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二章 图穷匕见

第一一二章 图穷匕见

 
    ……

    好大的野心!狄振雄竟然已将燕南之地视作囊中之物,将实力雄厚的天海阁视为无物。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还将交通便利繁华热闹的天海城画成一张大饼送给了欧楚阳。

    但欧楚阳却没有丝毫心动,不管是狄振杰许诺的正西卫城还是狄振雄给出的天海城主,都不能打动欧楚阳,因为他始终把自己看做一名过客。

    独霸一方并不是欧楚阳的追求,他知道自己的来历,也知道大争之世已经来临,他必将面对更多更艰巨的挑战,也将踏入更加广阔的天地。

    而且,狄振雄此人行事作风更像是一个枭雄,而不是英雄。他三个亲兄弟日后下场还未可知,更何况是所谓的结拜兄弟呢。

    “承蒙二公子抬爱,在下不胜惶恐,只怕辜负了二公子一番美意。”欧楚阳婉拒道:“在下初到燕州不久,四公子一直颇为照拂,并未亏待于我。如果弃之而去,另觅高枝,岂不惹天下人耻笑?”

    “梅先生有情有义,令人钦佩。”狄振雄赞了一句,接着话锋一转,“但是,梅先生如果能看清当下大势,便会明白弃暗投明才是舍小节而全大义。”

    “哦?”欧楚阳一怔,拱手说道:“愿闻其详。”

    “我们四兄弟之中,大哥过于保守,三弟痴迷剑道,都不足以独当大任。所以最有希望继任家主的便是我和四弟。此前,四弟年纪最小,资历尚浅,在四兄弟中实力最弱。但是,自从得了梅先生之助,平定兽潮之后,他在燕中声望大涨,实力也迅提升,渐有后来居上之势。梅先生可知,这便是大祸将至的先兆?”狄振雄说完,慢慢转动着拇指上白玉扳指,目光灼灼的看着欧楚阳。

    欧楚阳坦然承认,“二公子此言不假,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正是!”狄振雄一拍手掌,“所以,如果梅兄改投到我门下,此消彼长之下,四弟再无力与我相争,如此便可保我兄弟之间相安无事。待我顺利接任家主,三位兄弟自然成为德高望重的家族长老,一生荣华富贵也不会少,这不是皆大欢喜吗?梅先生助我成就大业,也可保旧主一世太平,岂不是两全其美么?”

    狄振雄的话有理有据,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可是他忽略了一点,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欧楚阳可从没把任何人当做誓死效忠的“主人”。对于来自二十一世界的他来说,狄家不过是一个家族企业而已,他在狄家打一份工,挣一份钱,仅此而已。

    什么千秋大业,什么荣华富贵,欧楚阳完全不感兴趣。而且他对狄振雄始终怀有深深的戒备,就算要选个老板,他也宁可选择狄振杰。

    拿定了主意,欧楚阳便答道:“二公子既然想要避免兄弟阋墙手足相残,何不与四公子推心置腹商议一番,用一种比较平和的方式决定由谁来继任家主,这样既能顾全兄弟之情,又不至于令在下为难,不是更加周全吗?”

    狄振雄摆摆手,道:“老四外表谦和,骨子里却也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服的。唯有让他知难而退,方为上策。”

    所谓上策,就是让我来背锅?欧楚阳暗暗冷笑,表面上却摆出一副十分为难的神情,“那在下便爱莫能助了,背主求荣的罪名,实不敢当。”

    “要先生公然背弃旧主,这确实有些强人所难。”狄振雄很是“体察下意”的思索了一番,接着说道:“不如这样,先生表面上仍然继续为老四效力,只是暗中……”

    欧楚阳趁机翻脸,勃然变色道:“二公子这是要我暗中出卖四公子么?在下虽然不才,却不是个卑鄙小人!”

    “卑鄙小人”四个字重重的砸在脸上,狄振雄面色一垮,“梅先生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话不投机半句多,在下告辞。”欧楚阳起身略一拱手,然后一抖衣袍走向门口。

    “慢着!”狄振雄寒声道:“你以为我这里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

    欧楚阳转头冷哼一声,“你当然可以叫黄培兴出手对付我,但是你不要以为可以瞒得过天下人的耳目。你把我引诱至此,无罪而诛,只怕也难以向家主交待吧。”

    “哈哈哈!”狄振雄大笑三声,从书案上拿起一封信,“这是你昨夜暗中传出去的书信吧。‘二公子引我至靖海’哈哈哈!你是不是指望老四拿着这封信到父亲那里告我一状?可惜呀可惜,你自命心思缜密,却不知我早已有所防范。毁掉这封信,没有了证据,老四能奈我何?哈哈哈!”

    欧楚阳看着狄振雄狂笑着将书信撕得粉碎,却丝毫不为所动的淡淡一笑,“既然你知道我心思缜密,又为何会以为我只出了一封书信呢?你现在去观海楼问问,昨日当值的伙计,有几人告假出城了?”

    “哦?”狄振雄收起笑声,脸上却毫无挫败之意,反而竖起拇指赞道:“梅副城主果然名不虚传,令人叹服。”

    “好说好说,如果二公子没有别的吩咐,那在下便告辞了。”欧楚阳随手抱了抱拳,一甩头,洒然而去。

    “二公子,就这么放他走掉?”黄培兴从旁边闪身出来,问道:“既然撕破脸了,何不顺势铲除这个祸患?大不了以湘儿来栽赃给他。”

    “要除掉他,用不着我们动手。”狄振雄嘿然一笑,背起手来把玩着拇指上的白玉扳指,“他不是自命忠义,不肯背叛老四吗?我就让他尝尝被主子当成弃子的滋味。我要让老四亲自来解决他!”

    ……

    “驾!”“驾!”“驾!”欧楚阳出了靖海城,一路打马狂奔。他完全没想到狄振雄竟然会拦截他传出的书信,所以并没有派出多人送信。前面那一番说辞,不过是急中生智随口瞎编的。

    狄振雄绝不会随随便便来挖狄振杰的墙角,他这么做,就说明很快将有所行动,不是针对狄振杰就是针对他欧楚阳。现在已经彻底跟狄振杰撕破脸皮,必然会加快他的行动。必须尽快赶回去商量对策,以免被打个措手不及。

    一赶到正西卫城,胯下骏马便倒地不起,血红的汗珠染了一地。欧楚阳毫不停歇直奔四公子府,但门房却告知狄振杰今早出城去了,并未交代几时回来。欧楚阳又仔细询问了一番,得知魏东恒也跟着一起去了,这才稍微放心一点。

    “传我的口令:城防加倍,严加防范。派出所有探马,方圆百里之内,一切风吹草动都要向我回报。”欧楚阳当上副城主以来,第一次号施令。但下面诸人却无人敢马虎,纷纷领命而去。

    欧楚阳急匆匆走回梅心堂,他有种大祸临头的强烈预感,但却不知道祸从何来,好不焦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