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五一章 盟主之子

第一五一章 盟主之子

 
    ……

    人群中出阵阵惊呼,却没人敢提出异议。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慕婉晴刚刚迈出一步便被欧楚阳拉住了。

    “慢着!”欧楚阳独自越众而出,冲阿尔斯楞说道:“你就是‘活阎王’阿尔斯楞吧。”

    “仓啷!”“仓啷!”“仓啷!”周围几名骑士纷纷拔剑在手,将欧楚阳围在当中。

    阿尔斯楞回头望了一眼,放下那对年轻男女,一步步走过来,目光灼灼的盯住欧楚阳,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敢直呼我的名字?”

    “取了名字不就是用来称呼的么。”欧楚阳淡淡一笑,“我只是一个明白了事情真相的围观群众。”

    “哦?”阿尔斯楞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道:“今天这日子真稀奇啊,竟然有人敢管老子的闲事!”

    “我没打算管闲事,我只是找你有点小事。”欧楚阳依然保持着人畜无害的淡淡微笑。

    “你找我有事?”阿尔斯楞一怔,“什么事?”

    欧楚阳抬手捋了捋额角长,然后轻轻吐出两个字:“剑决。”

    “轰!”人群瞬间被引爆了。

    “什么!他说什么?”

    “剑决?他要找‘活阎王’剑决?”

    “我滴个神呐……”刚刚站在欧楚阳身边的一人连连惊呼,“这人是个疯子,绝对是个疯子!”

    “真是疯了……阿尔斯楞可是乌拉特力大草原百年来天赋最高的剑主,剑师之下无人能敌!”

    慕婉晴也愣了,她以为欧楚阳只是去阻止这场悲剧。就算欧楚阳跟阿尔斯楞谈不拢,再让花无殇出面就行了,不怕阿尔斯楞不给万花公子这个面子。哪想到欧楚阳居然直接找人家剑决去了……

    花无殇眉头一皱,欧楚阳的行事同样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毫不怀疑欧楚阳能够击败阿尔斯楞,但是在这乌拉特力大草原上,就算公平剑决杀死阿尔斯楞,乌拉特力盟主阿尔泰事后也不会放过欧楚阳。

    他这是存心捅破了天,让自己来收拾残局呀……现在,慕婉晴摆明了跟他生死与共,自己还真没办法不管他的死活。这个欧楚阳确实是个麻烦精……

    阿尔斯楞面无表情的跟欧楚阳直直对视,似乎要从他的眼睛中看穿他的底细。欧楚阳则是一脸风清云淡,好像提出剑决就跟请客吃饭一样。

    “去请公证人来。”阿尔斯楞目不转睛的盯着欧楚阳,吩咐手下。

    “眼神是杀不死人的。”欧楚阳收回了目光,“不然你早就被人碎尸万段了。”

    阿尔斯楞仍旧瞪着欧楚阳,寒声问道:“是谁指使你的?”

    “我只是路过此地,但是看见你这个人……”欧楚阳顿了一顿,学着慕婉晴当年的口气,淡淡说道:“长得实在令人生厌,便忍不住想要一剑弄死你,仅此而已。”

    “装模作样,胡说八道!”阿尔斯楞当然不信欧楚阳的话,他的目光在人群中不断逡巡,最终现了不闪不避的花无殇。

    “花无殇,原来是你!”阿尔斯楞一下子把黑锅准确的丢在了花无殇头上,“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来对付我?”

    花无殇此刻满肚子冤枉,有苦说不出。他有心想要解释两句,又不想让慕婉晴看轻了自己,只好冷哼一声,黑着脸背了这个锅……

    “好你个狗-日-的花无殇,你给老子记着!”阿尔斯楞找到了“罪魁祸”,连声怒骂。

    花无殇也被他骂得心中火起,不甘示弱的回击:“等你活过了今天再记吧。”

    公证人赶了过来,一见这火爆的架势,立刻开始书写剑决约书:“已亥年,二月廿四,午时三刻,阿喀斯湖畔,乌拉特力草原盟主阿尔泰之子阿尔斯楞与欧楚阳相约剑决……”

    按照剑决章程,公证人当场验证了两人的修为境界,并当众宣布:“应战者阿尔斯楞:剑侍巅峰;挑战者欧楚阳:剑侍大成。”

    周围顿时又是一阵惊叹,剑侍大成竟然主动找剑侍巅峰挑起剑决!

    剑决双方境界不同的情况,在剑决中十分罕见。一般来说,除非是有深仇大恨或者逼不得已的缘由,没人会主动挑战比自己境界更高的敌手。剑决,乃是生死大事,谁敢儿戏?

    这欧楚阳年纪轻轻,似乎跟阿尔斯楞素不相识,为何要这么做?

    围观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当欧楚阳是了失心疯,或者是受到“幕后指使者”花无殇的胁迫,不得不以死相拼。

    还有不少人冲着慕婉晴的背影指指点点,意思大概是“红颜祸水”之类的……

    “按照剑决的规矩:欧楚阳在乌拉特力草原之上向盟主之子阿尔斯楞起挑战,阿尔斯楞有权利先安排一场剑决。欧楚阳你必须先获胜一场,才有资格继续挑战阿尔斯楞,你明白吗?”公证人问向欧楚阳。

    欧楚阳神态轻松的点点头。当初褚元义到正西卫城来找他剑决,他也可以行驶这项权力,但是他主动放弃了。

    公证人又问“活阎王”:“阿尔斯楞,你是否行使权力,先安排一场剑决?”

    阿尔斯楞一名心腹部下站出来说道:“盟主之子,万金之躯,岂可随便让人挑战?要挑战他,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那是血狼剑客乌力罕!”人群中有不少人认出了此人,纷纷惊叹道:“据说他是孤儿,自幼便独自流浪在草原之上,用狼群之血祭炼他的剑法。他那一柄利剑,也不知道斩下了多少颗狼头,狠厉无比。”

    公证人上前验证了乌力罕的修为境界,“剑侍巅峰,可以。”

    一番公正之后,阿尔斯楞派人清理场地,腾出一个方圆百丈的大圈,作为剑决场地。

    乌力罕当先走进决斗场中,回头盯着欧楚阳,一双凌厉的眼睛渐渐泛红,如同现了猎物的恶狼。

    欧楚阳走入场中,收起玩笑的表情,以剑决之礼,拱手说道:“此剑名为‘大王‘,珍品宝器,合云纹钢与精钢所铸,长二尺八寸,重三斤十三两,乃师姐亲手所赠。”

    “你的剑比我的好,我要定了。你的人头,我会献给阿尔斯楞大人带回去喂狗。”乌力罕轻佻的舔了舔嘴唇,嗤笑道:“你的师姐虽然拿面纱遮着脸,看不清长相,但一看那细-腰-大-屁-股,就知道干-起-来肯定风-骚得很。我会带回去跟弟兄们好好玩个够,再剁碎了丢到野狗群里陪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