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零四章 珍品宝器

第一零四章 珍品宝器

 
    ……

    刘掌柜接过宝剑,跟马掌柜俩人细细鉴赏,“此剑以乌钢和乌金糅锻而成,刚柔相济,搭配得宜,不错。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等等!”马掌柜神色一凝,惊疑的说道:“这剑材的纯度好像乎寻常……”

    欧楚阳说道:“这把剑中乌钢纯度是78%,乌金纯度是99%。”

    “纯度这么高!”两位掌柜同时惊叹道:“梅副城主是怎么办到的?”

    欧楚阳笑而不语。

    “哦哦哦,我等唐突,此乃铸剑师独门秘诀,实在不该相问。”两位掌柜连声致歉,继续品鉴宝剑。

    “十五……十六……此剑中竟然蕴含十六道气脉,这……这是珍品宝器!”两位掌柜彻底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欧楚阳。

    “是吗?”欧楚阳自己也是一阵愕然,“我只是好尽全力一试,还不知道此剑是良品还是珍品。”

    “如此之高的剑材纯度,十六道完整的气脉,再加上这稳重华贵的气度,绝对是珍品宝器,如假包换!”两位掌柜斩钉截铁的说道。

    狄振杰知道这两位做了大半辈子的宝剑生意,眼光绝对不会有错,也极为惊愕的说道:“梅兄晋级铸剑师的开山之作,竟然就直接跨越了良品宝器,直接达到珍品宝器?这……这太匪夷所思了……”

    “这确实闻所未闻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魏东恒虽然不懂铸剑,但是作为天阶大能,算得上见识广博。

    柴铁锋虽然没有说话,但看向欧楚阳的一双眼睛尽是崇敬之色。在兽潮之战中,他便被欧楚阳的实力和气魄折服,一直尽力辅佐他。

    “一万紫晶,这剑我买了!”马掌柜这话最实在。

    珍品宝器可以算是真正的剑中珍宝了,价值比慕婉晴曾经的良品宝器明霜剑高几倍,一般最少能卖到四五万,也就是五千紫晶左右。马掌柜开口就是一万紫晶,这已经是双倍高价了。

    “梅副城主此剑意义非凡,马兄可别想占便宜哦,我出一万五千。”刘掌柜抬起了杠子,他看重的是欧楚阳不可估量的潜力,买下这把剑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交好欧楚阳,为今后的来往打开路子。

    马掌柜拉长了脸,真有点人如其名,“刘兄,君子成人之美,你又何必与我相争呢?我最后出价:两万!”

    马掌柜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刘掌柜倒还真有些不好撕破脸皮了,毕竟两人相交多年,不至于为此事翻脸。再说,他抬了一杠,把价格翻了一倍,也算跟欧楚阳结下善缘了。

    最终,马掌柜以两万的高价当场买下了欧楚阳亲手铸造的第一件宝器。欧楚阳暗自笑得合不拢嘴。要知道梅祁辛当初铸造的那件绝品宝器,被梅傲雪偷偷拿出去卖了二十五万,也就相当两万五紫晶。

    生意做完,狄振杰便拉着众人直奔醉月楼。

    醉月楼是正西卫城中最好的酒楼,占地十几亩,装潢奢华无比,美酒佳肴更胜狄振杰的公子府。而且醉月楼不但是一间酒楼,同时也是闻名远近的风月场所。

    正副两位城主驾到,醉月楼自然是殷勤伺候。安排了最大最豪华的雅间,更派来了数十名肥燕瘦花枝招展的美貌少女以供挑选。

    这是要喝花酒吗……欧楚阳觉得有点新奇也有点不太自然,毕竟他穿越而来之前,只是一名高中毕业生。

    “今日此宴专为恭贺梅兄晋升铸剑师,梅兄先请吧。”狄振杰说着示意欧楚阳先行挑选。

    “我……我就免了吧……”欧楚阳脸上一直涂着厚厚的姜汁,焦黄的肤色掩盖住了他烫的脸颊。

    “人这一世,无非酒色财气,梅兄何必拘束?”狄振杰劝了一句,接着想到了慕婉晴,便笑道:“莫非梅兄如此英雄人物,竟然也会惧内?”

    欧楚阳正好趁势下台,装作有点尴尬的说道:“没办法,我打不过内子。”

    “什么?”狄振杰和魏东恒两人闻言大惊。柴铁锋见过慕婉晴出手,倒是不以为怪。

    欧楚阳继续“无可奈何”的叹气道:“我剑徒大成之时,内子便已达到剑侍巅峰了。”

    “这……想不到梅兄屡屡做出惊人之举,而梅夫人却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呀……如此,我等也不便勉强了。”狄振杰说着安排了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小的清秀少女坐到欧楚阳身边,端茶斟酒应个景儿。

    除了欧楚阳之外,其余五人都挑了两个姿色出众的女子左拥右抱,风流快活。男人好色,英雄本色。欧楚阳也毫不见怪。众人把酒相欢,其乐融融,一番推杯换盏之后,气氛越来越热烈。

    欧楚阳这段时日一刻不停的修炼、铸剑、与人决斗,也确实有些身心疲倦,便借此机会好好放松了一回。

    这顿酒一直喝到半夜,狄振杰等人借着酒意都留宿在醉月楼,欧楚阳坚持告辞,回到了梅心堂。

    “今日这酒喝得高兴吧。”慕婉晴还未睡下,亲自端了水盆来给欧楚阳洗脸,闻到他一身酒气和脂粉香气,却并未多说什么。慕婉晴出自名门,慕浩然和慕晨宇平日里的做派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欧楚阳咧嘴一笑,醉眼朦胧之中,张口胡言乱语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浇愁愁更愁……哈哈!胭脂口,断肠酒,往事悠悠无影踪……街前酒薄醉易醒,酒醉易醒来愁未醒,生牵谁的手,死为谁白头……哈哈哈……”

    欧楚阳吼了两嗓子,头一歪,倒下便睡。

    慕婉晴看见他的手心中紧紧的攥着一枝雪亮的银簪,隐隐感到有些心痛。平日里,欧楚阳从未表露出一丝愁苦之意。不管面对怎样的困境,他都坦然面对,谈笑间似乎从不把任何艰难困苦放在心里……

    这一年以来,除了正月十五那日,手执‘楚阳’‘傲雪’双剑纵情而舞之外,欧楚阳再没有……

    呀!慕婉晴猛然醒悟:今天正是梅傲雪的忌日……

    点燃香烛,慕婉晴双手合十,跪拜祭告:“师父,梅师……梅姐姐,你们还好吗?愿你们在天有灵,保佑欧楚阳他练剑有成,万事顺遂,早日为你们报仇雪恨。虽然他从来不说,可是心里的苦,我知道……你们一定也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