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十九章 血战危城(2)

第七十九章 血战危城(2)

 
    ……

    一只铁翼金雕再次盯住欧楚阳,急俯冲下来。Δ』㈧Δ㈠中文』Δ网Ww W. 8⒈Zw.COM

    “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这弱鸡到底有多厉害!”欧楚阳大喝一声,双手握剑相迎。

    “铛!”一声巨响,欧楚阳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倒飞出去。

    “唳!”铁翼金雕厉鸣一声,飞上高空,欧楚阳的全力一剑也只斩下它铁爪上的一只脚趾。

    “麻痹还真硬!”欧楚阳连忙喊道:“婉晴,你来对付这些死鸟!”现在城楼上只有四名剑主,其中只有慕婉晴一人是剑侍巅峰境界可以激剑罡斩落铁翼金雕。

    “嗯。”慕婉晴点点头,开始专门负责防空。

    可是铁翼金雕数量太多,慕婉晴一人实在应付不过来。其他人的钢叉铁棒根本威胁不到铁翼金雕,就算有弓箭也无法穿透它们坚如钢铁的羽翼。

    “点狼烟!”欧楚阳情急之中心生一计,命人找来大堆的马粪和潮湿的稻草,架在柴火上猛烧。

    顿时浓烟滚滚,笼罩着城头。铁翼金雕的视线受到遮挡,而且被刺鼻的烟雾一熏,纷纷飞上高空不断盘旋,不再飞扑而下。

    “兽群后退了!兽群后退了!”众人欢呼起来,欧楚阳也松了口气。

    “兽潮只是暂时后退,并没有彻底退走,不要掉以轻心。”柴铁锋接着吩咐道:“赶紧包扎伤口,把伤员抬下去救治,其他人抓紧时间吃点干粮喝口水,准备防御下一波攻击。”

    全城的老少爷们儿都拿着武器上了城墙,女人们也没闲着,抬上来一筐筐的肉饼和热水,又抬下去一具具尸体和伤兵,川流不息忙碌不停。

    满身血污的欧楚阳和慕婉晴相对盘膝而坐,抓紧时间吸收紫晶补充剑气。

    “爹!爹!你醒醒啊……”

    “相公,你在哪里?谁看见我家相公了……”

    “全儿!你的手……你的手怎么没了?”

    第一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就有上百人丧生,伤者更众。女人们开始悲切的呼唤自己的亲人,一片愁云惨雾逐渐笼罩全城。

    “生死浩劫之前死伤难免,大家不要哭泣,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欧楚阳长身而起,立于城头,慨然说道:

    “今天,每一个浴血奋战的人都是最勇敢的战士;每一个为了大家抛洒热血付出生命的人都是最值得尊敬的烈士。你们不再是贱奴,因为你们的生命已经越了那些贪生怕死的剑主大人!这座城市将会永远记住今天的血战,将会永远铭记你们每一个人!”

    城上城下数万男女老少默默的看向欧楚阳,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说过这样的话,从来没有人把他们的生命看得比剑主大人更重要。他们的泪水不再流淌,他们的眼神逐渐坚毅,他们的意志不可战胜!

    ……

    兽群没有给他们太多的喘息时间,便再次动了猛攻。

    “兽群冲上来了!”

    “准备迎战!”

    “那是什么……猛犸巨象?”欧楚阳望着远方烟尘中的庞然大物,喃喃的问道。

    “那是剑齿象。”柴铁锋沉声答道,“剑齿象体重数万斤,身高可达两丈多高,一对剑齿长达一丈,坚固无比,可刺透城墙。”

    “如果让剑齿象抵达城墙之下……”欧楚阳不寒而栗,剑齿象的身高再加上剑角蛮牛和剑尾虎,那么豺狼犬豹之类的凶兽便可蹿上城墙,那后果不堪设想。

    柴铁锋看向欧楚阳,眼中透出沉痛之色,小声说道:“只怕守不住了。”

    “不行!”欧楚阳坚决的说道:“还不能放弃。”

    怎么才能阻止剑齿象靠近城墙呢?这个世界的人类之间根本没有攻城战,所有也就压根没有滚石擂木、火油毒烟、弩车投石机等守城器械。现在这场****之间的攻城大战打到现在,完全都是靠肉搏……

    欧楚阳思考片刻,起身大喊道:“所有人快去拆房子!把所有能烧的木头、草料、火油、棉被统统搬上来,快!”

    “对!用火!”柴铁锋兴奋跑下城楼,指挥人拆屋搬运。

    房梁、立柱、大门、家具、木床、草席、被褥……所有能烧的东西全部被扔下城墙,堆成数千米宽的一道柴堆,然后浇上火油。

    “点火!”

    “轰!”**一点就燃,熊熊烈焰腾起数丈之高。数千米长的一道火墙将城墙保护在里面,阻挡着兽潮的进犯。

    这一计火攻立刻奏效,望着熊熊燃烧的烈火,兽群带着几分畏惧止住了猛冲的步伐。

    欧楚阳吩咐道:“继续拆房子搬柴火,慢慢烧,拖延时间。”

    “把城里的房子拆光,至少也能烧个几天几夜,但愿四公子及时回援。”慕婉晴站在欧楚阳身边,望着远方汹涌的兽潮。

    ……

    “报——”一名仆从匆匆忙忙的跑来报告:“启禀剑主大人:兽潮转向了,似乎是要进攻西门!”

    “去看看!”欧楚阳停止吸收紫晶,疾奔而出。

    奔到西门,果然见到成千上万的猛兽直扑而来,声势如雷,震天动地。此时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泼洒在狂奔的兽群之上,如同一片金色的汪洋。

    “丢柴点火,快!”欧楚阳急忙下令。

    “轰!”火墙赶在兽群冲到之前及时燃烧起来。兽潮再次转向,如滚滚洪流一般奔南门而去。

    “传我命令:北门西门各留五百人,保持火墙不灭,其他人迅赶往南门。”欧楚阳在城墙上跟着兽群往南门一路疾奔。

    赶到东门,柴铁锋问道:“继续放火吗?”

    “不!如果四个门都燃烧火墙,恐怕难以为继。”欧楚阳仔细观察着地势,冷静的说道:“南门不同北门和西门,城外有一条宽达百丈的大河。此时正是夏季,河水不浅,兽群行动受制,施展不开,不必放火了。”

    柴铁锋不解的说道:“可是,如果放任兽群慢慢渡河,动攻击,我们依然难以抵挡啊。”

    “我们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兽群来攻。”欧楚阳自信的一笑,“这帮子野兽奔袭了一天,只怕早就饿坏了。饿极了的兔子都咬人,何况猛兽呢?咱们就请这帮禽兽吃顿晚餐,犒劳犒劳它们。”

    “犒劳它们……”柴铁锋更加迷惑了。

    “野兽饿极了自然会凶性大,但是一旦让它们吃饱了,它们就难免懒洋洋的想要睡个好觉。”欧楚阳笑道,“而且,这顿晚餐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我还是不太明白……”

    欧楚阳嘿嘿一笑,“那就等着看好戏吧。”

    ……