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二三章 再出燕北

第一二三章 再出燕北

 
    ……

    距离正北卫城最近的燕山通道便是盘台岭。㈧『㈠中文Δ』网Ww W.*8⒈Zw.COM寒冬腊月的盘台岭实在不是人呆的地方,猛烈的寒风被燕山山脉阻挡,只能通过盘台岭这个豁口往南侵袭。这个飓风呼啸的天然风口之中,寻常之人几乎站不住脚。

    欧楚阳和慕婉晴牵着马,顶风冒雪艰难前行,在大自然的天威面前,剑主大人也算不上个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穿过风口,来到一个避风的转角,欧楚阳还没来得及震开一身积雪,便被几条黑影包围了。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山,留下买路钱!”

    欧楚阳一听见这熟悉的口号,简直乐翻了,他笑嘻嘻逐一辨认着这伙拦路打劫的匪徒,熟悉的面孔不多,但还是找到了一个老熟人。

    “你好啊,这么快又见面了。”欧楚阳冲着人堆中那名穿着狗皮夹袄的猥琐汉子促狭的一笑。

    “风紧,扯呼!”狗皮夹袄转身就跑。

    “别跑啊,咱们一回生二回熟,第三次就是老朋友了,带我去你家坐坐吧。”欧楚阳紧追不舍。

    “再不站住,我便杀人了!”慕婉晴名剑‘秋水’在手,几道迅疾的剑罡斩过,七八名劫匪便乖乖的停住了脚步。

    ……

    盘台岭北侧一处避风的山坳里,七零八落散布着的几座茅草屋,围着中间一座木楼,污渍斑驳的大门上斜斜的挂着一块牌匾,上书“聚义堂”三个锈迹斑斑的大字。

    屋里炭火烧得很旺,欧楚阳舒舒服服的半倚在磨得光秃秃的兽皮大椅里,左手提着一壶烧酒,右手抓着一只羊腿,边吃边喝边跟匪徒们扯淡。

    据狗皮夹袄说:自从燕山候死后,燕山群匪为了争夺匪宝座,进行了好几场火拼。结果他们兄弟折损大半,老大也被人砍了脑袋,就剩下他们这十几个“机智过人”的小喽啰,以其中一个名为钱友道的剑侍为。

    “既然打劫的买卖不好做,为何不去干些正经行当?你们也都是练剑之人,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到哪里也都能混碗饭吃吧。”慕婉晴问钱友道。

    匪徒们对慕婉晴这位美若天仙、狠如罗刹的绝世佳人比对欧楚阳更加畏惧。钱友道即便坐在对面,也不敢偷看慕婉晴。听见她问话,便低下头老老实实的交代道:“上山为匪的人,大多都在外面惹下了祸事,不敢轻易出山,只好赖在山里混日子。”

    “这么混着,几时是个头?”慕婉晴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要不,大哥你来做我们的老大吧。”钱友道灵机一动,跪拜说道:“大哥大嫂剑术凡,要是有你们来当头儿,弟兄们便有希望了。”

    要是你们知道我马上就将面对整个燕州高手的追杀,只怕就不会觉得有希望了,呵呵……欧楚阳面上不动声色的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事以后再说不迟。现在大伙儿赶紧吃饱喝足,然后替我办一件事情,办好了重重有赏。”

    ……

    “得得得!”马蹄声声日夜不息,成千上万带剑之士从四面八方成群结队涌入正西卫城,还有不少天阶大能带着一道道炫目的虹光降落在狄家大院中。剑拔弩张的态势让城中居民惴惴不安。

    “这是咋了?是不是出啥大事了,这架势比年中那场兽潮动静还大啊。”

    “嘘……你小声点。老哥你还不知道吗?这次燕州之地的剑主高手十成之中来了九成九,连温家堡堡主,天海阁阁主都亲自赶来了……说话可得小声点,不然得罪了剑主,脑袋掉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哦哦哦,那咱们靠边点站……搞出这么大阵仗,你知道是因为啥事不?”

    “哎哟,我说老哥啊,昨天狄家出了那么大事,感情你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

    “我这不是出城几天,刚回来嘛,你就别问东问西了,赶紧说吧。”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昨天狄家二公子大婚,有人闯进去抢走新娘子,打败数百名高手,扬长而去。现在狄家正广邀高手,准备去报仇呢……哎哎哎,你干嘛去?”

    “赶紧回家躲地窖里去啊,这热闹是我们能看的吗?”

    “对对对!我也得赶紧回家躲着……哎哟!那死婆娘又浪到哪里去了……”

    ……

    狄府大堂,二十余人分宾主围坐一圈,围着中间一副巨大的燕州山河地理图。

    在座的有东道主狄家家主狄宏博、长老狄宏远、四大公子和狄家天阶高手黄培兴、魏东恒等人,还有温家堡堡主、天海阁阁主和其他各方高手。这个时候,一般的剑主高手,已经没有坐在这里说话的资格了。

    “此事关乎我整个燕州同道的声誉,不可掉以轻心,放跑了贼子。时间紧迫,就请狄兄安排布置一番,我等尽皆听候调遣就是。”说话的是天海阁大阁主吴长天,被欧楚阳所杀的吴彦昭便是他的长子。

    本来吴彦昭杀人抢妻的毒计被揭露之后,天海阁也不好再大肆公开追杀欧楚阳。但是吴长天一听狄家栽了个更大的跟头,并且广邀各路豪杰誓要报仇雪恨,便不远千里赶来过来。既然有狄家冲在前头,那他趁机为儿子报仇,事后别人也不会把这笔账记在他头上。因此,他便在群豪之中积极牵头,并把号施令的大权主动交给狄宏博。

    “好,事情紧急,我就不客套了。”狄宏博省去了虚情假意的一番谦让,单刀直入的说道:“据报:那姓欧的小贼出城之后便往北去了。他倒也不傻,知道往东往西往南都是死路。”

    吴长天问道:“据说上次他解了寒玉宫之围,莫非是打算逃到寒玉宫避祸?”

    “未必,听说昨日寒玉宫长老崔玉珍曾邀请他一起上路赶往寒玉宫,但是被他拒绝了。”狄宏远说道:“那小贼城府颇深,他也清楚,躲到寒玉宫也难逃一死。”

    “他若是躲到寒玉宫倒好办了,我就不信寒玉宫主面对我们燕州全体同道,敢不交出人来。”黄培兴顿了一顿,接着说道:“不过,此事也说明,寒玉宫跟咱们并不是一条心,这一点也不可不防。”

    吴长天点头赞同道:“黄兄说的极是,不过我估计寒玉宫也不敢公然与整个燕州同道为敌。她们最多是表面上两不相帮,暗中给那贼子提供一点方便罢了。”

    “既然如此,振雄你便带人重点搜寻寒玉宫方向,不要给他们可趁之机。”狄宏博安排下第一路人马。

    狄振雄躬身领命,“是!请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保证一只鸟都飞不进寒玉宫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