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五二章 血腥杀戮

第一五二章 血腥杀戮

 
    ……

    乌力罕以为带着纱笠的慕婉晴就是欧楚阳嘴上说的“师姐”,便极尽侮辱之能,想要挑起欧楚阳的怒火,让他失去冷静。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而且,他觉得只是单纯的言语侮辱还不够,更作出种种秽亵姿态全力激怒欧楚阳。

    事实上,乌力罕的心理战术不错,而且也非常成功的达到了目的。

    欧楚阳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手里的剑也不受控制的剧烈颤动着。他的胸膛剧烈起伏,额角手背青筋乱跳,一双眼睛带着暴戾的血红直愣愣的盯住乌力罕仍旧嬉笑不停的臭嘴。

    “他怎么了?”花无殇问道,他从来见过欧楚阳这副可怕至极的模样。

    慕婉晴也是第一次见到欧楚阳如此骇人的神情,轻轻的叹息一声,“他要杀人了。”

    乌力罕见欧楚阳被他随随便便几句话就刺激得情绪失常,更加轻视了几分,慢条斯理的拔出剑来,斜斜指着欧楚阳,戏谑道:“你这就要怒了?你怒的样子好吓人呢,我好怕哦。”

    欧楚阳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自顾自的又拔出一柄剑来。这柄剑锋刃雪亮耀眼,剑面银丝万道,银光闪耀如皓月之华,极其秀美。金丝楠木所制的剑柄上镶嵌着五颗流光溢彩的凤冠石,有如画龙点睛之笔,更添灵气。此剑正是欧楚阳最为珍视的——‘傲雪’。

    “哟!双剑合璧啊。”乌力罕不屑的撇撇嘴,“以为拿着两把剑就能唬住我?蠢材!”

    公证人左右看了一眼,大声宣布:“已亥年,二月廿四,午时二刻,欧楚阳挑战乌力罕,剑决——开始!”

    乌力罕刚刚举起剑来准备激剑罡,欧楚阳已经势如疯虎的冲了过来。

    “找死!”乌力罕见欧楚阳像是失心疯一般痴痴呆呆的摸样,改变了想法,打算直接一剑斩掉他的人头。他从小在狼群中练剑,身手极为敏捷,非常擅长近战。欧楚阳冲过来找他肉搏,正中他下怀。

    “呃啊!”欧楚阳冲到半途,突然爆喝一声高高跃起,双手高举双剑暴烈的朝乌力罕当头劈去。

    对于欧楚阳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乌力罕毫不在意,冷哼一声,举剑相迎。欧楚阳这一剑虽然气势威猛无比,但却完全不留余力。此乃用剑大忌,只要对方架住这一剑,便可趁他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时,全力抢攻,那时候他就算不败也得完全落入下风。

    “他脑子进水了么?”花无殇连连摇头。欧楚阳这种打法在高手看来,就跟送死没什么差别。

    阿尔斯楞哼笑一声,放松下来。刚才欧楚阳莫名其妙的向他起剑决,还让他心里很是没底。现在,欧楚阳这么愚蠢的打法彻底打消了他心里的疑虑。也许花无殇不是要来对付他,只是想借他的手干掉欧楚阳吧。

    数百上千人,众目睽睽的围观之中,“铛!”的一声巨响,乌力罕一剑同时挡住了欧楚阳手中双剑。

    乌力罕双膝微微一沉,并未后退半步,他正要力弹起上前抢攻,欧楚阳却借着反震之力,凌空翻身,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加坠落,钻到乌力罕身前。

    乌力罕大惊,连忙撤剑回防,但却已经太迟了……

    只见,两道耀眼之极的剑光骤然亮起,刺得人眼睛痛。

    接着,两道血箭飚出,一支长剑落地,乌力罕左右双手同时离开了他的手腕。

    然后,璀璨夺目的剑光闪烁不停,欧楚阳的身影消失不见,乌力罕直愣愣的呆在原地,似是毫无知觉的任由剑光在自己周身闪耀……

    全场雅雀无声,只有“咻咻咻……”利剑划破空气斩过血肉的声音……

    千百道剑光闪过,时间却似乎只过去了一个呼吸。

    欧楚阳突然停下来,高举双剑,嘶声怒吼。

    “呃啊!”穿云裂石的嘶吼之声几乎撕破了人们的耳膜,一道猛烈的气爆撞得人群整个往外倒退了三步。

    乌力罕突然被炸成粉碎,漫天的碎肉混着血水如暴雨般洒向人群。

    人们惊恐的尖叫着四处躲避,风景怡人的阿喀斯湖畔突然变成了一片腥风血雨的修罗杀场……

    围观的人们一边呕吐着抹去身上的血肉碎块,一边胆战心惊的偷偷瞄着场地中央那尊浴血杀神……

    慕婉晴疼惜的看着欧楚阳,叹息一声,轻轻说道:“记住,以后不要拿‘师姐’这两个字跟他开玩笑。不然,我怕他不小心杀了你。”

    花无殇怔怔的点了点头,艰涩的咽了咽口水。他似乎忘了,他是天阶大能,欧楚阳怎么能够杀他?

    欧楚阳的呼吸慢慢平复下来,体表剑气一震,将身上的污血碎肉蒸干净。他的眼神恢复了清明之色,淡淡的看向阿尔斯楞,“现在,轮到你了。”

    “我……”阿尔斯楞嘴唇噏动两下,却说不出一句利索话来。虽然他比乌力罕要强上两分,但要杀死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乌力罕的下场……满地都是……此刻要他接着上场跟欧楚阳拼命,这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算了……

    但是,如果拒绝上场进行剑决,那后果可比死还严重。剑决铁规第二条:起剑决之后,不可取消,对方也不能拒绝。否则将成为一生的耻辱,而且此生便不准再用剑,违者人人诛之。

    临阵退缩者,将被剥夺剑主的身份。即使他是盟主的儿子,这辈子也只会沦为一个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废物。不仅如此,如果他当众拒绝进行剑决,那他们整个家族的脸面都会被他丢尽。他爹也不会放过他,很可能当众处决,维护盟主的权威的声望。

    不行不行……我得想个办法……阿尔斯楞装腔作势的站起来,一步一步沉稳的走向欧楚阳。

    突然,他身子一顿,张口喷出一口血雾,然后摇晃了几下,一头栽倒在地。

    几名护卫赶紧冲上来,抬起阿尔斯楞。其中最机灵的一个马上大叫道:“不好!阿尔斯楞大人旧伤复。今日无法决战,我们改日再约。”

    这一下,阿尔斯楞的属下全都明白了过来,纷纷大喊道:

    “大人呼吸越来越弱了,快去请大夫!”

    “大人没有脉搏了,快背回去禀告盟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