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六章 婉晴大婚(一)

第一一六章 婉晴大婚(一)

 
    ……

    漆黑如墨的虚空之中,一道隐隐约约的紫色气流横穿而过,度疾如流星。㈧ 『Δ㈠ 中文  网Ww W.『8⒈Zw.COM气流前端包裹着一个人影,正是从那传送剑阵之中,传入虚空,横跨万里,前往中州的欧楚阳。

    欧楚阳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旋转着,强大的压力压得他气血翻涌头昏脑涨。同时,心里又万分焦急。他不能去中州,必须停下来想办法返回靖海,赶在慕婉晴被煮成熟饭之前,把她抢出来。

    但是虚空传送又岂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就算是天阶大能也不能扭曲倒乱虚空,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剑侍?

    只能试试太阿残剑有没有这般威能了,欧楚阳心中一动,拿出太阿残剑,大喝一声,斩向紫色气流。

    “嘶啦!”微不可闻的一声轻响,紫色气流和外面的虚空同时被划破一道缝隙,里面射出一道亮光。欧楚阳毫不迟疑合身扑进亮光之中。

    欧楚阳的身形刚刚投入缝隙之中,那道紫色气流便被无形的虚空之力撕得粉碎,然后消散于虚空之中,任何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接着,那道虚空裂缝也瞬间闭合,虚空之中再次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欧楚阳的这种行为如果传出去,绝对惊呆所有人。虚空传送岂是儿戏?任何一点差错都足以使天阶大能葬身其中,虚空之力那是人力根本无法抵抗的天地之威。穿行虚空裂缝时,随时都有可能被湮灭而化为虚无。

    像欧楚阳这样拿剑斩破传送气流,以肉身穿入虚空裂缝的行为,那是最疯狂的人都想象不出来的自杀方式。

    总算是欧楚阳命大,自杀没有成功。他还活着,但是也只剩下了半条命。虚空之力和虚空裂缝并没有伤到他,但是他穿出虚空之后,距离地面还有十多丈的高度。即便是拼命聚起剑气护体,即便下面是一个比较松软的草地,欧楚阳还是摔掉了半条命。

    心脉受震,脾脏破裂,肋骨断了七八根……欧楚阳吞下两颗上等伤药,静静的躺在草地上运气疗伤。伤势太重了,至少需要三天才能缓慢移动。

    欧楚阳心中十分焦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距离燕州有多远,不知道狄振雄定在几时拜堂成亲,如果慕婉晴被狄振雄……那欧楚阳真要自责一生了……

    ……

    “婉晴,聘书聘礼已经送到宁北慕家,岳丈大人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狄振雄喜滋滋的冲进慕婉晴的房间,接着说道:“由于形势所迫,他老人家无法亲自前来主持你的终生大事。不过他说你离家日久,甚是想念。叫咱们成婚之后就回去探望探望他老人家。”

    “嗯。”慕婉晴淡淡的应了一声。自己离家出走,慕家在邓家和云都剑派逼迫之下,只怕处境越艰难了吧。

    想到这里,慕婉晴不禁有了几分自责,虽然因为母亲去世的事情,她一直无法原谅慕浩然,但毕竟是亲生父女,她也不愿见到慕浩然陷入绝境。

    当初,迫于形势,慕浩然提出与云都剑派联姻,自己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现在,同样为情势所逼,不得不委身下嫁狄振雄。这究竟是宿命,还是报应?

    逃离狄家、自杀或者杀死狄振雄的念头,不是没有在慕婉晴心头闪现过,但都被她自己否决了。她慕婉晴言出必行,说到做到。既然答应了狄振雄,那么不管她心里多么委屈多么难受,都要遵守诺言,委身下嫁。除非……

    欧楚阳……他平安到达中州了吗?以后还会不会再见呢……再见之时,他是不是又已有了心爱之人……他还会记得自己么……

    狄振雄坐在慕婉晴对面,慕婉晴却直如未见。狄振雄说了好一堆话,见慕婉晴痴痴的望着门外,似是半个字都没有听见,便出声唤道:“婉晴,你在想什么呢?”

    慕婉晴回过神来,掩饰道:“我确实离家太久了。”

    “那我们成婚之后,我陪你回娘家一趟就是了。”狄振雄笑着走过来,抬手去揽慕婉晴的香肩。

    慕婉晴闪身躲开,正色道:“你我还未完婚,请你以礼相待。”

    “好好好,以礼相待。”狄振雄贪婪的盯着慕婉晴的曼妙身姿,心中闪过无数个邪恶的念头。只等洞房之后,便要慕婉晴好好见识见识他的“以礼相待”。

    “既然岳丈大人无法亲自前来,那咱们的吉日便可提前一些了。”狄振雄接着说道:“十一月廿五是个黄道吉日,婉晴意下如何?”

    十一月廿五距此时不到半月,狄振雄当然是想越早越好,慕婉晴却仍然十分抵触,“我不喜欢单月单日,下个月吧。”

    “那就十二月初六,就这么定了。”狄振雄生怕慕婉晴再往后推,一锤定音。

    推得掉初一,推不掉十五,慕婉晴也不再多说,大婚之日便正式定了下来。

    大婚六礼:一纳采、二问名、三纳吉、四纳征、五请期、六迎亲。因两家相距太远,慕浩然也没有亲自赶来,再加上修剑之人不拘俗套,整个大婚流程便缩减了许多繁文缛节。婚期定下来之后,狄振雄便一心等着迎亲拜堂进洞房了。

    ……

    冬天,天黑得早,西边的日头急匆匆往山边坠去,残留的几线阳光早已经没了温度。路边的枯树上蹲着几只老鸦,要死不活的不时鸹噪几声。

    “路上也没几个人了,早点把店门关了吧,这北风吹着瘆得慌。”客栈掌柜吩咐道。

    “得嘞。”小二把抹布往肩头一搭,便去关门,他巴不得早点关门,好早点歇着。

    小二刚把店门合拢,准备插上门拴。“嘭!”的一声,店门被推开,清寒的北风裹着一道人影卷了进来。

    “客官,啊不,剑主大人,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小二看见面前这个衣衫褴褛,满身尘土的年轻人竟然握着一把宝光灿灿的长剑,登时打起精神,小心招呼。

    “给我换一匹快马,再烫一壶酒,切两斤牛肉,我吃完就上路。”年轻人说着坐了下来,满身风尘掩不住他一双锐利的眼眸,眼神之中透着一丝焦虑。

    “好嘞,马上就来,剑主大人请稍等片刻。”小二见他行色匆匆,肯定身有要事,不敢怠慢,赶紧转身去忙活。

    这年轻剑主便是日夜兼程,赶往燕州的欧楚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