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三二章 火山雪莲

第一三二章 火山雪莲

 
    ……

    通红透亮的岩浆覆盖着方圆数十丈的山顶,距离欧楚阳那张得大大的嘴巴只有短短数尺距离。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慕婉晴在后面跟上来,刚刚探出头来,也吓了一跳,“呀……这熔岩都快要漫出来了……”

    欧楚阳镇定下来,观察了一番,说道:“这座火山本来可能就是熔岩不断上涌不断外泄不断冷却累积而成的。”

    “应该便是如此了。”慕婉晴左右看了几眼,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便说道:“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了,我们走吧。”

    “等等。”欧楚阳问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离岩浆如此之近,却没有一点灼热的感觉,这不合常理。”

    慕婉晴猜测道:“可能是这里的太过严寒了吧。”

    “不,这里温度再低也不过是零下几十度而已。而熔岩温度高达数百上千,我们距离如此之近,怎么可能感觉不到热量呢?”欧楚阳说着蹲下来,慢慢将手靠近岩浆。

    “还是感觉不到温度。”欧楚阳的手都快要伸入岩浆之中了。

    “确实令人匪夷所思。”慕婉晴极目四顾,查看火山之顶,突然指着熔岩中心,惊问道:“那是什么?”

    只见火山口满满当当的熔岩之中竟然漂浮着一朵洁白的莲花。那莲花碗口大小,通体雪白,纯净无暇,似是羊脂白玉雕成。片片花瓣栩栩如生,仿佛随风而动,又像是鲜活的一般。

    “从来只听说冰山雪莲……这火山雪莲是怎么回事?”欧楚阳极其震惊的说道:“大违常理之物必定非凡,莫非这整座火山的热量全都被这莲花压制住了不成?”

    “这莲花如冰似玉,应该是极寒之物。但它究竟是天然生成的还是被人放置在这里的呢?”慕婉晴十分疑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惜咱们还不能御气飞行,无法靠近一观……”欧楚阳突然一拍脑门,“我们可以把它捞过来!”

    铸剑的家伙事都被欧楚阳收在几把宝剑之中,当下便找出一块铁木,削成数十根,尾相接,做成一根细长的木杆。

    欧楚阳握着木杆,缓缓伸到十多丈外的熔岩中心,小心的去够那白莲。

    木杆的前端刚刚接触到那朵白莲,便骤然冰冻。“喀嚓嚓!”冰层顺着木杆迅朝欧楚阳蔓延过来。

    “霍利谢特!”欧楚阳赶紧撒手扔掉木杆,被寒冰层层包裹的木杆掉入岩浆之中,很快消融不见。

    “这宝贝厉害得很,其中蕴藏的寒气只怕不弱于圣剑‘冰魄寒光’。”欧楚阳估计,刚才如果不撒手,只怕会活活被冻成一座冰雕。

    “看得见,摸不着,也带不走,怎么办?”慕婉晴问道。那纯净无暇的洁白雪莲看着就让人喜欢,她也颇为心动。

    “我估计,非天阶大能,带不走它。”欧楚阳思虑再三,决定放弃,“要得到天材地宝,还是得看机缘。时机不到,强行夺取,只怕反受其害。”

    慕婉晴虽然十分惋惜,但也没有继续纠结,平静的说道:“这朵莲花也不知道在这里存在多少年了,想必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取走的。我们走吧,以后有机会再来试试。”

    两人掉头下山,不再回头多看一眼。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这世界上宝物多了去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看淡一点,方至上乘。

    ……

    又向北走了几日,温度越来越低,太阳斜斜的挂在天上,像是一个装饰品,完全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

    现在,欧楚阳和慕婉晴两人体表都覆盖上了浓浓的剑气,这样才足以抵御极度的严寒。欧楚阳估计这里比地球北极还要冷。

    离开火山之后,冰面上再没有出现过任何东西,没有冰山、没有生物、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冰原,什么都没有。

    刚走上这一望无垠的浩瀚冰原之时,还会为这奇特的美景所惊叹。但是时间一久,便感觉到难耐的枯燥和死寂。

    欧楚阳知道如果将一个人关在无声无色的房间中,正常人很快便会精神崩溃。虽然现在他和慕婉晴两人相依为伴,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但心里仍然感到一阵阵烦闷焦躁。

    “明天如果还没有现什么线索,我们便转向离开。”欧楚阳觉得是时候放弃了。

    慕婉晴点头同意,又问道:“今天是除夕之夜,你记得吗?”

    “过年了呀……”欧楚阳一怔,苦笑道:“可惜没有美酒佳肴,没有烟花爆竹,我们只怕是要过一个无滋无味,无光无色的惨淡春节了。”

    慕婉晴却微微笑道:“手中有剑,何不舞剑?”

    “好。”欧楚阳“仓啷”一声亮剑出鞘,与慕婉晴相对而舞。

    青天为幕,冰原无涯,天地浩瀚,岁月苍莽。衣袂翩翩,人影翻飞,剑光闪烁,剑气纵横。

    欧楚阳慢慢沉浸在剑字之中,广袤无垠的天地似乎突然变得极其渺小。他的脑中只有玄奥剑字,眼中只有白衣胜雪的慕婉晴,心中却涌起一阵苍凉之意,张口吟诵道:

    “宝剑不可得,相逢几许难。今朝一度见,赤色照人寒。匣里星文动,环边月影残。自然神鬼伏,无事莫空弹。”

    慕婉晴听得欧楚阳语声之中,带着一股悲凉之意,便也吟诗相和,以为劝勉:

    “宝剑双蛟龙,雪花照芙蓉。精光射天地,雷腾不可冲。一去别金匣,飞沉失相从。雌雄终不隔,神物会当逢。”

    欧楚阳收剑而立,笑道:“今天我倒是落了下乘,若是有酒,当自罚三杯。”

    “其实我心中也颇有些惆怅。”慕婉晴仰头看天,说道:“原本以为离家越远,便越自在。谁知心中却总还有些牵绊,割舍不开。”

    “每逢佳节倍思亲,婉晴你是想家了吧。”这是欧楚阳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第二个除夕之夜,要说想家,只怕没有人比他想得更厉害。别人离家再久再远,也总还有个盼头,而他却完全不知道,有生之年还有没有回家的机会。

    慕婉晴眼中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母亲去世之后,我便没有把那里当作家。以为出来之后,便再没有关系,谁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