不能完全怪阿尔斯楞胆怯懦弱,那副惨绝人寰的景象连天阶大能花无殇都被震骇住了,何况正对其锋的阿尔斯楞呢?

    阿尔斯楞的属下仓皇中似乎完全忘掉了捆在湖边的那对年轻男女,根本没人去管他们的死活。

    欧楚阳走过去削断了他们的绳索。

    两人一得自由,立刻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趁着阿尔斯楞现在无暇顾及你们,赶紧逃吧。”欧楚阳说完,转身走向慕婉晴。

    “恩公!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我们无以为报,来世必当做牛做马侍奉恩公……”两人对着欧楚阳的背影连连叩拜。

    这对年轻男女倒在地上,并没有看见欧楚阳血腥杀戮的一幕,所以对他并不害怕。但其他人一见欧楚阳走近,便纷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比见了阎王爷还恐惧。

    慕婉晴迎上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捂住欧楚阳的手,让他感受到自己的体温。

    花无殇看了看那对年轻男女,说道:“他们俩现在逃跑也未必跑得掉。既然你费了这么大力把他俩救了下来,干脆好人做到底,把他们带出原州吧。”

    欧楚阳和慕婉晴没有反对,那对年轻男女更是感激不尽,一再拜谢。

    “这春季大集会,我们只怕是不会再受欢迎了,还是及早上路吧。”欧楚阳自嘲的笑了笑。

    花无殇点头说道:“如果你要赶去阿卡农神殿祭祀盛典,现在上路也好。”

    三人辞别了巴音等人,又买了两匹马,带着那对年轻男女便上路了。

    他们走后,整个春季大集会一片沸腾:

    “太难以置信了,血狼剑客乌力罕竟然被一招斩成了肉沫……”

    “那场面好可怕啊……我吐得肠子都抽筋了,这几天是肯定吃不下饭了。”

    “不光是你,大家都一样,还有那‘活阎王’阿尔斯楞只怕也没心思吃饭睡觉了,他的剑决约书还挂在这里呢。”

    “你以为他还会遵照约定进行剑决吗?他刚才明显就是装的。”

    “是啊,想不到阿尔斯楞这么没种,‘活阎王’应该改成‘活-王-八’才对。”

    “你这话就不怕传到阿尔斯楞耳朵里去?”

    “怕什么?他敢找我麻烦,我就跟他剑决!”

    “对,大不了剑决!‘活阎王’也没什么好怕的。那个欧楚阳才真的可怕,不知道他什么来路。”

    “他好像是跟着阿喇善左旗旗主巴音一起来的。”

    巴音顿时被人围在当中,七嘴八舌一通询问。他连连摆手,苦笑着解释道:“我跟那个欧楚阳真的不熟,只不过是在路上遇见,他向我买马。后来遇上马匪,万花公子一个人就杀退了上千马匪。他并没出手,哪知道他下手这么狠……”

    欧楚阳的名头像是插上了雄鹰的翅膀一般,很快传遍了乌拉特力大草原。直到多年以后,大草原上还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活阎王好见,欧杀神难惹。

    ……

    乌拉特力大草原中部,驻扎着一个庞大的部落。星罗棋布的上万顶帐篷中间,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金顶大帐。大帐前面高高旗杆的之上,飘扬着一面血红大旗,旗面上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色雄鹰正在迎风飞舞。这就是乌拉特力盟主金帐。

    乌拉特力盟主阿尔泰,年近五十,豹额环眼,气势慑人。他此刻正端坐盟主宝座之上,缓缓旋转着手中尺许长的黄金短杖。短杖的顶端雕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象征着乌拉特力大草原至高无上的权威。

    阿尔斯楞垂头丧气的坐在下,忐忑不安的喝着酒。他一回来就向父亲禀报了今日生之事,原以为会受到一番严厉的斥责,甚至吃上一顿皮鞭。谁知道他父亲阿尔泰听完之后,一言不,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黄金短杖停止了旋转。阿尔泰起身走到阿尔斯楞面前,平淡的说道:“这件事情,也不完全是你的错。对方既然是要针对你,肯定有必杀的把握。那个名叫欧楚阳的剑客,如此善于剑决,搞不好是风雨楼出来的杀手。”

    “风雨楼……”阿尔斯楞一惊,碗里的酒都洒出来一半。要是被风雨楼盯上,那可就玩完了……

    “慌什么!一惊一乍怎么成得了大事。”阿尔泰严厉的斥责了一句,“如果风雨楼要杀你,必然会先下生死牌。既然你没收到生死牌,那就说明要对付你的不是风雨楼。”

    阿尔斯楞醒悟过来,顿时放宽了心,“一定是花无殇从风雨楼请来的杀手,要对付我。”

    “你什么时候惹上花无殇了?”阿尔泰问道。

    阿尔斯楞摸摸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我……我不知道,我一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

    “蠢材!自己有些什么敌人都搞不清楚。”阿尔斯楞怒道。阿尔斯楞已经算是他的儿子中间最出色的一个了,但还是经常让他失望。

    “父亲大人教训的是……”阿尔斯楞连忙低头认错。他在外面再怎么嚣张跋扈,也不敢在父亲面前有半点违逆。

    阿尔泰神色放缓了一些,说道:“以后做事收敛一点,顶着个‘活阎王’的名头,很威风么?”

    “是……”阿尔斯楞恭顺的应了一句,又问道:“那今天这事?”

    “常言道:打狗先看主人。爹今天就教你另一句话:打狗先打主人!”阿尔泰眼中精芒一闪,沉声道:“花无殇,我还没去找你,你倒先送上门来了。”

    见父亲要出手对付花无殇,阿尔斯楞立马兴奋起来,凑到阿尔泰身前,低声问道:“父亲大人打算怎么对付花无殇?”

    “斩草要除根,打人要打死。”阿尔泰脸上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朝外面喝道:“来人呐!叫必勒格来见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