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三七章 妖帝寒螭(四)

第一三七章 妖帝寒螭(四)

 
    ……

    “这滋味……真不是凡人能够承受的……”欧楚阳心有余悸的答道。?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

    妖帝寒螭伸出双指,夹起一颗炎龙白果,递给欧楚阳,“吃一颗白果,喝一口寒酒,那滋味才真让人欲仙欲死呢,要不要试试?”

    “这……”欧楚阳迟疑了一下,连妖帝寒螭都欲仙欲死的滋味,他确定能扛得住吗?

    但是,欧楚阳感觉到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刚刚升级剑侍小成不久,现在竟然似乎又接近关口了。这冰魄寒酒和炎龙白果的功效简直逆天啊……如此难得的机会,一旦错过就绝不会再来,妖帝寒螭肯定不是那种随便请人喝酒吃果子的好客之人呐……

    “好!前辈盛情款待,晚辈却之不恭。”欧楚阳下定决心,不再犹豫,双手接过炎龙白果,放进嘴中,几口嚼碎。再端起一杯冰魄寒酒,仰头一饮而尽。

    “痛快!”妖帝寒螭也自斟自饮一杯,含笑观察着欧楚阳的反应。

    “痛……”欧楚阳刚刚吐出一个字,便咬紧牙关,不再吭气。他双眼圆睁,双拳紧握,整个人绷得如同拉满的弓弦一般,连头丝都不再动弹分毫。

    欧楚阳想不出任何语言来描述他现在的感受,冰寒至极又炙热至极的一道气流瞬间充满他全身,每一条毛细血管都同时遭受到双重煎熬。

    他想喊,喊不出,想死,死不掉。渐渐都分辨不出究竟是冷还是热,简直快要被折磨得疯掉了。

    如果说之前的痛楚让欧楚阳感觉生不如死的话,那他现在就已经彻底后悔自己出生在这个世上……

    慕婉晴知道欧楚阳此刻正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她感同身受心疼不已,却又无能为力。只得一咬牙,闭上眼,眼不见心不痛,静下心来,继续自己的修炼。

    ……

    淡淡的阳光照进大殿之中,带来充满希望的光明。

    “咔擦……咔擦……”一阵轻响,欧楚阳的体表竟然出现了一道一道的裂痕。随着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密,裂痕逐渐蔓延到欧楚阳全身。

    接着,一块一块的碎片如蛋壳一般破碎剥落……

    欧楚阳的表皮连同他的衣服竟然在一夜之间被融合到了一起,然后像干裂的泥坯一样碎裂脱落下来。

    欧楚阳赤-身-裸-体沐浴在淡金色的阳光之中,肌肤无垢无暇,宛若新生,而且宝光莹莹,好似玉石一般。

    “多谢前辈赐酒,令晚辈脱胎换骨,如获新生。”欧楚阳取出一套新衣换上,万分郑重的向妖帝寒螭拜谢。

    这一天一夜下来,他的修为差不多提升了整整一个小境界。但更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的体质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番改变有何功效,他还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这绝对是一番可遇不可求的天大造化,足以令他受益终生。

    “区区一点薄酒,算不得什么。”妖帝寒螭却丝毫不以为意,再次举杯,“若是喜欢,咱们便喝它个三天三夜,尽兴一番。”

    欧楚阳哈哈一笑,“前辈有此雅兴,晚辈敢不奉陪?”

    慕婉晴暗暗为欧楚阳欣喜不已,却不多话,只是乖巧的坐近来,伸出一双芊芊玉手,为他二人斟酒。

    再喝酒时,欧楚阳不再一饮而尽,而是轻酌浅尝,细细品味。这酒味道十分清淡,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喝进腹中之后,一股极寒之气直透四肢百骸,激起体内剑气翻涌不已。此时,再轻咬一口炎龙白果,瞬间点燃翻涌的剑气,令人气血翻涌,畅快淋漓。

    “此时再尝,滋味又如何?”妖帝寒螭问道。

    欧楚阳抚掌赞道:“冰火两重天,快活似神仙,哈哈!”

    “快活似神仙……”妖帝寒螭脸上现出一丝缅怀之色,摇头叹道:“昔日,与采依相对畅饮之时,才真是快活似神仙呐……”

    眼见勾起了妖帝寒螭伤感往事,欧楚阳不好接话,便不再出声。

    妖帝寒螭却似乎谈性很浓,注视着杯中淡而无色的清酒,无限缅怀的说道:“这冰魄寒酒便是采依昔年亲手所酿,如今也只剩这最后一壶了。”

    “啊?”欧楚阳没想到这酒竟然是寒玉师祖顾采依千年前酿制的,这最后一壶却被自己喝掉了三杯,颇有些不好意思,“这冰魄寒酒如此珍贵,晚辈真是暴殄天物了。”

    “无妨。”妖帝寒螭洒然一笑,“佳人已然不再,留着徒增伤感,不如痛饮一番,就此诀别。我纵横一生,树敌无数,却没什么朋友。你这小子还算不错,将这最后一壶与你分享,也好教人知道,这世间曾经有过此等好酒。”

    “这酒确实绝了。”欧楚阳一语双关。

    妖帝寒螭微微颌,“绝了……圣剑再来之时,采依她最后一缕神魂,便将彻底消散……‘冰魄寒光’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原来那圣剑‘冰魄寒光’本是妖帝寒螭所有,他将如此至宝都赠与了心爱之人,而她最后一缕神魂却念念不忘要以圣剑来阻止他的野心……这实在令欧楚阳感叹不已。

    慕婉晴忍不住小声说道:“皇图霸业真的那么重要么……”

    妖帝寒螭并没有斥责慕婉晴,而是缓缓说道:“初始,整个燕州都是我兽族栖息之地。后来,人类渐渐势大,逐步蚕食了燕南燕中之地。我若再不挺身而出,我兽族还有立身之地么?当然,那时我修炼有成,世间难逢敌手,野心也难免有些膨胀。所以,即便采依与我针锋相对,我对她也没有丝毫的怨怼。只恨这大争之世来得太晚了一些,让我和她如此结局……”

    欧楚阳不解的问道:“此话怎讲?”

    “如今我才现,所谓的宏图霸业多么荒谬。”妖帝寒螭自嘲一笑,“大争之世来临,圣封神之路开启,什么样的宏图霸业能与剑神之位相提并论?如果我成就剑神,便可主宰这方天地,又何须争夺燕州一隅?千年之前我居然本末倒置,还为此落得与采依恩断义绝的下场,真是可笑之极……”

    “原来如此。”欧楚阳恍然点头。大争之世,圣封神离他还太过遥远,现在还没有必要去想太多。

    “他来了。”妖帝寒螭蓝色双眉一紧,站起身来,走到大殿之外,负手而立,望向远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