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八章 婉晴大婚(三)

第一一八章 婉晴大婚(三)

 
    ……

    十二月初六,燕中狄家二公子狄振雄大婚,整个燕州有头有脸的人都接到了邀请。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寒玉宫主、温家堡主、天海阁主等一方霸主虽未亲临,但也都派了长老前来贺喜。前一天涌入正北卫城的车马便塞满了全城。接风宴从晚上一直摆到早上,欢歌笑语,彻夜不休。

    初六日,天还未亮,欧楚阳便跟着酒楼大厨等一行人赶到了公子府,开始筹备晚上的喜宴。欧楚阳穿着一身大红描金的礼服堂而皇之地进进出出,却并没有人多看他这个跑堂小厮一眼。

    “夫人,吉时快到了,赶紧梳洗换衣吧。”两名喜婆带着一众仆妇侍女围着慕婉晴团团转。

    慕婉晴木然站在镜子前,任由她们摆布。

    换上喜气洋洋的大红云锦吉服,戴上金光灿灿的凤冠霞帔,敷粉描红,画眉涂朱。慕婉晴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被装扮成最美丽的新娘子,面上却无喜无悲。几日前她前往靖海城探查心中疑惑之事,得到了答案。此时此刻,她心中已然拿定主意,再不像之前那般纠结彷徨。

    “夫人,今天可是您大喜的日子,应该笑一笑才好。”

    “老婆子活了这么大年岁,也没见过如夫人这般美丽的人儿,要是您笑一笑,那真是倾国倾城了。”

    “夫人本就是倾城之貌,二公子也贵为一城之主,真是绝配呀。”

    喜婆侍女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慕婉晴不耐的一摆手,“好了没有,弄完了就走。”

    喜婆一愣,这位夫人也太干脆了吧,上花轿就跟走城门一样……

    闺房、洞房都在狄振雄府中,八抬花轿便抬了新娘子从侧门出去,沿着城中主街兜一圈回来,再从正门迎进去。古代女子进门的方式就体现了身份地位,只有正妻才是用花轿从正门抬进去的,偏房侧室都是一顶小轿拉进侧门完事。

    八抬大轿前面是一队吹吹打打的锣鼓唢呐,后面是一队挑着各色礼盒的仆役,整个队伍上百人,浩浩荡荡的在正北卫城大街上招摇过市,引来诸多好事之人争相围观。

    “嘿,嘿,快看,二公子家的花轿正迎亲呢。”

    “人家二公子娶妻,跟你有什么关系,有啥好看的?”

    “当然好看,你是不知道哇,前几天我在二公子府门前见到过新娘子一次,那真是天仙下凡一般,害得我半天挪不动道,还挨了狄府家丁一马鞭呢。”

    “瞧你那点出息,人家生的再美,你也只能干看着。”

    “那又怎么了,你比我有种吗?你冲进狄府去抢个亲给我看看?”

    “可不敢乱说……整个燕州的剑主高手差不多都来了,冲进狄府去抢亲,就算活腻了也不会选这么个死法啊……”

    ……

    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欢呼喝彩声中,八抬花轿穿过狄府大门,径直来到正堂台阶下。喜娘搀着新娘子落轿,跨过一只朱红漆的木制“马鞍子”,步过红毡,站在喜堂右侧位置。狄振雄披红挂彩满面春风,由捧着花烛的小儇请来站在左侧。

    “吉时已到,有请新人拜堂!”司仪敞开喉咙大声高呼道。在场数百宾客顿时齐声叫好,纷纷凑拢过来,看新郎新娘拜堂的热闹。

    “慢着!”一声娇喝,慕婉晴一手掀掉盖头,露出美绝人寰的仙姿玉容。

    喜气洋洋热闹非凡的喜堂瞬间安静下来,众人一是被慕婉晴绝世容姿所震撼,也因为她反常的举动而迷惑不解。

    狄振雄急道:“婉晴,你这是干嘛?有什么话,等拜完了堂再说不迟。”

    “拜堂?你言而无信欺瞒于我,还想让我遵守承诺嫁给你不成?”慕婉晴脸若寒霜,责问道。

    “我哪里欺瞒你了?这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狄振雄劝道:“今日亲朋好友尽皆在此,婉晴你就不要使小性子了。”

    “误会?”慕婉晴冷冷一笑,“我专程返回靖海去查探。那天,欧师兄传走一个时辰之后,传送剑阵又开启过一次。你说!你是不是派人去追杀他了?”

    “不是,绝对不是!”狄振雄连连摆手,“我狄家传送剑阵乃是整个燕州唯一的一座,有很多人都会借用。可能是别人凑巧……”

    “还想抵赖!”慕婉晴高声打断狄振雄,质问道:“当日,我们从正北卫城前往靖海总共有八人,返回时却只有五人。除了欧师兄之外,还有两人哪里去了?”

    狄振雄反应很快,马上答道:“那两人留在靖海办事,第二天才返回。”

    慕婉晴盯着狄振雄,连连冷笑,道:“好一个狄二公子,好一个英雄豪杰,敢做不敢当么?那两人,一个姓张,一个姓王,都是剑师境界,你叫他二人出来让我看看?”

    狄振雄哑口无言,目光闪烁,一张脸涨得通红。

    慕婉晴取下凤冠,丢还给狄振雄,“你欺瞒我在先,便怪不得我不守承诺,我们的婚约,就此作罢。”

    “你站住!”狄振雄拦住转身欲走的慕婉晴,强辩道:“你可记得,我当初答应你的是,将你欧师兄平安送出燕州,保证不少一根汗毛,对不对?可我并没说不能送他走后再将他抓回来。所以,我并没有违背约定;所以,你今天必须嫁我为妻!”

    “厚颜无耻!”慕婉晴横眉冷对,从吉服之下取出‘初雪’剑,“仓啷”一声拔剑在手,“狄振雄,你想强迫与我,那便试试!今日只有死的慕婉晴,没有活的狄夫人!”

    “不要动手!”

    “且慢!”

    “别冲动!有话慢慢说。”

    周围宾客见新娘一言不合便以兵刃相见,纷纷上前相劝。

    “放肆!”狄家家主狄宏博一拂袍袖,不怒而威,“喜堂之上,舞刀弄剑,简直目无尊长,你是欺我狄家无人么?”

    狄振杰虽没见过慕婉晴真容,但她的身段形态声调语气与梅夫人一般无二,心中惊疑不定,上前劝道:“嫂夫人稍安勿躁,有何委屈只管讲来,自有父亲大人为你做主。”

    今日整个燕州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尽皆在场,狄宏博心知肯定是自己儿子有错在先,如果大庭广众之下爆出什么丑闻来,他一张老脸往哪里搁?当下一拍桌子,决然道:“有事拜完堂之后再说,先把剑收起来。”

    “我说过了,婚约就此作罢,这堂我是不会拜的。”慕婉晴神情坚定,毫不动摇,手中宝剑更握紧了几分。

    狄宏博见这个未过门的儿媳竟然当众顶撞,更是火起,冷哼一声,怒道:“那就休怪我以大欺小了!”

    “今日情势所逼,得罪了。”慕婉晴毫不示弱,傲然仗剑而立。

    “不知天高地厚。”狄家长老狄宏远拔剑在手,猛劈慕婉晴手中长剑。他作为天阶大能,要擒住慕婉晴,易如反掌。

    “仓啷!”两剑相交,火星四溅,一柄宝剑倒飞出去,钉在墙上大大的两个喜字中间。

    “喔!”数百人齐声惊叹,长剑脱手的竟然是天阶大能狄宏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