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三章 身陷重围

第一一三章 身陷重围

 
    ……

    “出什么事了?”慕婉晴见到欧楚阳神色凝重,一边询问,一边脱下他风尘仆仆的外衣,又吩咐侍女打来热水给欧楚阳洗脸。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现在还不好说。”欧楚阳接过侍女递上的毛巾,弯腰洗脸,脑子里反复回想着整件事情的始末。

    狄振雄想要继任家主,便要打压最有威胁的狄振杰;为了打击狄振杰,便诱使自己背叛狄振杰,削弱他的实力……这个逻辑没问题,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呢?欧楚阳丢开毛巾,来回踱着步子。

    侍女拿着换下的脏衣服,端着水盆出去了。慕婉晴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你先跟我大概说说。”

    欧楚阳把事情说了一遍,慕婉晴坐在桌边,单手托着香腮,思忖道:“为了把你挖过去,威逼利诱也是正常的,你为何如临大敌一般……”

    “威逼利诱……威逼利诱……”欧楚阳脑中灵光一闪,“对了!”

    慕婉晴不解的问道:“什么对了?”

    “威逼利诱!狄振雄先使了一个美人计,再拿天海城这么一个空头支票来利诱我,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威胁我。”欧楚阳走到慕婉晴对面坐下,接着说道:“诱之以利,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胁之以威。狄振雄几乎做完了全套,唯独没有威胁我。”

    “那又说明什么呢?也许他觉得给你的诱惑已经足够大了,或者担心你性情刚烈,威胁你反而适得其反。”慕婉晴还是不明所以。

    “不,狄振雄此人雄心勃勃,但又刚愎自用,他没有威胁我,不是害怕激起我的反弹,而是他知道底牌一旦摊开,便再没有转圜的余地。”欧楚阳非常肯定的说道:“所以最后他任由我离开也不阻拦,所以他即使挖角不成也没有任何受挫的神态,所以他一定还握有一张至关重要的底牌,他一定抓住了足以让我无法翻身的把柄。”

    “你是说……”慕婉晴警觉的压低了声音,“你的身份?”

    “很有可能。”欧楚阳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们的身份隐藏得并不深,如果有心探查的话,不难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

    “那怎么办?”慕婉晴问道:“如果狄振雄以此事来要挟,还真不好应付。”

    “不好应付那就不应付了,我们走。”欧楚阳当即下了决断,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杀了天海阁公子吴彦昭,这事一旦曝光,狄振杰也没有理由强行保他。

    “好。”慕婉晴也十分果断,几番出生入死之后,她也不再是那个只知练剑不通世故的大家闺秀。

    两人计议已定,更不迟疑,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好随身行装,并肩出门。只说是有要事去寻四公子当面商议,骑上两匹快马便直出北门而去。

    ……

    正西卫城,东门外三十里,一处密林中。

    一名探马带着滚滚烟尘径直奔入林中,来到一名华服公子面前,下马禀报道:“启禀公子,梅副城主已经出城往北去了。”

    这华服公子正是狄家四公子狄振杰,他带着满脸萧索之色,挥了挥手,“知道了。”

    探马告退之后,魏东恒走近来,叹息道:“想不到梅傲楚便是天海阁悬赏多时的欧楚阳,真是太可惜了……”

    “可恨!”狄振杰重重一拳将面前一株大树打得一阵摇晃,“狄振雄那厮,嫉恨欧楚阳之才,千方百计挖出他的身份。这还不算完,他还故意透露消息给我,要我亲手拿下欧楚阳,实在逼人太甚!”

    魏东恒问道:“那公子唱这一出空城计,故意放走欧楚阳,不怕二公子在家主面前告上一状吗?”

    狄振杰黑着脸怒道:“他想告就尽管去告好了。我得了消息就立刻亲率高手出城拦截。谁知那欧楚阳狡猾之极,竟然绕城而过。我能有什么办法?”

    “哈哈!”魏东恒大笑道:“公子此计甚妙。”

    “唉……”狄振杰叹息一声,“我若是真有妙计,又怎会让欧楚阳被狄振雄逼走他方?今日失了欧楚阳,真如断我一臂,痛煞我也……”

    ……

    出了北门,狂奔一个时辰之后,欧楚阳拨转马头,向西而去。

    欧楚阳握着马鞭指向夕阳,“正西卫城靠近燕州与原州交界之处,燕州已经没有我们容身之地,便去原州吧。”

    “好。”慕婉晴正要打马扬鞭,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大笑:

    “哈哈哈!欧楚阳,你真以为你能跑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欧楚阳心里一沉,狄振雄的笑声是他最不愿意听见的声音。

    狄振雄在黄培兴的护持之下,缓缓降落地面,满脸得色的说道:“我就知道老四肯定会放你一马,总算不枉我跟着你飞了大半天。”

    原来狄振杰从靖海城开始一路在空中跟踪着自己,一路上只顾着思考,真是大意了。欧楚阳面沉如水,死死的盯住狄振雄。有天阶大能黄培兴在场,他根本别想逃跑,如今这个形势,一命换一命就算不亏了。

    “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狄振雄戏谑的笑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劝你乖乖的束手就擒,还可少受些皮肉之苦。不过天海阁要怎么招待你,我可就管不着喽。”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二公子跟我并没有深仇大恨,何必非要赶尽杀绝呢?”欧楚阳强行冷静下来,努力寻求一线生机。

    “我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仇怨,褚元义和孙鹏两人的事也算不上什么,可惜你却坚持要帮着老四跟我争夺家主之位。所有阻碍我千秋霸业之人都是我的死敌,你懂吗?”狄振杰似乎有点遗憾的叹了口气,“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是你始终执迷不悟,自寻死路,可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欧楚阳又问道:“我现在远走他乡,不再插手你们狄家之事,二公子为何还要苦苦追杀于我?”

    “哈哈哈!”狄振雄再次仰天长笑,“欧楚阳你可知道,如果当初你答应为我效力,我便不惜舍弃天海阁这一强力臂助,也要尽力掩盖你的真实身份。但是你既然不肯为我所用,那我便只好拿你去换来天海阁这一助力了。”

    狄振雄把话说得这么透彻,欧楚阳心知他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了。但是,面对天阶大能黄培兴,他却完全没有一战之力,今日只怕难逃此劫了。欧楚阳抬起双手,把被风吹乱的头拢在脑后,坦然说道:“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只有最后一个请求。”

    狄振雄倒也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点头道:“你说。”

    欧楚阳深深的看了慕婉晴一眼,对狄振雄说道:“你放过她,我跟你走。”

    “不!”慕婉晴“铿锵”一声拔出名剑‘秋水’,决然说道:“长剑依然在手,何必屈膝求饶。”

    一泓秋水一泓波,一路剑光一路歌。

    此时秋水映斜阳,美人如玉风似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