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一章 雄图霸业

第一一一章 雄图霸业

 
    ……

    雅间主位端坐之人起身拱手相迎,“梅副城主远道而来,狄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呵呵。『㈧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此人身穿一件苍蓝古香缎锦袍,腰束玄青蟒纹束带,也是仪表堂堂。欧楚阳远远的见过他两次,一眼便认了出来,当下回礼道:“二公子特意相邀,在下荣幸之至。”

    “梅副城主不必客气。”狄振雄接着介绍道:“这位是天阶高手黄培兴,梅副城主应该是见过的。”

    “久仰久仰。”

    “幸会幸会。”

    欧楚阳与黄培兴寒暄两句,见了礼,心中暗暗提高戒备,今天这酒不好吃啊……

    “这位是湘儿姑娘。”狄振雄继续介绍。

    一名美貌少女应声上前,盈盈一拜“湘儿见过梅副城主。”

    欧楚阳微微点头,这女子身穿鹅黄彩绣百水裙,肩披云纹烟纱,白里透红的鹅蛋脸上眼波流盼,七分清纯之中透着三分妖娆,很是诱人。

    “梅副城主请入座。”湘儿轻轻搀着欧楚阳坐入主客位置,然后为他布置碗筷。另外两名美貌女子则分别坐到狄振雄和黄培兴身边。

    三男三女分宾主坐定,狄振雄举杯祝酒道:“前番,梅副城主不惧艰险,亲赴燕北化解兽潮之困,救我燕中数百万生民于水火,狄某十分敬佩。今日终于有机会相对而坐,与梅副城主把酒言欢,实乃一大幸事。来,请满饮此杯。”

    “多谢二公子盛情款待,请。”欧楚阳很爽快的干掉了杯中酒,然后问道:“不知道二公子请在下来,是想铸造一把什么样的剑呢?”

    “梅副城主一路奔波辛劳,今天我们只谈风月,铸剑之事明日再谈不迟。”狄振雄哈哈笑道:“湘儿姑娘是我义妹,自小聪慧过人,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梅副城主可不要冷落了人家哦。”

    “这个……内子管束甚严,二公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对面狄振雄赤-裸-裸的美人计,欧楚阳并不想将计就计。

    “梅夫人的风采,靖海一带,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狄振雄凑近来,小声说道:“不过,此时尊夫人远在八百里之外,鞭长莫及,梅副城主何须担心?”

    “这……”欧楚阳还不知道狄振雄葫芦的卖的什么药,不好强行拒绝,驳了他的面子。

    湘儿见欧楚阳有些犹豫,便伸出青葱一般的手指,拈起酒杯,曼声说道:“湘儿久闻梅副城主英雄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而且梅副城主对夫人敬爱有加,更是令人钦佩。湘儿敬梅副城主一杯,恭祝城主与夫人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人家一番好言好语,欧楚阳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只好举杯与湘儿共饮。

    一来二去,酒桌之上气氛渐渐融洽。狄振雄等人果然只谈风花雪月和奇闻异事,对于邀约欧楚阳来此的目的一字不提。欧楚阳也只好暂时按捺心中疑虑,曲意应酬。

    这顿酒一直喝到月上中庭,才散了席。狄振雄将欧楚阳安排在观海楼后院上房歇息,湘儿也一路跟着进了房间。

    欧楚阳洗去一身风尘酒气,一身清爽。

    “天色已晚,便由湘儿服侍城主大人安歇吧。”湘儿迎了上来,她已经换上一身轻薄的睡裙,隐约可见玲珑有致的曼妙身姿。

    “你上床去睡吧,我要修炼。”欧楚阳说着在软塌上盘膝坐下,神情淡漠,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大人您……”湘儿满带幽怨的说道:“可是嫌弃湘儿蒲柳之姿不堪垂怜……”

    “你在我房中渡过一夜,想必也可以交差了,其他的话不必多说。”欧楚阳一脸肃然的闭上眼睛,开始行功运气,再不多看湘儿一眼。

    ……

    对于常人来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生点什么还真不容易,何况湘儿年轻貌美,婀娜多姿,极具诱惑力。但欧楚阳跟慕婉晴“同居”了一年之久,一直安分守礼,从没有任何旖旎心思。美人计对欧楚阳来说,自然不会有任何效果。

    第二天一早,欧楚阳推门出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对侍立门廊之下的仆役说道:“带我去见二公子。”

    “是,梅副城主请随我来。”仆役带着欧楚阳走出观海楼,上了一辆轻便马车。

    马车穿城而过,将欧楚阳送进一座僻静的宅院。

    “梅先生这么早便起了?”狄振雄将欧楚阳请进书房,笑问道:“昨夜湘儿伺候的还周到吧?”

    “托二公子的福,在下睡得很好。”欧楚阳与狄振雄分宾主而坐,接着说道:“二公子要铸一把怎样的剑,尽管吩咐。”

    狄振雄富有深意的看着欧楚阳,直言不讳的说道:“我想请梅先生助我铸就千秋霸业。”

    狄振雄将称呼改为“梅先生”,直接挖角。欧楚阳心中暗惊,委婉说道:“在下不才,最多只能铸造珍品宝器。这千秋霸业,实在不知如何铸造。”

    “明人不说暗话,梅先生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狄振雄端起茶盏,慢条斯理的拨了拨茶叶,“以梅先生的智谋心计,莫非还不明白我的意思?”

    “唉……”欧楚阳长叹一声,背起手走到窗前,曼声吟诵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诗是好诗,可惜过于悲切消沉。”狄振雄正声说道:“三十而立,正是当打之年。何必学那迟暮之人,悲春伤秋?”

    “人各有志,二公子又何必强人所难呢?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不想参与到争霸大业之中。”窗口的微风吹拂着欧楚阳额角散落的一缕长,颇有种飘然出尘之感。

    “可是你已经参与其中了。去年的狄家大比,你战胜了褚元义。今年大比,尊夫人又出手击败孙鹏。最终,我手下的褚元义和孙鹏都丧生于你们夫妇二人剑下。”狄振雄反问道:“如果梅先生只想在此地安居乐业,又为何如此大露锋芒?”

    去年参加大比,是为了救治慕婉晴。此后便一事接着一事,并非欧楚阳的本意。但是欧楚阳并没有多做解释,拱手说道:“褚元义和孙鹏二人之事,确实是在下鲁莽了,还望二公子见谅。我可以保证,以后不再参加大比,也不再与二公子的属下生冲突。”

    “褚孙二人比之先生,如同燕雀之于鸿鹄。我岂会因他二人怪罪梅先生?”狄振雄哈哈一笑,“梅先生坚毅果决,文武双全,实为不世英杰。四弟仅以区区一座正西卫城相许,实在太小家子气了。如果梅先生愿意改投到我门下,我狄振雄愿与梅先生结为异性兄弟,共享荣华富贵。待我继任家主,拿下燕南之地,梅先生便是天海城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