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七章 婉晴大婚(二)

第一一七章 婉晴大婚(二)

 
    ……

    欧楚阳从虚空出来之后,养了三天的伤,然后向人一打听,他跌落的地方竟然是宁中慕容世家的地界。㈧ 『Δ㈠ 中文  网Ww W.『8⒈Zw.COM宁州夹在燕州和中州之间,欧楚阳从靖海城传往中州,一剑划破虚空,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半路。

    宁州中部到燕中靖海城,一路山水险阻,千里迢迢。欧楚阳不眠不休,拼命与时间赛跑,三天时间便穿过宁北,进入邻近燕州的宁海地界。

    三下五除二吞掉两斤牛肉,咕隆咕隆灌了一肚子烧酒,欧楚阳抬手丢出一块紫晶,出门上马疾驰而去。

    “这是紫晶,值十两银子!”客栈掌柜望着欧楚阳的背影,喃喃说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呐。”

    “他连夜赶路,不知道急着干什么去。”店小二好奇的望向那一路烟尘。

    “杀人抢亲!哈哈哈……”欧楚阳爽朗的笑声远远的传来。笑声停歇之时,他的身影已经掩没在夜幕之中。

    ……

    深夜,宁海城一片寂静,人们都已进入了梦乡。

    一道矫健的人影敏捷的越过一道高墙,潜入一座透着淡淡药香的宅院之中。

    “宁神医,我们又见面了。”

    “什么人!”宁一指悚然惊醒,紧张的盯着床前的人影。“是你?”宁一指很快便认出了来人,上次欧楚阳和慕婉晴两人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正是在下。”欧楚阳微微一笑,慢慢坐在卧房中的锦墩上。

    宁一指见欧楚阳似乎没有恶意,又摸不清欧楚阳的来意,便试探着问道:“你……那位姑娘还好吧?”

    欧楚阳点头答道:“托你的福,她早已痊愈了。”

    宁一指这才完全放下心来,至少欧楚阳不是来要他赔钱偿命的。他推开身边仍在熟睡的女子,穿衣起床,领着欧楚阳走到书房,不悦的说道:“你又来找我干什么?我不是说过,不想再见到你的么?”

    欧楚阳单刀直入的说道:“废话就不必说了,我来找你买药。”

    宁一指拿蛮不讲理的欧楚阳也没有办法,只想早点把他打掉,便不耐烦的问道:“不管你要什么药,一律十万。”

    “成交。”

    欧楚阳用一万紫晶,买了一大堆瓶瓶罐罐,这些药没有一种是救人的,全都是用来坑人害人杀人的。

    看着欧楚阳几个闪身便消失在自家墙头,宁一指苦笑摇头,“这小子……被天海阁通缉了一年,还活蹦乱跳到处祸害人,这一次也不知道是谁要倒霉了。”

    宁一指话未落音,欧楚阳又翻过墙头,出现在他面前。

    “你怎么又回来了?”宁一指神色一紧。

    欧楚阳微笑答道:“我想了想,感觉这些药有点不太够用。”

    宁一指惊道:“这么多毒药迷-药还不够,你想干什么?”

    “你别管我想干什么,只管把最霸道最犀利的闹药卖给我就行了。”欧楚阳嘿嘿一笑,“我知道你肯定还有压箱底的好东西没拿出来。”

    宁一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不说用途,我怎么对症下药?”

    “哦……”欧楚阳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说道:“就比如你被人灭门了……”

    “你才被人灭门了!”宁一指不满的打断欧楚阳。

    “我是被人灭门了。”欧楚阳目光一寒。

    宁一指被他冰冷的眼神看得心里毛,连忙摆手道:“你接着说,接着说。”

    “比如你被人灭门了,你要报仇,但是仇家又多又厉害,你打不过。然后你找到一个机会,可以在他们的酒菜茶水中下毒。但是酒宴之上还有很多无辜的人,你又不能直接把他们一起毒死。”欧楚阳问道:“这种情况下,用哪种迷-药,才能不知不觉的把他们全都放倒,然后慢慢收拾?”

    宁一指摇了摇头,说道:“烈-性-迷-药不可能瞒得过高手,他们只要觉身体有异,便会立刻催剑气逼出药性。”

    “那就不用迷-药,有没有别的办法?”欧楚阳追问道。

    宁一指拈着胡须,摇头晃脑的说道:“办法倒不是没有,就看你舍不舍得下血本了。”

    ……

    “夫人,吉服已经做好送来了,您试试吧。”虽然慕婉晴还未过门,但四公子府上下早已开始称她为夫人了。

    “不用试了,放那儿吧。”慕婉晴看也没看一眼,只是不住摩挲着手里的‘轻雪晚晴’。

    另一名侍女又劝道:“这可是最华贵的云锦,轻薄如云,繁花似锦。夫人您看这正红吉色,多明艳多喜庆呐。夫人您还是试一下吧,万一不合身,还来得及拿去改。”

    “合身又如何,不合身又如何……”慕婉晴怅然说道,“说了不试,你们不要来烦我,都下去吧。”

    “是。”四名侍女一齐躬身退去。

    距离大婚之日越来越近,慕婉晴越来越心慌意乱,连修炼都完全静不下心来。千万种念头在心中纠结,一时劝自己安心认命,一时又觉得很不甘心,一时回忆着与欧楚阳的种种过往,一时又只希望这一切都是噩梦一场……千般滋味,万般无奈,好不磨人……

    一名中年仆妇向狄振雄禀报道:“夫人始终不肯试吉服,刚才又说要去靖海城买些物事散散心。奴婢不放心,便派了两个侍女跟去了。”

    “不碍事,她不会私自逃走的。”狄振雄冷哼一声,“就让她再矫情几天,等到洞房花烛破了她的身子,她便会安心认命了。”

    ……

    从宁北到燕中,当然是由宁海城进入燕州南部,再一路向北最为快捷。但是燕州南部是天海阁的势力范围,欧楚阳不想节外生枝,便选择取道原州。虽然要绕一两千里路,但是稳妥得多。他不想还没救出慕婉晴,就先把自己搭了进去。

    一路昼夜兼程的赶路,欧楚阳纵然剑气深厚也累得快要散了架,浑身骨骼酸痛,大腿内侧也被马鞍磨得血肉模糊。但是欧楚阳不能停下来休息,他心里很怕,怕自己晚到一步,铸成终生无法挽回的遗憾。

    进入原州之后,地势越来越平缓,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草海荒原。欧楚阳一连走了五天,也没有看到什么城镇市集,要不是遇见一家牧民,他连马都没地方买。

    翻过燕山的一条支脉,欧楚阳便再次进入了燕中地界。此时的燕州,接连几天大雪之后,严冬来临,天地一片肃杀。深可及尺的大雪严重拖慢了欧楚阳的度,让他心急如焚,却也无计可施。

    快马两天的行程,欧楚阳在冰天雪地中折腾了六天才走完。进入正北卫城的时候,欧楚阳彻底虚脱了。他重伤未愈之下,翻山越岭日夜兼程,半个多月奔波好几千里,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支撑不住了。

    客栈掌柜看着面前这个蓬头垢面、眼窝深陷、憔悴得不成人形的不之客,真担心他一转眼就会倒毙在客栈里。要不是这人手握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欧楚阳向店小二打听到狄振雄大婚的日子在三天后,便完全放下心来,一头栽倒,沉睡不起。

    ……

    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然后就着一坛烧酒吃掉一只烧鸡、一斤牛肉、一支羊腿,再狠狠的泡个热水澡,搓掉几斤泥垢,最后静静盘膝坐下,吸收掉八颗紫晶。欧楚阳终于感觉自己捡回了大半条命来。

    第三天清晨,欧楚阳走出客栈,此时的他没有任何的易容化妆,以本色示人。燕中之地,认识梅傲楚的不少,但见过欧楚阳真容的却一个都没有。再加上天海阁的悬赏已经过了一年多,风头早就过了,欧楚阳不太担心被人认出来。

    后天,狄振雄大摆宴席,宴请四方宾客,公子府的厨房忙不过来,便请了城中三家最大的酒楼前去帮忙。城中三大酒楼本身生意火爆忙碌得很,但又不好推脱,便临时雇佣帮厨帮工来应急。欧楚阳仪表堂堂俊朗不凡,很容易便混到了一个端茶递水跑堂的差使。

    欧楚阳回客栈时,路过二公子府,深深的朝里面望了一眼:想娶慕婉晴,除非我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