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八十八章 攻心为上

第八十八章 攻心为上

 
    ……

    紧接着,燕山候的人马隐藏的山头上也冲天飞起两人,分头朝寒玉宫两人拦截过去。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朝着欧楚阳这边飞来之人,飞到半路便被拦住,登时剑光迸现展开厮杀。

    寒玉宫那人无心恋战,边打边逃,往欧楚阳这边飞来。

    “韩玉华!”欧楚阳很快认出寒玉宫那人。

    魏东恒问道:“你认识?”

    欧楚阳点点头,“她是狄振杰的师父,也是我娘子的救命恩人。”

    “那我去把她救下来。”魏东恒再次握住剑柄。

    “不急。”欧楚阳拉住魏东恒,嘱咐道:“等他们再靠近点,看准时机,务必一击命中,最好抓到活口。”

    “明白。”魏东恒冷静下来,调整到最佳姿势,时刻准备暴起拿人。

    与韩玉华交手那人,黑衣蒙面,使一口铁剑,也不求杀伤韩玉华,只是纠缠住她,不让她加飞走。

    韩玉华越来越心急,出剑越来越凌厉,不时使出两败俱伤的杀招,只求战决。

    蒙面黑衣人躲过韩玉华迅猛一剑,翻身飞到她前方,拦住她的去路,好整以暇的说道:“你我实力相近,想要杀我,不打个三天三夜,你觉得可能吗?”

    欧楚阳轻轻一拍魏东恒,魏东恒立刻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激射而出,“唰唰唰唰!”四道闪电般的剑光闪过,蒙面黑衣人双手双脚血光迸现,往下坠落。

    魏东恒直飞过去一把提起蒙面黑衣人,然后朝韩玉华喊道:“我们是狄家之人,快跟我来!”

    韩玉华闻言,毫不迟疑的跟着魏东恒迅飞离。

    魏东恒飞过欧楚阳头顶,毫不停留,回头对韩玉华说道:“把他带上。”

    “韩前辈,又见面了,真巧啊。”欧楚阳站起来笑着打了个招呼,便被韩玉华一把提起,追着魏东恒飞去。

    “是你?”韩玉华也认出了欧楚阳,顺口问道:“你娘子怎么样了?”

    欧楚阳答道:“托前辈的福,内子的伤势早已痊愈,境界也恢复如初了。”

    “如此甚好。”韩玉华说完便开始加飞行,她此时确实没有什么寒暄闲聊的心情。

    飞了大半个时辰,眼见后方无人追来,魏东恒和韩玉华在一处山涧旁降落下来。

    “多谢兄台出手相助。”韩玉华冲魏东恒拱手谢道。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魏东恒还了一礼。

    韩玉华又问道:“你是狄家之人,为何会来到这里?”

    “我们都是令徒狄家四公子狄振杰的属下。”魏东恒说完看向欧楚****体的情况,请梅老弟来说吧。”

    “是这样的。”欧楚阳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说了一遍。

    韩玉华听后,大喜道:“我奉师命,正要赶去狄家求救。想不到你们已经往这里赶来了,真是太好了。”

    “兽潮主力为何攻击寒玉宫?你们这边具体是怎么个情况,说来听听?”欧楚阳问道。

    “今天一早,大量猛兽突然出现在寒玉宫附近。由于之前从未生过兽潮侵袭的事情,我们只是提高了戒备,并没有采取其他的行动。傍晚时分,兽潮集结完毕,突然起猛烈进攻。山门被攻破之后,师尊感到事态严重,这才命我和师姐分头前往温家堡和靖海城求救。”韩玉华说道:“至于兽潮为何突然进攻寒玉宫,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你们寒玉宫和燕山候有何仇怨吗?”欧楚阳又问道。

    韩玉华肯定的答道:“没有,我们寒玉宫中之人极少出世,与那燕山候从未谋面,怎么会结下什么仇怨呢?”

    欧楚阳想了想,又问道:“那有没有可能是寒玉宫有什么重宝,被人觊觎?”

    “重宝?”韩玉华思索片刻,摇头道:“我在寒玉宫中数十年,并未听闻有何稀世珍宝。再说,如果对方志在夺宝的话,为何等到现在才动手呢?十多年前,师尊曾经出宫云游,在中州停留过很长一段时间,如果要夺宝,趁我师尊不在的时候,岂不是更容易得手?”

    “嗯,这只是我的猜测,看来并不成立。”欧楚阳对魏东恒说道:“把那黑衣人拍醒,我来审问一番。”

    魏东恒依言盘膝坐下,扶起蒙面黑衣人,伸出手掌在他背后输送剑气。

    韩玉华知道欧楚阳仅仅只是剑徒修为,见魏东恒这位天阶大能对他惟命是从的样子,颇为惊奇,但也并未出言询问。

    黑衣人很快醒了过来,恨恨的盯着魏东恒,说道:“背后偷袭,算什么好汉,有种跟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寒玉宫情势危急,我没时间跟你废话。”欧楚阳一把扯下黑衣人的面纱,冷冷说道:“现在我问你这个问题,你最好如实回答。”

    “做梦!”黑衣人精瘦的脸上,满是不屑。

    欧楚阳不急不忙地开始讲道理:“你曾经是一名高高在上的剑主,还是一位修为高绝的天阶大能,走到哪里都是令人敬畏的存在,对吧?”

    “哼!”黑衣人两眼一翻,很是桀骜不驯。

    “但是。”欧阳接着说道:“如果我毁掉你的丹田,斩断你的双手,你就将从天堂坠入地狱,从此变成一个连凡人都不如的废人,你说对不对?”

    “你以为这样三言两语的威胁,就能让我出卖同伴背叛兄弟吗?”黑衣人恶狠狠的盯着欧楚阳,“你怎么折磨我,我的兄弟们便将加倍偿还于你,不信你试试!”

    “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介意试一试。”欧阳面色平静的说道:“但是我现在想要先请你好好想一想:燕山侯勾结兽王,残杀同类,为祸一方,早晚凄惨收场。你何必跟他玉石俱焚?为了所谓的兄弟义气,你出卖了整个燕州的父老乡亲,背叛了整个人类。孰对孰错?值不值得?”

    欧楚阳见黑衣人眼神之中透出一丝挣扎之色,便趁热打铁的说道:“况且,如果你变成了一个废人,就算你的兄弟们把你救了回去,锦衣玉食的养你一辈子,你又能心安理得的像只寄生虫一般的活下去吗?剑主的尊严,天阶大能的威势,你永远都不可能再拥有,那样活着,真的有意思吗?”

    惊惧不定的神色在黑衣人脸上时隐时现。对于每一个剑主来说,没有什么比成为废人更恐怖的事情。当初慕婉晴丹田被毁,也是宁死也不愿沦为凡人。欧楚阳准确的抓住这一个心里弱点,攻破了黑衣人的心理防线。

    “燕山侯的计划,我们已经全部知晓,狄家数十名高手即刻便会赶到,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支援大军。你觉得燕山侯的胜算还有几成?而且,不论燕山侯此战是胜是败,他都将身败名裂,成为全天下人的公敌。而你们这些跟随他为虎作伥的帮凶,又将是个什么下场呢?”

    黑衣人的眼神更加的闪烁不定,冷汗涔涔而下,手脚也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欧楚阳轻声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