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四一章 禁器之威(一)

第一四一章 禁器之威(一)

 
    ……

    “啊哈哈哈哈!”狄宏远一马当先俯冲下来,欣喜若狂的大笑道:“总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老夫万里奔波,终于逮到你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欧楚阳,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欧楚阳静静站立,微微摇头道:“你们到底跟我多大仇?追杀我这么久,你们闲的没事干么?”

    “哼!”狄宏远寒声怒道:“你大闹我狄家喜宴,下毒残害我燕州群豪,罪大恶极!不把你抓回去,当堂谢罪,难消我心头之恨!”

    “我们天海阁大公子的血海深仇,也是时候跟你算一算了。”跟着狄宏远同来的,还有一名天海阁天阶高手。

    第三人是老熟人,黄培兴。他嘿然一笑,道:“欧楚阳你施展阴谋诡计掳走二公子刚过门的夫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二公子也不会放过你的。还是识相一点,乖乖跟我们回去听候处置吧。”

    随着三名天阶大能而来的随从高手没有说话,默默的呈一个品字形将三面围住,他们虽然不是天阶,但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对付欧楚阳和慕婉晴两人联手。

    欧楚阳伸手捋了捋额角长,淡然说道:“如果我不跟你们走,你们便要将我就地格杀?”

    “你说呢?”狄宏远嘴角泛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你若是负隅顽抗,那我也不介意沾上点血。把你的人头带回去挂在城楼上,也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我便跟你们回去吧。”欧楚阳很识时务的放弃了反抗。他再怎么有自信,也不会跟三个天阶大能动手。

    “夫人,请吧。”黄培兴没有去抓欧楚阳,而是朝着慕婉晴漂浮过来。

    “她不会跟你们回去。”花无殇站了出来,欧楚阳的死活他并不在乎,但是慕婉晴可不能让二公子的人带走。

    “阁下是何人,为何插手我狄家之事?”黄培兴不认识花无殇,但对于天阶大能,他也不能太过轻慢。

    “一花一叶一倾城,一剑一曲一逍遥。在下万花谷——花无殇。”花无殇傲然说道,“那日喜宴之上,婉晴姑娘已经说清了事情原委,并且决定终止与狄振雄的婚约。所以她已不是狄家之人,你不能带走她。”

    黄培兴皱眉道:“婚约之事,岂可儿戏。是不是废除婚约,还要经过我狄家长辈商议之后再做决定。所以此刻还不能说,慕婉晴不是我狄家之人。”

    “笑话,婉晴又不是你们狄家买回来的丫头,狄宏博也不是她家门长辈,凭什么替她做主?”花无殇毫不让步的说道:“如果婚约之事非要让长辈出来做主的话,那我便只好请父亲大人出谷一趟,找你们狄家理论一番了。”

    黄培兴脸色一变,正要作,狄宏远却上来拉住了他,呵呵笑道:“贤侄说笑了,此事与你万花谷扯不上半点关系,何必劳烦万花谷主花间侯来回奔波呢?”

    这花间侯虽然跟燕山候一样,以侯为名号,但从狄宏远的态度可以看出,两者的身份地位完全不在一个层级。燕山候不过是一个匪,而这花间侯的名望地位只怕不会低于狄宏博。

    “我也不想惊动父亲大人,但是谁要跟婉晴姑娘过不去,那便是我的生死大敌。”花无殇说着跨前两步,挡在慕婉晴身前。这意思很明显,谁要动慕婉晴,先过了他这一关再说。

    “如果花公子一定要强行干涉我狄家之事,那我们只好得罪了。若是日后花间侯打上门来兴师问罪,我燕州同道自会给他一个说法。”黄培兴这话将燕州群豪一起拉下了水,他就不信,一个花间侯还能把整个燕州闹翻天不成。只要不伤了花无殇的性命,这个锅他还背得起。

    “此地距离我万花谷还有数千里路程,你认为我爹来不及赶来助我,所以想以多为胜?”花无殇取出一支晶莹碧绿的袖珍小剑,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盯着黄培兴,说道:“你能接下我父亲这一剑再说吧。”

    “禁器!”黄培兴大惊道。

    除了匠器、宝器、名器等等之外,宝剑之中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分类,就是禁器。禁器严格来说并不是宝剑,而是一种封印着高手大能剑道威能的禁制。禁器也分为良品、珍品、绝品三级,分别可以封存高手大能全力一剑的五成、七成、九成威能。

    禁器炼制十分不易,而且是一次性的消耗品,所以非常罕见,一般只有豪门世家嫡亲子弟或者大门大派亲传弟子才有可能得到师长赏赐,带在身边作为救命法宝。

    黄培兴看不出花无殇手上禁器的品级,但极度危险的感觉有如实质一般沉甸甸的压在他心里,让他脊背中升起一阵阵彻骨的寒意。他立刻明白,花间侯的境界比他高出一大截,这禁器中的一剑之威,绝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狄宏远和另一名天阶大能也大为震惊。这一剑,同样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接住的。花无殇这一剑斩向谁,谁就要吃个大亏,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很难说。

    三名天阶大能互相看了一眼,都不敢作那出头之鸟。狄宏远心里盘算一番,开口说道:“既然贤侄不惜动用禁器也要保住慕婉晴,那我们狄家便卖花间侯这个面子,让她随你离去。但是,她这辈子不许再踏足燕州一步。”

    黄培兴没有提出异议,他已经明白了狄宏远的意思:慕婉晴退婚之事已然生,就算把她带回去,也挽回不了狄振雄的颜面。犯不着为了强行带她回去给狄振雄泄愤,而跟花无殇以命相拼。只要能够抓回欧楚阳这个罪魁祸,他们狄家和燕州群豪丢掉的场子,便算是找回来了。

    对于“终生不许踏足燕州一步”这种面子上的说法,花无殇倒是无所谓。他点点头收起禁器,“可以,我立刻带婉晴离开燕州,终生不再返回。”

    “不!”慕婉晴从花无殇背后站出来,紧紧在站在欧楚阳身边,“他去哪儿,我便去哪儿。要么一起离开燕州,要么一起死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