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八十四章 鸿门客栈(1)

第八十四章 鸿门客栈(1)

 
    ……

    “慢着慢着!让我仔细想想。Δ㈧㈠中文Ω   网Ww*W.┡8⒈Zw.COM”黑衣匪抹了一脑门子的冷汗,回头朝手下呵斥道:“别都傻愣着,赶紧好好想想!”

    “是是是!”一众匪徒立刻开始抓头皮揪胡子,苦苦思索。

    “我想起来了。”狗皮夹袄一拍脑门,“我好像听说过,燕山候跟此事有点瓜葛。”

    “燕山候?”欧楚阳纳闷了,这个世界不是没有皇帝没有朝廷嘛,怎么还蹦出个侯爷来了?

    黑衣匪答道:“燕山候名叫侯光赫,是这燕山十八峰三十六寨的总瓢把子。”

    “他和这次的兽潮有关系?”欧楚阳急忙追问道。

    “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狗皮夹袄吞吞吐吐的说道。

    “哼!遮遮掩掩,不尽不实,你当我不会杀人么?”欧楚阳满脸煞气的盯着狗皮夹袄。

    “你个蠢材!”黑衣匪跪着伸出一脚踹倒身边的狗皮夹袄,“知道些什么,还不赶紧全说出来,你想害死老子啊!”

    狗皮夹袄哭丧着脸,申诉道:“我……我真的不清楚啊……是上次在鸿门客栈喝酒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听到了一点风声……”

    欧楚阳和魏东恒对视一眼,知道这些最底层的小喽啰知道的肯定也很有限,要得到更多的消息,就得亲自去鸿门客栈打探一番。

    “姑且相信你们一回。不过今日之事,你们胆敢泄露半句,我就让你们后悔从娘胎里生了出来!”

    欧楚阳这话虽然满满都是杀气,但在一众匪徒听来,却比天籁之音更动听,急忙磕头拜谢,“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我等誓绝不泄露半个字出去,如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欧楚阳才不会信什么“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不过他相信这些劫匪也确实不敢泄露消息,他们供出了燕山候,如果泄露出去那就是自己找死。

    “其实我也挺喜欢打劫的,可惜一直没空,正好今天遇到你们,实在让我高兴得很。”欧楚阳一脸和善的微笑道:“把你们的晶石和值钱玩意儿都交出来!”

    ……

    鸿门客栈因地处鸿门峡而得名,而鸿门峡也跟华夏历史上的楚汉之争没有半点关系。鸿门峡地处燕山山脉中部,与西面的回雁峰一个含义,就是说鸿雁飞到这里就会回头,不能再往北飞了。

    鸿门峡全长十余里,峡谷中地势宽阔平坦,是燕中和燕北之间最重要的通道,人来车往很是热闹。鸿门客栈就坐落在鸿门峡北十里处的小山岗上,生意火爆名气很大。因为过了这里再往北,就没有可以投宿的客店了。

    走走停停,飞行了一天一夜,欧楚阳和魏东恒来到了鸿门客栈。

    这鸿门客栈绝对是欧楚阳见过最大的一家客栈了,走上小山坡第一眼就看见高高的旗杆上挑着长长的一串红灯笼。旗杆下边是一圈木栅栏,中间留着三丈宽的院门,门上挂着一块匾,上书“鸿门客栈”四个苍劲的大字。

    院门后面,正对着一座三层高的正堂。左边是一个宽敞的马厩,里面寄养着百八十匹好马。右边的房顶冉冉升起一排炊烟,应该是厨房和储物间。住宿的客房都在正堂后面的安静的后院里。

    欧楚阳随着魏东恒走进正堂,里面摆了十几个大圆桌,上百个食客正在吆五喝六的大吃大喝,十分嘈杂。

    “掌柜的,我们要两间上房。”欧楚阳大声喊道。

    “两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上房只剩下一间了。”年过半百的掌柜陪着笑说道。

    欧楚阳说道:“那就给我们一间上房和一个普通房间好了。”

    “普通房间早就客满了。”掌柜为难的说道:“听说燕北有秘宝出世,这些天来穿过鸿门峡赶往燕北的人越来越多了。”

    “秘宝……什么秘宝?”欧楚阳眼睛一亮,看来这鸿门客栈是来对了,这里绝对是各种消息的集散地。

    掌柜答道:“具体的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客官安顿好之后,可以多多打听一下。”

    “那就先开一间上房吧。”欧楚阳想着让魏东恒住上房,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对付对付就行,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

    “慢着!”此时又从门外走进一名劲装大汉,“这间上房我要了。”

    欧楚阳面色不愉的说道:“阁下莫非不知道先来后到吗?”

    “阁下莫非没有听说过风雨楼吗?”劲装大汉傲然一笑,掏出一块腰牌丢在柜台上。

    掌柜拿起令牌一看,玄黑色的雕花腰牌正面刻着一个血红的风字,背后刻着一个银白的雨字。掌柜疾步走出柜台,恭敬的弯腰施礼道:“原来是风雨楼的贵客大驾光临,小人有失远迎,失敬失敬,贵客里面请。”

    掌柜亲自带路,引着劲装大汉走向后院,把欧楚阳二人晾在一旁。这时,大堂内的喧哗声似乎都小了很多。

    欧楚阳正要作,魏东恒拉住他摇了摇头。这让欧楚阳大为惊讶,堂堂天阶大能,也要如此隐忍吗?这风雨楼究竟是什么来头……

    “我与梅老弟一见如故,今天就在这喝他个三天三夜,岂不痛快?”魏东恒哈哈大笑道,接着又小声说了句:“这大堂之中才好打探消息,不必住店。”

    欧楚阳心领神会,长笑三声,“小弟求之不得,魏大哥,请!”

    ……

    “八匹马呀!”

    “六六六啊!”

    “哥俩好呀!”

    “五魁啊!”

    来到燕北这苦寒之地求生求财的人,大多是粗豪悍勇之辈。因此,这客栈大堂里便四处弥漫着浓烈的酒香和刺鼻的汗臭,充斥着酒令号子和豪迈笑声,比菜市场还要热闹得多。

    酒后吐真言,这话不全对,但至少对了一半。那就是几杯黄汤下肚,话就变得多了起来。即便是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人,喝多了酒也会变成话唠,何况是一帮走南闯北的江湖豪客呢。所以欧楚阳和魏东恒刚刚坐下,便听到四周一阵议论:

    “听说燕西地震,大地开裂露出一道峡谷,里面霞光万丈,似有奇珍异宝将要出世,这是真的吗?”

    “我怎么听说是大山倒塌一半,露出山中洞穴,里面霞光万丈,似有奇珍异宝将要出世。究竟哪个消息是真的?”

    “管他哪个真哪个假,总之都是说在燕西一带,都是奇珍异宝将要出世,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地震?异宝?欧楚阳想起埋葬着乾元坤玉两宗和挚爱师姐的那个海岛,当初不也是地震引的吗?难道又一个剑神密藏将要出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