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四五章 落樱缤纷

第一四五章 落樱缤纷

 
    ……

    巴音紧握剑柄,凝视着对面一名红袍大汉,他已经辨认出这就是匪。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这伙马匪人数众多,如果不能擒贼先擒王,先拿下匪的话,他们整个马队就危险了。

    剑主或许还可以杀出一条血路逃生,但身后那些仆从却一个都活不了。整个部落忙活了一个冬季的货物也将全部落入马匪之手,这个损失他们承受不起。

    巴图在旁边注意到巴音视线的焦点,他也把要目标放在了对面红袍大汉身上。匪的修为肯定是最高的,而且常年刀锋舔血的生涯使得他们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是最难对付的大敌。他的修为已经不下于父亲,最危险的敌人必须由他来对付。

    “杀!”巴音再次爆喝一声,直冲匪。

    就在双方的度、气势和剑气积蓄到顶峰,即刻爆之时,一道璀璨的碧绿光芒突然冲天而起,飞临双方上空。

    花无殇长袖飘飘,凌空而舞,手中一柄墨绿宝剑光华大盛,随着他的舞动散出一圈一圈的淡绿光晕。

    “天阶大能!”马匪大惊,纷纷勒马。前方大能出手,继续冲撞上去,纯属送死。

    巴音巴图父子这一方难辨情势,不敢贸然动手,也急忙勒马。

    一时之间,剑拔弩张的对冲之势戛然而止,人仰马嘶一片混乱。

    花无殇却没有停手,宝剑出的淡绿光晕极柔极美,仿佛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渐渐笼罩住了这一天天地。

    接着,天空之中飞舞起片片樱花,粉黛花瓣漫天飞扬,如霏雪般,婉转而下,如雨如泪,凄婉动人。

    下方众人纷纷抬头观看这番奇景,似乎沉醉其中,浑然忘了厮杀。

    “落樱缤纷!”花无殇清喝一声,剑势一变。漫天飞花蓦然化为缤纷光雨,疾飞逝。

    此刻,绚丽美景突然变成了修罗杀场,缤纷光雨闪过,激起漫天血雨。

    “啊——”“呃——”“唏律律——”马匪顿时人仰马翻,死伤无数。每一片花瓣化作的光雨都是一道致命的剑光,轻而易举的洞穿了马匪的头颅、躯体和坐骑……

    ……

    望着魂飞胆丧滚滚而逃的马匪,花无殇并没有追击,而是淡然收剑,徐徐降落,端坐马背之上,若无其事的伸手掸了掸纤尘不染的锦袍。

    这个哔装得……我给满分,一分都不扣,让你骄傲去吧……欧楚阳左手拨开额角长,揉了揉额头。

    花无殇这一招“落樱缤纷”绝对是专门练来泡妞的,不知道多少无知少女栽倒在他这一剑之下。漫天樱花飞舞,没有哪个妹子不吃这一套吧。

    这一招华丽是够华丽,哔格也实在是高,但高手决战之时却没半点屁用。实力相当的高手对决,胜负就在瞬息之间,谁给你时间舞个半天才出剑?

    不过,这一剑之中,似乎还带有迷惑精神的效果,不然那帮马匪也不会痴痴呆呆的引颈待戮。

    总之,花无殇这一招“落樱缤纷”,说穿了就是专门用来在实力完全碾压之时装哔耍帅泡妹子用的。

    这万花公子人如其名,真真是一名极其专业极其敬业的花花公子……

    巴音带着巴图等人急忙赶来,下马拜谢:“多谢大人出手相助,请恕我等有眼无珠,不识天阶高人。”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诸位请起。”花无殇轻轻抬手虚扶,一派高人风范。

    巴音命人就地杀牛宰羊,烹食煮酒,宴请三人。欧楚阳一方面盛情难却,一方面也确实很久没有吃到过热乎的酒食了,便停留下来,接受了款待。

    篝火在车阵环绕之中熊熊燃起,金黄油亮的烤全羊在火光之中不断翻滚,浓香扑鼻。厚厚的毛毡铺在地上,百多号人席地而坐,热烈庆贺。

    欧楚阳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好不痛快。

    花无殇先前在万众瞩目之中露那一手,本来就是给慕婉晴看的,但她却一直没什么反应。此时便借着几分酒力,问道:“在下今日那一剑,婉晴觉得如何?”

    “咳咳……”欧楚阳像是被烈酒呛住了一般猛咳不止。他并不是故意的,只是这万花公子有时候简直是很傻很天真啊,哪有装完哔还跑来请别人打分的……

    慕婉晴也有些哭笑不得,按照她的性子,肯定会给花无殇一个“华而不实”的评价。但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她也觉得花无殇生性不坏,不忍直接打击他,只好婉转的说了句:“剑舞得不错,花雨十分绚丽。”

    花无殇却没听出慕婉晴话里的话,只当是对他的夸赞,愈兴奋的说道:“婉晴你知道吗?虽然我号称万花公子,但我最喜欢的却只有樱花。就像这天下虽然美女如云,但我却只对婉晴你……”

    “你不要再说了。”慕婉晴冷冷的打断花无殇,正色道:“花公子,你我非亲非故,以后还请称呼我:慕婉晴。”

    “婉……慕……我……”花无殇如同被人当头一棒,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三位英雄,来来来,我父子再敬你们一杯。”巴音巴图父子已经喝得半醉,满面红光的走过来敬酒。

    “如此小杯,怎能尽兴,要喝便喝一坛,才算痛快!”花无殇猛然站起,抓起一坛烈酒,咕咚咕咚猛灌不停。

    “好!”“好酒量!”“好汉子!”众人轰然叫好。草原之上最重豪爽汉子,利剑烈酒最能彰显男儿本色。花无殇今天的表现虽然没能打动慕婉晴,却征服了这一群草原莽汉。

    “哐当!”花无殇将空空如也的酒坛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酒不醉人人自醉,你这恋爱智商简直是负数嘛……欧楚阳摇摇头。他却不知道,花无殇虽然自命风流,但从未真正尝到过情爱的滋味。

    以往在他万花谷少主、天阶大能、琴剑双绝等等光环照耀之下,被他看上的女子,莫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但这一套,在特立独行的慕婉晴面前完全行不通。就算没有欧楚阳,花无殇也没有半点机会,何况慕婉晴一颗芳心早已暗暗系在了欧楚阳身上。

    ……

    第二天一早,花无殇等到慕婉晴一出帐篷,便上前道歉:“婉晴姑娘,在下昨夜酒后无状,言语唐突,还请你不要见怪。”

    “无妨。”慕婉晴神色平静的说道:“如今已到原州,我也脱离了危险,感谢花公子一路关照,我们便在此分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