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二一章 傲视群雄(三)

第一二一章 傲视群雄(三)

 
    ……

    “好大的面子!好大的威风!”欧楚阳冷冷一笑,毫不退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㈧㈠中文网Ww』W. 8⒈Zw.COM谁不让我活,我便叫他死!”

    “好!我看今日谁生谁死!”狄宏博说着疾步后退,大喝道:“鸣炮示警!”

    “砰!砰!砰!”三团烟火在空中炸响。欧楚阳暗叫不妙,这正西卫城中应该还有轮值警戒的高手,如果他们闻讯赶来,场面便要失控。

    现在逃跑只怕都来不及了,只能擒贼先擒王,抓住狄家一个脑当作人质才有生机。欧楚阳毫不迟疑,一把背起慕婉晴,手执双剑追杀狄宏博。

    “保护家主!”狄家高手见欧楚阳气势汹汹直奔狄宏博而来,尽皆大惊。此时虽然不是欧楚阳的对手,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擒住家主。

    “挡我者死!”危急关头,欧楚阳也不再留手。一道道星空螺旋斩开路,轰开拦路的狄家高手,迅逼近狄宏博。

    狄家高手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群豪看着势如疯虎一般的欧楚阳,全都瞠目结舌,无人敢撄其锋。

    狄宏博绕着庭院亡命奔逃,借着地形和手下死士阻拦欧楚阳渐渐逼近的脚步。堂堂狄家之主竟然被区区一个剑侍追杀得有如丧家之犬,这话要是传出去……整个燕州都将沦为笑柄……

    外面的高手随时可能赶过来救援,欧楚阳不敢恋战,大喝一声:“哪里逃!”左手‘大王’剑脱手飞出。

    狄宏博应声中剑,栽倒在地,他被欧楚阳这一剑穿透了右腿,无法再逃。

    欧楚阳三两步赶到近前,正要将狄宏博掳为人质,“仓啷!”一左一右两柄长剑同时架住了他的‘秋水’剑。

    狄振杰持剑而立,肃然说道:“不论是非对错,他都是我的父亲。欧兄与我相交一场,还请给我狄家留下几分颜面。”

    欧楚阳为难了,狄振杰自始至终都不曾亏负与他,他不想让狄振杰难堪,但是生死大事,他又怎可意气用事。

    “欧兄不必为难,我替父亲誓:今日欧兄要走,任何人不得阻拦。而且三日之内,任何人不得追赶。如违此誓,万剑穿心!”狄振杰说完扶起狄宏博,说道:“父亲,请恕孩儿专擅之罪。”

    狄宏博黑着脸,重重一点头,算是应承下来。

    “欧兄如果还是信不过,可以拿我作为人质。”狄振杰说着握住‘秋水’剑刃,架在自己脖子上。

    “四公子的话,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欧楚阳收起剑,抱拳团团一礼,“今日多有得罪,在下这便告辞。山高水长,大家就不必再见了,呵呵。”

    狄家众人和燕州群豪默然无语,看着欧楚阳慕婉晴二人洒然而去。天空中飘落下一瓣一瓣洁白的雪花,渐渐将两人的身影掩没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之中。

    ……

    “小二,拿最好的酒菜来!”欧楚阳一身热血仍然未冷,他没有带着慕婉晴立刻开始逃亡,而是大马金刀的坐在酒楼之中,豪气干云的笑道:“婉晴,我们又要亡命天涯了。今后只怕难得喝到一口热汤,今日便先饱餐一顿再说。”

    慕婉晴风清云淡的摇了摇头,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亡命天涯么?我好像已经习惯了。”

    “总有一日,我们再也不用逃亡。这些家主霸主不辨是非,仗势欺人,可恨至极。总有一天,我要好好教教他们做人做事的道理!”欧楚阳意气风的猛干一碗酒,“啪嗒”一下将酒碗摔得粉碎。

    欧楚阳这话掷地有声,慕婉晴也为之一振,“我相信你。”

    欧楚阳十分畅快的与慕婉晴谈笑饮酒。不管明天将如何,至少他今日将慕婉晴救出来了,自己想想都感觉不可思议。

    慕婉晴为欧楚阳斟满酒,问道:“这么短的时间,你是如何从中州赶回来的?是不是借用了哪家哪派的传送剑阵?”

    “传送剑阵!我怎么没想到呢?”欧楚阳一拍额头,他当时心急如焚,竟然忘了这一茬,白白浪费一身气力,狂奔数千里。

    慕婉晴听着欧楚阳说他冒死斩破虚空,昼夜不歇疾行半个多月,赶到燕州救她的经过,眼圈一红,两滴清泪不可抑制的滴落下来。

    “我们这不都好好的吗?不要哭,应该庆贺才对。”欧楚阳抹去慕婉晴脸颊的泪痕,笑道:“原本,我为狄家满门宾客准备了一个豪华套餐,准备晚上把他们都放倒了,再悄悄把你偷出来。谁知你却抢先动手了。还好,宁一指卖给我的药,效果真是杠杠的。”

    欧楚阳说着拿出一堆瓶瓶罐罐给慕婉晴看。强效迷药、缓效迷药、泻药、毒药、麻醉药、催-情-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慕婉晴轻笑道:“你是把他们当成兽潮来对付了么。”

    “这世上,衣冠禽兽比兽潮可怕得多了。”欧楚阳收好一堆乱七八糟的药剂,这些东西屡建奇功,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要用上。

    这时,酒楼中走上来五名持剑女子,欧楚阳认得是寒玉宫弟子。

    当先一人看上去年近四十,皮肤白皙保养得很好,她走向欧楚阳说道:“欧少侠此刻还有闲情雅致在此饮酒谈笑,真是胆气过人,令人佩服。”

    欧楚阳喝了口酒,淡淡说道:“不是说好,三日之后才可追杀我吗?”

    “欧少侠误会了,我们并不是来追捕你的。”中年女子笑道:“欧少侠于我寒玉宫有舍命救援之恩,宫主早已传下令谕:欧少侠但有急难,寒玉宫上下必将全力相助。”

    欧楚阳一听是这么个意思,连忙躬身行礼,“如来如此,那便多谢了,还未请教前辈尊号。”

    旁边一名紫衣女弟子答道:“家师姓崔名玉珍,是韩师叔的师姐。”

    “崔前辈和几位师姐,请坐。”欧楚阳点了老大一桌子菜,还没怎么动过。

    “欧少侠不必客气。”崔玉珍摆摆手,道:“我们路过这里,听到欧少侠的声音,便上来说几句话就走。”

    “我们还要回客栈打坐运功,祛除药性呢。”紫衣女弟子补充到。

    欧楚阳尴尬的说道:“这个……纯属误伤……可惜我身上也没有解药,这……”

    “无妨,我们自可运功慢慢祛除药力。”崔玉珍笑了笑,接着说道:“欧少侠若是不嫌寒玉宫偏远苦寒,明日可与我等一道上路,前往寒玉宫盘桓几日,我想宫主她一定会非常欢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