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八十三章 燕山劫匪

第八十三章 燕山劫匪

 
    ……

    “呼——”魏东恒加飞行,风声塞满了欧楚阳的耳朵,要不是他的剑气护住全身,只怕眼睛都要睁不开了。『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

    “呜——爽!”欧楚阳兴奋的大喊一声,双拳前伸,摆出一个人的姿势,犹如置身电影画面之中。

    魏东恒淡淡一笑,把度提升到极致。欧楚阳不敢随便开口了,不然高空中的罡风够他喝个饱。

    魏东恒贴在云层之下飞行,便于观察地面的情况。今天天气不错,能见度很高,欧楚阳心情愉悦的欣赏着下方的风景。

    四四方方的正西卫城变得只有豆腐块一般大小,城南那条大河蜿蜿蜒蜒流向远方,城外的农田村庄星罗棋布,前方的燕山诸峰覆盖着皑皑白雪,雄伟瑰丽。

    “看!”欧楚阳伸手指着燕山之下蚂蚁军团一般密密麻麻的黑点。

    “兽群在栖息捕食,兽潮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魏东恒说道。

    欧楚阳建议道:“绕个弯吧,不要让兽群现我们翻越燕山。”

    “好。”魏东恒转而向西,飞向温家堡的方向。

    欧楚阳感觉魏东恒飞行的度应该在每秒两三百米左右,接近音但并没有突破音障,不知道修为更高的天阶大能是否能够突破音障进行音飞行。

    远远的绕过了兽群,魏东恒带着欧楚阳降落在燕山山脉的一处山坳中,极飞行了一个多时辰,他也需要回复一些剑气了。

    魏东恒打坐吸收着紫晶,欧楚阳并没有抓紧时间进行修炼,他担心在魏东恒面前暴露他的秘密。

    闲着也是闲着,欧楚阳四面望风,顺手捉了一只野兔。夏季时节草长莺飞,食物繁多,这只野兔极为壮硕,体重不下十斤。

    经历过几次野外逃生之后,欧楚阳早已从一个懵懵懂懂的高中毕业生进化成了野外生存高手。这只野兔被他拾掇得干干净净,烤得黄金亮色肉香四溢,再撒上点细盐用烤出的油脂抹匀,最后再洒上点辣椒粉和孜然,那味道,啧啧啧……

    等到魏东恒调息完毕,一只香气扑鼻的烧烤野兔就递到了他的面前。

    “早就闻着香味了,手艺不错。”魏东恒笑着扯下了一只后腿,接着从自己剑中拿出一坛好酒,“如此美食,怎可没有美酒相伴?”

    “一只野兔换来前辈一坛美酒,我可占了大便宜喽。”欧楚阳呵呵一笑,也不客气。大口吃肉,大腕喝酒,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兔肉吃了一半,美酒喝了三碗,欧楚阳魏东恒两人正在兴头上,旁边山道上突然转出十几道人影。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山,留下买路钱!”

    这都能碰上劫道的?欧楚阳有点哭笑不得,回头一看,其中有几个人似乎有点面熟。

    “你们俩不但擅闯我们的地盘,还敢吃我家兔子,你们……”说话这人一看见欧楚阳,顿时惊惧的伸手指着他,结结巴巴的叫道:“是他……是他……就是他杀了二哥!”

    “原来是你?这世界还真是说大就大,说小就小,这么大个燕山,我来来去去都能遇上你,还真是缘分呐。”欧楚阳也认出了这人,就是当初他和慕婉晴治好剑伤,从燕北返回时,遭遇的那伙劫匪之中身穿狗皮夹袄的那个。

    “真是冤家路窄,当日你杀了我二弟,今天也该给个说法了。”狗皮夹袄身后一名穿着黑衣的黑瘦男子越众上前说道。

    当日他听了逃回匪窝的几人汇报,知道欧楚阳是剑徒,他身边的白衣女子是剑侍境界。今天没看见白衣女子,以他剑侍巅峰境界,根本不虚欧楚阳。但是欧楚阳身后那人兀自喝着酒吃着肉,看都没朝他们看一眼,这让他心里有点没底。毕竟刀头舔血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翻船,靠的就是一个“稳”字。

    “当日你们拦路打劫,被我反杀,还问我要什么说法?”欧楚阳冷哼一声,“今天你们来得正好,魏前辈正要找几个人要一些说法。”

    魏东恒一听欧楚阳这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燕山匪帮正是这一带的地头蛇,正好从他们口中探查一些消息。

    黑衣匪一听欧楚阳叫前辈,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但是还没等他转身跑路,就看见魏东恒一面慢条细理的擦拭着手指,一面轻飘飘的浮空而起……

    “前辈饶命!”黑衣匪毫不犹豫的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连一点逃命的想法都没有。在天阶大能面前,还想逃走,那不是找死么?

    “前辈大慈大悲,饶过小的吧。”其他十几名匪徒个个都挺机灵,一见领下跪磕头,也纷纷效仿,没有一个人自作聪明的妄图逃走。

    魏东恒飘到黑衣匪头顶,轻描淡写的说道:“吃饱喝足,真是舒坦,最适合杀几个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匪徒们顿时吓得面如土色,纷纷磕头如捣蒜,连连求饶。黑衣匪只觉得一股苦涩的滋味一直从肚子涌上脑门,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循着烟火肉香来打劫,谁知道竟然碰上传说中的天阶大能,这实在是**的太冤了……

    “魏前辈且慢。”欧楚阳及时跳出来唱红脸,“先不急着取他们的狗命,让我先问几个问题。如果魏前辈觉得他们答得不够诚恳,或者声音不够动听,那时再杀不迟。”

    “嗯,有道理,你问吧。”魏东恒说着凌空盘膝而坐,继续吸收紫晶。

    黑衣匪心里大骂,什么叫答得不够诚恳?声音不够动听?这小子分明是故意折腾人。但形势比人强,刀架子脖子上,不得不低头,便放平了音调谄媚的说道:“前辈放心,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行了行了。”欧楚阳不耐烦的开始问,“这一次的兽潮,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知道。”黑衣匪忙不迭的答道:“当时盘台岭中万兽奔涌,那场面真是吓得死人……”

    欧楚阳接着问道:“那你们有没有觉这次兽潮有何不同寻常之处?”

    “不同寻常之处?”黑衣匪皱眉思索道:“好像没有现什么……”

    欧楚阳抬头看了看魏东恒,“魏前辈,他这话说得好像不够诚恳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