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二九章 虚空边界(二)

第一二九章 虚空边界(二)

 
    ……

    “那究竟是什么?”慕婉晴震惊不已,再次出一道剑华,射向一团气浪。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

    “嗤——”剑华射入气浪中,竟然如火花入水一般,瞬间熄灭。

    这什么鬼!连剑华都直接吞噬?欧楚阳骇得亡魂大冒,连声大喊:“快!快!快!再快一点!快啊……”

    帆船加只受风力的影响,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管欧楚阳怎么催促,船帆的度始终提不起来。

    眼看着隆隆灰雾越来越近,无形气浪已经不断的射在帆船左右两侧,砸出一个个数丈方圆的深坑。再不想办法逃离,欧楚阳慕婉晴两人凶多吉少,那无形气浪只要挨上一,他们便会连人带船化为灰灰。

    “激剑气,推船!”欧楚阳冲慕婉晴大喊一声,当先扑到船尾,一剑插入冰层,然后催剑气猛烈冲击冰层,推动帆船一点点的加。

    慕婉晴明白过来,连忙效仿。

    两人两剑不断用剑气推动帆船,就像给这艘风帆雪橇增加了两个喷气引擎。帆船的度直线上升,逐渐控制住与那灰雾的距离。

    “再加把劲!”欧楚阳说着双剑齐出,再次加上一个喷气引擎。慕婉晴却没有双手剑门,无法效仿。

    渐渐的,风帆雪橇的度攀升到了极致,但却无法甩开灰雾,只能保持着五六十丈的距离一追一逃。

    欧楚阳和慕婉晴始终不敢懈怠,不停激剑气,保持度。帆船一路飞逃,这一逃就是整整一夜。

    慕婉晴暗暗心惊,以她剑师的修为,坚持一夜也已筋疲力尽,剑气即将枯竭。而欧楚阳双剑齐出,竟然也能坚持到现在。虽然他每次激出的剑气肯定没有剑师那么多那么强,但体内剑气之充沛,也实在令人惊叹。

    “特么的!这到底是什么鬼?”欧楚阳大骂一声,“我快撑不住了……”

    此时天色已经白,大雪也已停歇。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滚滚灰雾竟如虚空边界一样,遮天盖地浩瀚无边,出的无形气浪成千上万难以计数。灰雾所过之处,坚硬的冰层如被蒸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此时停船,那两人瞬息之间便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呃啊——”欧楚阳咬牙切齿,双手颤抖不已,额头、手背青筋乱跳,竭尽全力苦苦支撑。他丹田中的金汁漩涡已近枯竭,剑气断断续续时刻都可能完全断绝。

    “我们已经尽力了,就算死在这灰雾之中,也好过被狄家捉住,受尽凌辱。”慕婉晴说着伸出左手,轻轻擦去欧楚阳满头的汗珠。

    “不!千难万险我们都闯过来了,怎么可以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欧楚阳怒吼一声,收回右手。紧接着将‘大王’还剑入鞘,在剑鞘上装上紫晶。然后一手吸纳剑气精华,一手奋力催剑气。

    慕婉晴见欧楚阳拼命坚持不肯放弃,也振奋精神,勉力支撑。

    “喝!”欧楚阳口中呼喝不停,双手剑门大开,用前所未有的恐怖度疯狂的吞吐剑气,单手消耗紫晶的频率竟然过了平时双手修炼之时。

    浓郁的剑气精华迅猛的传入体内又激出去,欧楚阳只觉得双臂如同油煎火烧,灼痛难忍。但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还没死,就不可放弃!

    慕婉晴见欧楚阳钢牙紧咬,面容狰狞,知道他正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楚,便伸出粉雕玉琢般的芊芊玉手,轻轻抚摩着他的面庞,希望减轻他的痛苦。

    又勉强坚持了一顿饭的功夫,慕婉晴也实在撑不住了,她没有欧楚阳那样的双手剑门,无法一边吸取紫晶一边激剑气。

    “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慕婉晴凄然一笑。

    “还没到最后关头,不可轻言放弃。放手,我来!”欧楚阳说着轻轻推开慕婉晴,‘大王’再次出鞘,双剑同时插入冰层。

    “楚阳……”慕婉晴语声微颤,在欧楚阳身边,她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啊!”欧楚阳大喝一声,逼出体内最后一点残余的剑气,最后一搏。接着却又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婉晴你看!”

    慕婉晴闻声抬头看去,只见东方一缕金色阳光穿透过来,灰雾立刻消散了一大团。紧接着一道一道又一道,千丝万缕的阳光不断穿透重重灰雾。刹那间,灰雾如同梦幻泡影一般消散一空。

    “这……我们得救了!”慕婉晴惊喜万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活生生的奇迹。那可怕的灰雾来得诡异,散得离奇,好似噩梦一场。

    “哈……”欧楚阳刚刚笑出一声,便突然一头栽倒在甲板上,倒地不起。

    ……

    燕北,极寒雪原。此地已深入燕山以北三千余里。此时,已近年关,正是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时节。而在最为苦寒的极寒雪原,更是冰冻三尺,冰寒彻骨。肆虐的北风中,夹杂着刀片一般的冰冷雪花,普通人根本无法在这严酷的环境中生存。

    一支百人左右的队伍,艰难的在深可及腰的积雪中缓缓前行。他们每个人的体表都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剑气,抵御着严寒的侵袭。队伍前面两人交替挥剑出一道道猛烈的剑罡将前方的积雪斩开,开辟出一条可供行走的通道。

    其中一人,穿着厚厚的狐皮大氅,挥出一剑后,喘了口气,对后面说:“我的剑气已经消耗一半,下一个。”

    身后走上一人接替了他的位置。等到队伍通行之后,他跟在队伍后面,抱怨道:“我们这他吗是遭的什么罪啊……”

    前面一人回头道:“谁叫我们倒霉,分到了狄长老这一队。他堂堂天阶大能,被欧楚阳那小子一剑劈飞了去。这口气不出,他岂可罢休?”

    “搜了这么久,连个人毛都没现,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狐皮大氅十分烦躁的说道:“一家人都等着我回去过年呢,照这架势只怕得耗到明年过年去了,真是被那姓欧的小子害惨了。”

    “照我说,欧楚阳也挺无辜的,他要不是被逼到绝路,又怎么会……”

    “瞎扯些什么呢,抓紧赶路。”前面一名老者回头呵斥一句,接着又指指天上,压低声音道:“要是被那位听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狐皮大氅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那团耀眼的光球,耸了耸脖子,默默跟在队伍后面埋头赶路。牢骚归牢骚,完了还是得继续卖力。

    狄宏远凌空而立,一双锐利的眼睛凝视下方,一寸一寸的仔细搜索着一切蛛丝马迹。不抓到欧楚阳,他这一世英名便算是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